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依恋阡珹 > 第10章 狐妖死,邪玉现
 
  钟依恋和谢阡珹飞一般的穿梭在林中,她不时的往后看,生怕她追上来。

  “哈哈哈哈,小丫头挺能跑啊。”

  不知何时狐妖已来到二人面前拦住了二人的去路。

  钟依恋微微惊讶,她的速度……好快。

  她一手拿着剑,另一只手伸出手指勾起一缕细发绕在指尖。

  “姐姐说笑了,这又没有什么妖孽,我怎么会跑呢,只是突然想起师娘在家等我吃饭呢,不曾想姐姐竟如此喜欢我,对我这般穷追不舍?”

  “呵,小丫头既然不想把你那张脸送给我,那我就自只好自己来取了。”狐妖的眼神突然变的凶狠起来。

  “等一下!”

  “怎么?还有遗言?”

  钟依恋松开发丝,往前走了两步。

  “我只是不明白,狐妖只要多做好事极易成仙,所以又称狐仙,前辈您百年修行实属不易,为何要这般自毁前程?”

  她像个乖宝宝一样不懂就问。

  “百年修行有多不容易我比谁都清楚,又有谁会愿意自毁前程,我为何会变得如此,还不都是你们逼的。”

  狐妖气的指着他们狠狠的甩了甩衣袖。

  钟依恋看向谢阡珹,两人眼中都划过一丝疑惑,不明白她所说何意。

  “我们狐族世代都生活在这桃山上,白天从不出没,只想安稳的生活。”

  “可是你们人呢,在夜晚上山猎狐,我的那些无法化形的狐子狐孙被你们抓住……活活扒皮。”

  她狠狠的攥紧了拳头,长长的指甲陷进肉里也不曾发觉。

  “他们还是未成年的小狐崽,你们尚且知道护子,又为何对他们下此毒手,只因他们是狐狸就活该遭此对待吗?”

  “当我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全身的皮毛早已被夺去,鲜血淋漓的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他们充满泪水的眼睛就那样看着我,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说着说着她竟然流下了眼泪,狐妖向来重情重义又护短,族人受此痛苦,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你们知道当我看到这一幕有多心痛吗,我恨自己为何不能早点找到他们,这样就可以救下他们。”

  “他们的灵魂每天在我耳边痛哭,说他们被扒皮时的痛苦,这让我如何选择无视。”

  钟依恋和谢阡珹都沉默了……原来小二说的都是真的。

  狐妖突然伸长了指甲,眼睛泛着红光。

  “如果我连他们都保护不好,成仙又有何意义所以你们都得死,为我的狐子狐孙陪葬,去向他们忏悔。”

  “既然事出有因,你也并非无法继续成仙,你也吃了他们,以命抵命就此作罢,如何?”

  “不可能,我要杀光你们所有人,去为他们赎罪。”

  “不好,她已经彻底妖化,不可能再向善了。”

  谢阡珹眉头紧皱,“我们只能拼死一战了。”

  狐妖冲向谢阡珹,长长的指甲向他的脖子划入,他急忙抽出无双剑迎上,指甲与剑刃划过发出剧烈的响声。

  “阡珹!”钟依恋急忙抽出配剑,从狐妖身后向她刺去,狐妖似乎早就察觉,一个旋转,用脚踢在了她的手腕上。

  她紧紧握住剑旋转后退几步,勉强稳住身子。

  狐妖伸出尾巴,那尾巴足足有成人大腿般粗,她一个用力狠狠的甩在了谢阡珹的身上。

  他用剑去挡却毫无效果,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钟依恋急忙朝他飞去,扶起他道

  “阡珹,这样下去不行,我们都得死在这,我想办法拖住她,你找机会去刺她的胸口,记住,一定要是胸口。”

  说完她急忙向狐妖冲去,谢阡珹想拉住她不让她去,可终究没拉住。

  “臭狐狸,尾巴长了不起啊,今天姑奶奶我就给你剁了……煲汤!”

  “哼!臭丫头,死到临头还如此大言不惭。”

  她的狐尾冲向钟依恋,钟依恋看着粗壮的狐尾,脚尖点地纵身跃起,才堪堪躲过。

  “呵呵,原来你也就一点本事啊,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有本事收起你那破尾巴,和我公平对决。”

  “成王败寇,傻子才会说什么公平对决。”狐妖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

  “哎哎哎!你这东西,什么眼神啊,长的那么丑,还敢用这种看着我。”钟依恋嘴巴一撇不屑的看着她。

  “你找死!”

  狐妖收起了尾巴,伸出她的长指甲向她袭去。

  钟依恋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拿着剑迎了上去,咔嚓一声,剑……断了。

  钟依恋脸都黑了,“师娘也太不靠谱了吧,这剑,哎……”

  狐妖趁此机会机会一掌拍在她的胸口,她喷出一口鲜血,身子飞出数米远。

  谢阡珹急忙飞出想要接住她,可惜狐妖的速度太快,转眼间就来到他的眼前将他一掌打飞。

  他刚刚稳住身体,狐妖再次来到他的面前狠狠地道

  “去死吧。”

  钟依恋急忙起身,她抽出腰间的银线,射向狐妖的手腕,紧紧的缠住了她的手腕。

  她拼命的勒紧银线,鲜血一滴滴滴在地上,也丝毫没有松动的痕迹。

  “阡珹,快!”

  谢阡珹举起无双剑对着她的胸口用力的刺了下去。

  “啊啊啊!!!”

  狐妖发出凄厉的惨叫声,跪在了地上,双眼缓缓闭上。

  钟依恋来到他的身边道“你怎么样,有没有受重伤?”

  谢阡珹对着她笑了一下,“无事。”

  看着他的笑容钟依恋眼睛都直了,果然这趟没白来,真没想到这个呆木头也会笑,还如此的好看。

  她刚想要夸他一句,突然他身后的狐妖睁开了眼睛,她的眼球都紧紧的缩起。

  狐妖用力余力伸出自己的尾巴甩向谢阡珹,钟依恋一把拉出他的胳膊一个转身,尾巴重重的砸在她的背上,她喷出一口血,晕倒在他怀里。

  谢阡珹的脸都僵硬了一下,他没想到她竟如此这么不顾后果的救自己,看着她倒下去的身子,他急忙紧紧抱住了她。

  狐妖终于闭上了愤恨的眼睛倒了下去,从她的怀中掉出了一个东西——一块玉。不,准确的说是一块玉的一小部分。

  谢阡珹并没有心情去仔细观看玉,他随手将它放进乾坤袋,抱起钟依恋就向清心阁的方向急速飞去。

  在他们走后,深处的一颗树后,站着一个身穿黑衣斗篷的女子,大大的帽子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她的一只手扶着树干,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