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妖火王冠 > 第二十三章 途中
 
  从弗兰克瑟开往布兰斯林的长途轨道车正如罗恩前世所见的绿皮火车差不了多少,罗恩原本还打算将自己对“铁轨”这个构思讲述于世,但当他见到这一辆长长的轨道车之后,他才知道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还是太少了。

  果然任何世界都不会不存在天才,而这些构想早就已经有人在现实之中实现了。

  只不过,如火车这种象征着商业发展、世界连通的交通工具问世应当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足以载入史册。但奇怪的是,自己却没有在历史书上看见对它的描述,难道是自己看漏了吗?

  听见一声响亮的鸣笛之后,罗恩连忙将这些思绪赶出自己的脑子,然后拉上安娜的手挤进了车厢之中。

  花了好大的力气他们才终于在人群之中找到了自己的座位,放下行李,两人靠着窗户并肩坐下。

  “我从未坐过这种车,看起来像是一个庞然大物!”安娜看着窗外,略显灰蓝的玻璃上映出了她眼里兴奋的光芒。

  “是的,”罗恩笑道:“确实是一个庞然大物。”

  “只是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你对车站的规矩这么熟悉?”安娜转头盯着罗恩,“你是不是趁我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偷偷跑出弗兰克瑟了?”

  “当然没有,怎么可能!”罗恩回道:“只不过是缪斯先生担心我在车站迷路,特意教过我一些规则而已。”

  实际上对于罗恩而言,这些都是前世的经验,买票上车,这应该都是通用的规矩不是吗?而且在他看来,这里的车站在某些地方而言都有太多的漏洞了。

  毕竟这里就没有扫描仪,要是有人带着一把手枪上车的话,没有人会发现。

  安娜接受了罗恩的这套说辞,而且还认为缪斯先生是一个细心的绅士,至少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安娜,你的眼镜上有灰尘。”罗恩指了指安娜的眼镜。

  “是吗?”安娜愣了愣,随后她取下了眼镜,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淡黄色的手帕,“从出门的时候我就一直觉得眼前朦朦胧胧的,但我只不过是认为今天天气不好。”

  “今天天气很好。”罗恩回了一句,随后他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你真的确定你能够考上维多利亚大学吗?”

  “是的,没错,我非常确定。”安娜一连强调了三次,“从我考完试直到现在,你已经问过我至少有十遍了。”

  在安娜取下眼镜之后,罗恩才发现原来安娜有很长很漂亮的眼睫毛,还有一双绝美的淡红瞳孔。

  “怎么了?你又开始失去记忆了吗?”安娜重新戴好眼镜,然后往窗外看了看,“今天果然天气很好。”

  “我只不过是想确认一下你真的能够考上而已。”

  罗恩再次回到了刚才话题,实际上,在学习过后,他才真正接触到了这个世界的教育。

  考上维多利亚大学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其困难程度仅次于让肖恩闭上他的嘴巴。

  而弗兰克瑟这座小城乃至周边的城镇曾有三年的时间未曾出过一个考上维多利亚大学的学生,肖申小镇的人只知道安娜考上了大学,却不知道安娜考上的是诺尔曼同盟国乃至整个四国都排顶尖的大学。

  因此,在得知安娜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考上维多利亚大学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原来是一个天才学霸。

  与她相比,罗恩就显得逊色多了。

  “对了,你的录取通知书怎么办?”

  “不必担心,我将地址填在了安德鲁神父的教堂上,他会帮我保管的。”末了她又补充了一句,“安德鲁神父是一个靠谱的人。”

  罗恩打趣道:“唯一的那个。”

  安娜与罗恩相视一笑。

  “你那个灰色的手提箱里究竟装的是什么?”安娜注意到了罗恩一直放在脚边的箱子,“你为什么不将他放在行李架上呢?”

  罗恩可不敢这样做,要知道,箱子里面可装着那三块妖符,要是别人不小心碰倒了他这个早就破损不堪的行李箱而导致妖符连同衣服一起散落一地的话,他不能担保不会出什么意外。

  “仅仅只是我的私人物品而已。”罗恩回道。

  “私人?”安娜咬重了音节,以显示自己对罗恩这句话的震惊程度,“我原以为在你十四岁那年跟着沃夫与福克斯去赌馆输得连裤子都没了,光着屁股一路狼狈地跑回家之后,你就已经没有私人可言了。”

  “安娜!”

  安娜总是喜欢戳他的痛处。

  “好好好,我会忘了这件事的。不过我忘不了第二天你没衣服穿只能穿我的裙子而被人放肆笑话这件事。毕竟那天我原本打算穿那条裙子去学校的,毕竟你将它弄坏了,毕竟那是我最喜欢的一条裙子。”

  罗恩仰头闭上了眼睛,他的黑历史难道就没有到头的一天吗?

  这个时候从过道走来了两个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和一个大致二十岁的年轻女子。

  她们在罗恩与安娜的对面坐下了。

  “你们好啊,年轻的孩子。”这名老妇人很是热情,她刚刚坐下就笑容洋溢着跟罗恩与安娜打招呼了。

  “您好,女士。”

  老妇人显得很是开心,她转头冲着身边那位年轻女子笑道:“多么令人心旷神怡的称呼,我有多少年没有听过别人对我说出这个词了?因为他们总是喜欢称我为奶奶。”

  说完她重新看着安娜道:“你们也是去布兰斯林吗?”

  “是的,女士。”

  “那这样就太好了,因为我总是容易睡过头,而我身边这位又粗心大意得厉害,至少有三次我们两个一起出行都坐过了站,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时间以及金钱回到我们原本的目的地。”

  “奶奶!”那位年轻姑娘一脸娇嗔。

  “如果可以的话,能否请你们在下车的时候提醒我们一句?”

  安娜笑道:“当然可以,这是我们的荣幸。”

  “太感谢了。”老妇人致谢之后看了看罗恩与安娜,“让我猜猜看,你们两个是去布兰斯林旅行的吗?”

  “实际上,我哥哥——罗恩,他在布兰斯林找到了一份工作,而我则是考上了大学,也是在布兰斯林,我们打算去布兰斯林看看。”

  “真不错,你们两个都是有出息的年轻人。不像我身边这位,已经二十岁了,还无所事事,竟然还连一个男朋友都没有找到。”

  年轻女子又抱怨道,“奶奶!”

  看着自己的孙女对自己撒娇,这位老妇人眯着眼睛笑开了花。

  几人交谈了一小会儿,那名老妇人就已经开始犯困了。而她身边那位年轻女子倒是显得极为精神,只不过她没有老妇人善谈,只随意说了几句之后扭头看着窗外,不多时,也开始闭上了眼睛。

  安娜从挎包里掏出一本书放在腿上,自顾自看着。

  罗恩也打算掏出一本书来读,只不过听说在这种人多的轨道车上有很多趁乱混进来的小偷,他便没有在读书这件事上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尽管他身上并没有什么钱是可以偷的,但是他还是害怕会有不明所以的小偷偷了自己的手提箱,然后闹出了乱子。

  看了看安娜的侧脸,罗恩将目光放在了周围的旅客身上。

  对面那位老妇人已经睡熟了,开始打着轻微的呼噜。她身边那位年轻的孙女估计还没有睡着,只不过是想闭上眼睛来缓解与自己面对面的尴尬。

  如果有手机就好了。

  罗恩忽然想到了这些。

  邻座的旅客三男一女,此时正围在一起玩牌,斜对面那位面对自己坐着的中年女士正哄着自己的孩子,后方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和蔼老人握着拐杖默默注视着窗外。

  世界仍旧是如此嘈杂而安详,可是在这样的世界之中,却有着从深渊涌起的恐怖。

  有人将这份恐怖拦在在他们外面,让他们可以享受这样和蔼的蓝天白云。

  神圣联盟,妖制司。

  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独属于世界。

  一时之间罗恩想到了很多很多。

  窗外的景色仍旧在飞快后退,农庄田野,大厦高楼。

  安娜忽然合上了书,然后将书放进了挎包里。

  随后她扭头看了一眼罗恩,紧接着站起身来轻声叫醒了那名酣睡的老妇人。

  当她重新在座位上坐好之后,窗外景色的速度开始放缓,又传来了一声悠长的汽笛声。

  布兰斯林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