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妖火王冠 > 第三十八章 卜卦法
 
  “每个屋子都是如此?!”

  查理斯一惊,他快步走出门,来到了对面,一把拉开了门,果然又是一副巨大的“蛛网”!

  他面色微微变动,然后又快步往楼上走去,拉开了三楼的那两个屋子的房门,同样是如此!

  “见鬼……”

  “不用再往楼上去了,我已经都看过了,都是一模一样没有错。”

  罗恩等人赶上了查理斯的脚步,亚克斯西亚沉声道:“刚开始我也是与你一样的表现,而现在,我反而有些释然了。”

  查理斯在原地转了两个圈子,片刻之后他抬起头来问道:“你们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仪式吗?”

  亚克斯西亚耸耸肩,“用不着看我,我原本就对这些东西不精通,要不然也不至于请求你们的帮助。”

  罗恩摇了摇头,“我才刚刚接触这些知识不久,我现在只知道一些基本的仪式,稍微复杂一点的仪式也有所接触,但是类似于这种,已经超出我的知识范围了。”



  查理斯继续将目光往该隐身上望去。

  “拜托,我也只不过是一个新人而已,你该不会指望我吧?”该隐半是好笑半是无奈地说。

  查理斯收回了目光,他皱着眉头,手杖在地上点得很是急促。

  “关于这样的妖阵刻画纹路,我曾经见过类似的。”半晌之后查理斯开口道:“这似乎是一个转运仪式,但是我不敢确定,因为我曾经见过的那个仪式的妖纹刻画还不过半径一米的大小。但是它们两者之间的妖纹却又如此类似……”

  说到这里他闭上了嘴,开始缓缓思考。

  又在原地转了一个圈之后,他又开口道:“我需要一点提示。”

  “那么我来考证你的猜测是否正确吧。”

  这个时候该隐忽然开口了,迎着众人疑惑的目光,他缓缓走进了房间。

  于房间最中心,也同样是这个妖阵最中心的位置,他盘腿坐了下来。他拿出那一枚他一直在手上把玩的银币,稍微在手上转了一个花,然后再亮出来之时,他右手指缝之中各自夹着一枚银币。

  这算是魔术吗?还是浅显的障目法?罗恩略微惊讶。

  他将手指之中的四枚银币依次按照一条直线摆在地上,然后右手一番,又出现了一枚银币,他将这一枚一并摆在了四枚银币的另一侧。

  “执掌命运的神灵,告诉我,什么是真正的答案?”

  他用食指飞快在地上画了一条线,紧接着,那几枚原本安稳躺在地上的银币忽然站立了起来,毫无根由地开始飞快地转动。

  紧接着,他一把摁住了那一枚额外的银币,其他的银币也闻声立马倒在了地上。

  他看了一眼那四枚银币的正反,然后微微抬起手掌,扫了一眼手掌底下的银币之后他飞快将所有的银币都拿在了手里。

  在他将银币往天上抛去之时,就只有一枚银币在闪闪发光。

  他精准无误地接住那一枚银币,转过头来勾着嘴角笑道:“恭喜你,查理斯.柯默思,命运女神眷顾了你,你猜对了。”

  ……

  “卜卦法?”亚克斯西亚忽然喃喃道。

  卜卦?

  罗恩微微皱着眉头,前世就有类似的手段,但一般用的都是龟甲之类。

  在这个世界上也有同样的手法吗?占卜?

  查理斯也显得有些惊讶,随后他认真问道:“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这种占卜手法?准确吗?”

  “谁知道呢?”该隐打了一个哈欠,“一年前一个乞丐拉住我说我是天命之子,非要教我这一套占卜的手法。随意学了学,是真是假,没人在意。”

  对于该隐这样的说辞查理斯有些不满,“这不是在开玩笑,这样规模巨大的妖阵,如果是邪恶仪式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抱歉,不过我确实不知道真假,六四开吧,准确的占六成。而至于别的,拜托,我可不是专业的占卜师。”

  查理斯不再多说了,该隐占卜的结果也只不过是给他的一点小小的建议而已,而且占卜,总是真真假假,他一个门外人,确实也对此了解不多。

  他只能先以该隐的占卜结果是准确的来推测。

  转运仪式。

  “如果是转运仪式的话,为什么会需要这么大的场地呢?”罗恩提出了异议。

  “这也正是我疑惑的一点。”查理斯仔仔细细地看着屋子里面的妖纹,“难道仪式的执行者想要给成千上百人同时转运吗?”

  “对了,我需要提醒你们的一点是,现在这里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妖力,你们应该可以感受得到。”亚克斯西亚对仪式这些东西完全是门外汉,只能提醒查理斯几点需要考虑的点,“而且为什么只能是仪式而不会是某种阵法呢?”

  查理斯无奈地看着她,“就算你对仪式不感冒,但至少你要了解一些最基本的。如果这是一个阵法,在我们开门的瞬间就应该清楚地感受到妖力的运行不是吗?”

  “或许是一个废弃的阵法。”

  “你看看这像是一个废弃的阵法的样子吗?”

  亚克斯西亚尴尬地笑了笑,不再吭声。

  “而且仪式的进行,其动力也完全是妖力,但只有仪式进行途中有妖力。”根据亚克斯西亚的话,罗恩道:“现在没有半点妖力,要么是仪式还未曾开始,要么是仪式已经结束。可亚克斯西亚小姐曾说过,在上一周你来这里的时候曾感受到了妖力对吗?”

  亚克斯西亚点头道:“没错,我已经跟你们说过了,我还特地做了一个驱邪仪式,最简单的那种。”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仪式已经结束。”

  查理斯拿手撑着下巴,眼神晦暗不明。

  “既然你们讨论得这么开心,那么不妨让我来指出需要考虑的重点。”该隐这时候从一旁走了过来,“上一周亚克斯西亚.卜德尔来这里的时候是只发现了门口以及走廊的血火仪式对吗?除此之外没有发现任何的东西。”

  “是的,没错。”

  听到这话之后罗恩与查理斯心中一惊,他们交换了眼神,各自眼神之中都藏着一丝不可思议。

  “那么就没错了,”该隐手里的银币在空中闪闪发光,“要么就是亚克斯西亚.卜德尔撒谎了,要么就是神迹。试问,谁才能够在一周的时间里将这一栋楼——五层,十个屋子画满妖纹呢?在我看来,这应该才是我们需要调查的重点,对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