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妖火王冠 > 第二十九章 远视
 
  原来缪斯先生的信物一直都是这一枚神之印章,难怪他一直将其拿在手上。不过这也应该算是一个掩护,毕竟谁看见了这枚印章都会认为缪斯先生是一名虔诚的信徒,而不会认为这其实就是他的信物。

  缪斯似乎看出了罗恩的心中所想,他伸出食指在罗恩面前摇了摇,“不要瞎想,这枚印章是我的信物没错,但我本身其实也是一名虔诚的神信者。”

  罗恩连忙致歉道:“抱歉,缪斯先生。”

  “你不必介怀,”缪斯转移话题道:“你现在难道不想试一试这枚妖符的效果吗?有我在这里,你大可放心。你知道‘远视’这一枚妖符的使用仪式吗?”

  “是的,我知道。”

  “那么你可以开始了。”

  罗恩连忙点了点头,重新回到了法阵的正中心,然后从盒子里面取出了那一枚妖符。

  序列二百九十八,远视。

  缪斯注意到了罗恩的这个小动作,他在心里对罗恩的评价又高了几分。

  每个人都对神之伟力无比憧憬,在得到一枚妖符的第一刻,无不是想要立马使用它。而在这个前提下,罗恩还能够忍住迫切的心情,分析出在法阵的中心是最不容易被妖力侵蚀的地点,这很不错。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在这个时间点保持冷静的头脑的。

————

  此时,罗恩已经双手将这一枚妖符放在了手心,正如他第一次使用利爪尖牙一般。

  他微微闭上了眼睛,缓缓呼出一口气,保持自己内心的平静,开始了祷念。

  “至高无上的真神,唯一的主宰,卑微的凡人乞求您的怜悯。在您沉睡之际,黑夜吞噬破晓,深渊掠夺光明。您的子民如寒风之中的秋叶,如巨浪之下的舟帆。为了延续您的信仰,您卑微的信徒哀求您的伟力,为我驱逐黑暗,为我驱逐凛冬。在此之后,卑微的越界者,将迎接您的惩罚。”

  祷念的内容是一样的,而不同妖符的不同之处在于手势。

  罗恩早就将低序列妖符的使用手势都记在了心里,这花费了他很多的时间,但并没有妨碍他平时的学习。

  他往往都是在入睡之前做一次这样的手势,然后才会酣然入眠。

  一个又一个手势做完,罗恩感受到手中的这一枚妖符微微升温,一股又一股的力量从妖符融入他的身体之中,最终汇聚在了他的双眼之中。

  他眼眶周围出现了妖异的花纹,眼帘染得深黑,在他睁开眼睛之后,他的瞳孔比平常缩小了一半,缓缓张缩。

  这是鹰目。

  在此显得昏暗的房间里面,罗恩眼中的世界比方才明亮了一倍,他随意扫过周围,就连墙壁上的细小灰尘都清晰可见。

  “做得不错,我没有想过你能够一次就成功。”缪斯鼓了两声掌,“我原本就已经做好了你仪式失败出手给你帮助的准备,但你总能给我惊喜。要知道,普通人往往在两三次甚至是四五次重复仪式之后才能够取得成功。”

  罗恩不知道该怎么回话,总不能直接对缪斯说自己其实早就使用过妖符了,在自己的家里。

  而缪斯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个问题,罗恩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他私自持有利爪尖牙,但是他并未说破,只是问道:“现在你感觉怎么样?”

  罗恩左右看着,“感觉好极了。”

  “有多好?”

  “好得不能再好了!”罗恩回道:“我只是有些失望于为何自己没有处在山巅,而不能放肆远眺,以此来验明我到底能够看多远。”

  缪斯又问道:“真的有这么好吗?”

  “当然,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恩反应了过来,他连忙闭上了眼睛,用力晃了晃脑袋。

  “你终于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了,”缪斯语气低沉道:“这就是深渊的恐惧之处。”

  罗恩骇然。

  “抱歉,缪斯先生,是我太过沉迷了。”

  说着,罗恩准备退出这个状态,但是缪斯却制止了他,“用不着这么着急,我在这里,你不必担心会出什么意外。而你也不必说抱歉,无论是谁,在接触到这种力量之后,都会不自觉陷入其中。这该死的力量。而这,也是信物存在的原因。”

  罗恩深吸了一口气,他停下了动作,沉默了片刻,“有什么东西在响。”

  “是你的信物。”

  罗恩愣了愣,然后他伸手从怀里掏出那块怀表,打开表盖,就看见原本已经坏了的怀表正在莫名转动,而那一根代表分钟的细长指针此时正在滴答反转。

  很快,它就从九点钟的位置来到了六点钟。

  很显然,这并不是真实的时间,不仅在于它并没有按照它本该的方向,它转动的速度也与它本该的速度不同。

  在它转动之时,罗恩能够感觉自己的双目变得愈来愈锐利,如果说刚才他能够看见墙壁之上的灰尘,那么现在在他专心致志的情况之下,他能够看清楚灰尘上的裂缝。

  “这也是深渊的恐惧之处,”缪斯的声音又响了其起来,“你使用妖符的时间越久,你的能力越强,强到你不愿意退出,不愿意自拔。最终如温水之中青蛙,可怜而又悲哀地死去。”

  指针仍然在缓缓转动,在它转到了十二点钟的方向之时,它发出了一声比以往更加清脆的滴答声。

  然后它停住了。

  罗恩只感觉无限的力量在自己的身体之中飞快涌动,他的双眼变得灼热。他又感觉自己脸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往外伸长,是细碎而浓密的绒毛。

  他大惊,将妖符放置于手背,飞速祷念。

  片刻之后,妖符从他手中掉下,滚落在地。

  他脸上的绒毛飞快褪去,瞳孔也开始回张。

  浑身发抖,大汗淋漓。

  在力量褪去之后,眼前的一切让罗恩极不适应,就像是一个近视眼取下了眼睛,世界似乎在他眼前变得模糊。

  他感觉自己从一个正常人变成了残疾。

  缪斯居高临下看着半蹲着的他,“在深渊的边缘走了一步之后,你感受到了深渊对你无尽的恶意了吗?”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