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佳人静静归佳一宇凡 > 第19章 心动
 
茶楼中,坐着他们三人在悠闲自得的闲聊,整个二楼茶座,就属他们最为醒目,三人穿得黑白分明,上官萧一身淡黑,程氏兄弟一身淡白,看起来很帅气,英气逼人,时不时的有人望他们一眼,美女帅哥都养眼。

“上官兄,看你心情不佳,发生了何事?”程风放下手中酒杯,面带笑意的说。

程云看了一眼上官萧,猜疑的说,“是关于嫂子的事,对吧?”私底下他们都以兄弟相称,不计身份地位。

上官萧想辩说,但确实是有关于秋静,转而默认了。

“上官兄,从你的眼神中看出,你对嫂子有意,她对你却平静如水,这可恼人啊!”程风莫测的说,表露一幅分析之态。

程云摇摇头,轻轻苦笑一声,“我看,你得费一翻心思了,嫂子可不是一般女子!”

程兄弟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听得上官萧更加烦心,不吭声扭头望着街上。

扭头回来,谦虚的问,“你兄弟二人可有何妙点子?”

程氏兄弟互望一眼,这可为难他们了,他们又没追过女孩子,论年龄你上官萧还大上两岁,他们苦笑的不作答。

程风看上官萧苦着脸,说出心中所想,“上官兄,解铃还需系铃人,我兄弟二人对这方面欠缺经验,但,不管何事,有付出自然有回报,用真心去获得!”

程云点头赞同此观点!

“程风兄说得不错!凡事讲究一个真字。”上官萧脸色一亮,随即又暗下来,“可是,她今日便拒绝我与她一道回岳丈家,她是个奇怪之人!”

程氏兄弟对于上官萧的家事更是无能为力,只得苦笑作罢。

三人慢慢的喝着酒,边喝边聊,不知不觉三个酒坛子摆在了桌上,外面吹着冷风,早已立冬,马上进入寒冷的冬季。

二太子府与秋府并不远,走过一条街市,再有一刻钟就能到,古代的交通花上一个时辰的路程算是近的,秋静足足花了一个时辰才到秋府,在现代,也就十来分钟车程。

秋静无力的摇摇头,她想如果她有足够能力制造一辆汽车绝对是兴月朝的一绝,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笑了。

“二太子妃,到了,您慢点!”小月先下车,站在马车前,掀起帘子,双手扶着秋静。

“小月,回到娘家,不必再叫我太子妃,称呼小姐便是!”秋静轻声的叮嘱道。

小月乖巧的回应,“是,太——小姐!我去通知老爷,夫人吧?”小月正想小跑离开,被秋静拉住,“不必,随意就好!”

秋老爷,秋夫人,灵儿,秋柏他们都在,看秋静到来,个个都满心欢喜,特别是那个灵儿,一个劲的跑到秋静身边,拽着秋静就说,“二姐,你回来了,灵儿可想你!”

秋夫人给灵儿使个眼色,“灵儿,不得无礼!”秋夫人的话有几分敬重之意,因为秋静是二太子妃,秋夫人依然慈母之相,温和的看着秋静。

秋静面带微笑,被灵儿拽着只得停下,静静的站着。

灵儿不满,没有说话,手松开了,秋静走到秋夫人身旁,微笑的说,“娘,不必拘于这些礼节,我是秋家的女儿,您不要责怪灵儿,她是喜欢着我这个二姐,才如此亲近。”灵儿点点头,又恢复了她高兴的面容。

“是啊,自家女儿,就不必计较这些礼节了,静儿有心回娘家看看,大家高高兴兴的多好!”秋老爷乐呵呵的说。

秋静走到上官敏面前,这是秋静第一次见到上官敏,在婚宴上,上官敏盖着喜帕,她有着大家风范,不愧是靖王爷的大千金,漂亮的瓜子脸,温和清澈的眼神,尽显贤慧,柔美,端庄之态,秋静心中暗自叫好,这样的女子才配她的大哥,大哥真有福气。

随即秋静又有些为难,她称上官敏为大嫂,上官敏称她为堂嫂,这可有点乱了。

拘于礼貌,秋静还是淡淡的招呼一声,“嫂嫂!”

上官敏赶忙回礼,幽默的说,“堂嫂!不敢!”两人相视一笑,秋柏在一旁也笑了。

灵儿快嘴巴,“真是有趣,嫂嫂称二姐为堂嫂,二姐称嫂嫂为嫂嫂,不对——”她念得糊涂了,“嫂嫂”二字被念得复加了,听起来别扭,却是没说错。大家听得哈哈大笑。

秋静轻轻抚着她的头,说:“灵儿,你没说错,二姐就是称你的嫂嫂为嫂嫂,怎会不对!”

灵儿转过弯来,嘴巴一厥。

“如觉得别扭,按年纪大小称呼便是!”秋柏微笑的说。

大家不再有何异议,如何称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相互间的感情,秋静如是想。

秋静轻步走到秋夫人身边,关切的问道:“娘,静儿听说您身体欠佳,今日特地回来看看,哪里不适吗?”

秋夫人平和的说:“静儿,你有心了,娘这是老疾,变天时易复发,复发时隐隐作痛,浑身不舒服,找了几位大夫都说一切正常,可只有娘才感觉到疼痛,进入冷天,所以复发次数就多了。”有病真的是折磨人。

秋静温和的看着秋夫人,静静的听她说,秋静注意到秋夫人的手习惯性的揉捏着背部,应该是背部疼痛。

秋静顺着她揉捏过的地方轻抚着,“娘,是这里疼吗?”秋夫人点点头,是在腰上方一点,秋静再使点力一按,轻轻问,“疼吗?”秋夫人摇头!

不疼?有点像是一处内伤,在现代秋静也有过一处内伤,变天时,伤会发作,特别到了冬天经常性的疼痛,只是某一个点隐隐的痛,但却浑身不自在,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这是被东西碰到的内伤,当时察觉不到有多严重,时间久了就形成一处内伤,秋静的内伤几年后才发作,也痛了几年,最后是被一个懂推拿术的赤脚医师给治好的,年轻更易治。

“娘,您这可能是一处内伤,如果是,你这病容易去除,不妨听静儿的,一试可好?”秋静缓声说道。

秋夫人一听惊喜,“是真的吗,静儿?”大家都惊喜之色。

秋静淡淡的笑意,说道:“娘,静儿只是觉得像是内伤,并不敢断定!”看到他们期望的看着自己,怕令他们失望,故而,婉转一些,也不至于失望更大。她毕竟不是医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