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佳人静静归佳一宇凡 > 第17章 治病3
 
一口气说完此病的病理,四周一片安静。有的震惊,有的不解,御医们更是交头接耳的询问着,商量着。太后一脸祥和的看着秋静,秋静向太后微微一笑,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平和的心态,平静且淡定。

秋静自然看出了御医们的心声:如何诊治?

轻轻喝口茶,秋静继续说第二步,“现在我要道来的不是如何诊治,而是如何判断病因,方可根据病因进行诊治,否则就是盲治。”在场的人听得认真、仔细。

顿了顿补充道:“引起此病的因素甚多,主要为过度惊吓、高热惊厥、脑炎后遗症、难产、脑囊虫、脑溢血后遗症、脑梗塞、脑外伤、中毒、脑萎缩等,如想知道病因就必须进行排除,找到最为可能的原因,那么就需要在场的人回想一下曾经有何不正常之事发生在夫君身上,包括儿时的经历,这是慢性疾病。”秋静一一说道,也无瑕顾及他们听得懂,还是听不懂。

秋静笑看着皇后,轻声的问,“母后,恕静儿无礼,您是夫君的母亲,最为熟悉夫君,您细细回想可有不妥之事,您不必心急。”

秋静自知上官萧并不是她亲手所带,但却是最先能知道上官萧发生何事,皇子一般是奶娘,丫环所带,不敢发生何事都会通知其母亲。

只是这年纪越大越记不住事了,让皇后有点难为情。

说话的不是皇后而是上官萧,凭他的记忆,“母后,儿臣倒记起一事,在十岁那年,儿臣因为贪玩,那时儿臣已有拜师习武,凭着这份侥幸儿臣偷偷的跑去山上,爬到一棵又高又大的树上贪玩,当时儿臣发现了枝杈中有一窝鸟蛋,想把它们取走,结果一个不小心从好几丈高的大树上直直的摔下来,当时摔在地上,儿臣只知道后脑部碰到一个坚硬无比的东西,便失去了知觉,待儿臣醒来,并无明显的不适,只是后脑部有少量的出血,有个肿块,因为怕师傅责罚,所以未告知师傅,儿臣只作简单的处理,当没发生过一般!”他认真的说来,就像个十岁的小孩在陈述他的错误。

太后,皇上,皇后都听得一怔一惊的,幸亏保命了!

秋静听着上官萧讲述他“光荣”事迹想笑出声来,但又得注意场合,她还是低下头偷笑了几声。

三太子上官羽在一旁抿着嘴干笑,如果可以,他绝对放声大笑了,公主上官菲眼睛睁得老大,满脸惊讶的看着上官萧,心想这不像是二哥所为,其他人更多的是一种担忧的表情。

皇后忙招乎着上官萧上前检查,“快过来,母后看看!”

上官萧上前低着头,细细看还能找出一点点疤痕,其它都并无异常。

秋静不敢妄作定论,再次提醒道:“是否还有其它事?”

大太子上官朗欲言又止,秋静注意到他的表情,秋静走到太子跟前,诚恳的说,“大哥,你有话但说无妨!”

“父皇,儿臣还记起一事,也是二弟十岁那年,初夏时节,他在后花园玩耍,被一条毒蛇咬伤,幸亏抢救急时,不然命难保,这事能算一桩吗?”上官朗清脆洪亮的声音说道。

上官萧投以肯定的眼神看向秋静。

“夫君从树上摔下是何时?”秋静淡淡的语气问道。

上官萧略思回想,说:“春分时节!”

秋静点头,心中有数。

一干人都被过去之事吓得脸色微白。

“哪位御医更为精通脑部之术?”秋静平静的眼神扫过着这十位御医。

其中三位站出来说话,秋静请出中间一位御医,淡淡的笑意,“麻烦有请你为二太子诊断脑部是否有异常,要认真仔细诊断。”

御医站出来回道:“微臣为朝中张太医,善长头部疾病,定不负二太子妃厚望!”秋静点头微笑。

张太医经过一盏茶工夫的细细检查,惊奇的说道:“禀皇上,二太子后脑内部受轻微损伤,有豆粒大小的一块病死肌体,阻碍了神经血管。”

秋静满意张太医的解说,继而又补充道:“正是因为夫君受其外伤后又被毒蛇咬伤,蛇毒中毒分为神经,经脉,血管,不管哪一种都会致使夫君的脑组织受损,受其外伤部位结果慢慢病变成为死体,压迫着神经血管,久而久之就引发癫痫发作。”

秋静递上一张已写好方法的纸张张交给张太医,“我不妨给出一方法供在场的太医参照医治。”

上面如是写道:

一、风痰闭阻型采用豁痰开窍,熄风定痫之法。

二、痰火内盛型采取清肝泻火,化痰开窍之法。

三、痰瘀互结型采用活血化瘀,祛痰定志之法。

四、心脾两虚型采取养心安神,健脾化痰,补肾益智之法。

张太医传递给各位太医参考,他们看后交头接耳的谈论着。秋静安静的坐在一旁,淡定的看着他们。

太医们突然跪下,齐声说道:“皇上,臣等一定不负重望,请皇上给臣等一个月时间,定当治愈二太子所染之病。”

皇上大喜,“好,朕就给足你们一个月时间,朕只想听到你们好消息!都退下吧!”

十位太医应声退出了萧宁宫,大家脸上都表露了欢喜之色,秋静并无太大的喜色,她觉得不必这么大悲大喜的表达,一切随性随意即可。

上官萧平静的看着秋静,此时说不出内心是如何想的。也许他已被此病折磨得麻木了,他始终也不可大意,尤其听到突发性之病。他担心突然的就发作了,真要等到他治愈还需一个月,在这一个月内他还有可能发病,一旦有希望诊治时,就越是担心会发作,一刻也不想有此病在身。

秋静轻盈的走到上官萧身旁,轻声提醒道:“你现在要保持一个愉悦的心态,要对自己有信心,否则会影响你治疗的效果。”

上官萧默许的眼神看着秋静一会儿,有感激之情,也有淡淡的欣赏之意。但秋静不能确定是否是朦胧的爱意。

次日,太医便开始为上官萧进行治疗。而他也必须在萧宁宫足足呆上一个月!久病,须缓慢进行。

隔三差五秋静会去探望进展,太医说一切都很顺利,只是上官萧心情欠佳,始终不肯放松自己,愁眉不展,这让太医束手无策,上官萧的心病是秋静不所知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