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余冉纪肖鹤 > 32 第32章
 
纪肖容搁下电话,对沙发上两位老人道:“他们今晚不回来吃,让我们吃就可以。”

她说完话,又走到餐厅招呼:“阿姨,可以端菜了。”

中厨房内传来一声好的。

客厅大灯亮着,纪肖容走回来,目光滑过厅内,莞尔:“二位这是什么脸色,人都不在面前,还端这副模样?”

纪老先生哼了声:“不回来吃?”

“说是事情还没办完。”纪肖容端起茶杯嘬了口热茶,慢条斯理地道,“说实话我有点摸不明白二位的心思。人家好好在家里待着呢,肖鹤当时在医院也说了,你们看不惯,他们不会来碍您的眼。可现在倒好,您二位自个儿来找不痛快了,这是图什么?”

纪老夫人沉着脸:“怎么,我们来儿子家过个年都不成了?”

纪肖容又笑:“有谁这么说吗?我是觉得您啊,当局者迷了。当初劝人家儿孙自有儿孙福,怎么今朝落到自己家就成这副模样了。”

纪老夫人噎了下,恼道:“这能一样?”

“不一样的就是当事人换成了你儿子而已。”纪肖容放下茶杯,“您二位就是当局者迷了,当初劝人家的道理放自己身上就想不通了。”

纪老先生伸手指着茶杯:“这个,和那个,怎么比?人家什么样,他什么样?”

纪肖容道:“人家什么样我不清楚,他什么样我是清楚得很。我是佩服这个孩子,当年读书时候就是年级上数一数二的,工作了,也在这挤破头的圈里拼出了名姓。这样厉害的人,跟那些靠着家世成功的比也不遑多让吧。”

“你还提家世,他那一家子的水蛭……肖鹤被迷住了眼,你也被糊住了?”

纪肖容摇头:“您不是调查过人家?人家敢壮士断腕,放弃学业背上巨债就为摆脱那个父亲,会是甘心被困囿一辈子的人?您就算不信他,您也信您儿子吧,他是个没分寸的人?他还能给人欺负了?”

纪老先生无法反驳,只能骂:“他是糊涂了!你是来干嘛的?气我的吗!”

餐厅里有饭菜香飘来,纪肖容见好就收,起身去扶他:“得,我来是陪您两位吃饭的,不吵,不吵。”

房子痛快定下,余冉和房东签了合同,他不愿露面,搬家接人等后续事宜拜托了唐助处理。

两人驱车从宝洞回来时路过虹城中学,纪肖鹤在下一个路口掉头。

余冉猜他意图:“你要带我故地重游吗?”

去年……不对,算前年的事了,星光盛典那晚,他就是带他来这附近吃的宵夜。

“不去那家。”纪肖鹤瞥了眼倒车镜,变道到左转道,接着说,“去另一家,有隔间。”

他说的隔间就是半封闭的卡座,三面封闭,一面垂着深红的半截门帘,还拉不拢,中间空了道缝。他们挑的卡座在走道尽头,倒不用担心有客常来常往。

纪肖鹤伸手再试了下,余冉在翻餐单:“可能是时间太久滑轮不灵活了。你要吃什么?中餐和西餐都有,这个日本豆腐饭好吃吗?”

纪肖鹤瞥了眼餐单:“没有尝过,餐单更新了。”

“那就这个吧,试试。”余冉把餐单递过去,靠着椅背看他,“这家店你从前也常来吗?”

纪肖鹤翻动餐单:“嗯,这一片我都常来,这家店是我毕业那年开的,我来的次数不多,不过很多学生喜欢来这里。”

余冉看出来了,刚刚路过几桌都是打扮时髦的少年少女。

吃完,商量着去附近的小公园逛一圈。

余冉戴上口罩和渔夫帽,和纪肖鹤先后从卡座出来,路过走道边的一个雅座,桌上的餐单忽然掉了下来,正砸在余冉脚边。

他顺手捡起,放在桌面上,才发现这一桌都是女孩子,个个盯着他,目光透露出探究。

“谢谢。”

余冉被这伙女孩子盯得汗毛倒竖,差点以为自己没戴口罩,匆匆摇头,跟在纪肖鹤背后下了楼。

隐约听见个声音在背后说:“看起来好像……”

他心里纳闷,不会吧?这样也能认出来?

外头起了夜风,树叶沙沙作响。余冉裹紧外套,抬头瞟见虹城中学的钟楼,钟楼上装了灯光,夜晚也依旧醒目。

他心里一动,看向纪肖鹤:“要不,去学校走走吧,好久没去过了。”

纪肖鹤也看向钟楼:“好。”

慢悠悠走了十分钟,才过了马路,走到虹城中学门口。这时候学生早放了假,只有门卫守在保安室里。

隔着几步远,都能听见保安室里蓝牙音箱在放电视剧的声音。纪肖鹤去露了个面,电视声音停了,保安出来开了人行的小门。

教学楼一片漆黑,只有路灯亮着,只是灯罩多年未清理,积了一层厚灰,光照不分明,前路依旧黑魆魆,万籁俱寂,只有夜风吹拂树叶的动静。

余冉刹住脚,把纪肖鹤也拉停了:“等等。要不我们还是去逛小公园吧。”

这环境……余冉满脑子都是厕所鬼影、教学楼顶打不开的门之类的经典校园鬼故事。

纪肖鹤立在原地含笑看着他。

余冉并不想表现得太怂,站直了,一转眼,看见面前高耸的教学大楼。忽然,回忆就像蝴蝶一样从各处扑了出来。

他指给纪肖鹤看:“我高一就在那间教室。”

纪肖鹤举目望去:“右边?”

“嗯,最边上那间。”余冉回想着,“我当时在背书,纪培明把我拉起来,要我看他舅舅。”

纪肖鹤问:“怎么样,他舅舅如何。”

余冉装模作样地想:“离太远了,看不清,顶多是觉得他舅舅头发比校长茂密。”

纪肖鹤笑意更甚:“你这样就是在欺负为你们殚精竭虑的老人家了。”

余冉又看向黑洞洞的前路:“不过去了吧。”

纪肖鹤没有异议:“那就在这里走走。”

穿过名人塑像和花坛,就是主教学楼,拾级而上,就到了主楼大厅。大厅的应急灯亮着,隐约能看清内部景象。

余冉打开手机照明灯,到一面装着玻璃罩的墙面前。

“还是以前那张。”余冉将手机凑近了照着,“原本这个门是没有锁的,后来你照片被偷了一回,就上锁了。”

他回头瞟身后的人:“魅力很大啊纪学长。”

纪肖鹤背着手,老神在在地点了下头:“我喜欢这个称呼。”

到家时已晚,门厅留了小灯。两人上楼,直到房门关上,余冉才呼出一口气。

纪肖鹤打趣:“这么紧张。”

他说着,将余冉压在门上,门板轻响一声,余冉的心又提了起来。

“欸……!”

纪肖鹤的吻落下来:“亲一会儿。”

嘴上说亲,实际上还动手动脚,余冉背后贴着门板,不敢挣扎,被他摸得腿软,面红耳赤地瞪回去。

等纪肖鹤放开他去洗澡,余冉才走到床边,找手机充电器充电,顺便看微信消息。

李月妮发了个链接过来,乍一眼余冉只看见她附的一堆感叹号。

李月妮:哥哥哥哥!!!!!啊啊啊啊啊!!你今天是不是去虹中了!!!有人拍到你们了!!

李月妮:[惊慌]

余冉心里一紧,想起今天在餐厅遇到的那几个女孩子。

不会吧?真认出来了?

李月妮发来的是某娱乐论坛的帖子。他展眉,还好,不是微博。

【在学校附近偶遇神似余冉的小哥哥。。。】

[图片][图片][图片]

坐标虹城,在学校边上的餐厅遇到的。小哥哥他们来的时候我就盯着了,不过他们坐的隔间跟我们隔了一条走道,还拉了帘子,看不到脸。他们走的时候我姐妹把菜单弄下桌,小哥哥果然帮我们捡了,但是他遮得太严实了,我们不敢确定,但真的很像!

求姐妹们帮我认认是不是本人,我和闺蜜为这个争论一晚了。

1L:不知道,先占个位。

2L:我比较关心的是,走前面的黑衣服男人是谁????我好这款的,求个联系方式。

3L:求个联系方式+11111111

4L:这照片光线真的差,前面这男人也真的好帅。

5L:余冉不是在来州?前段时间有人偶遇了,好像在拍戏?官方也没给个消息。

6L:瞎答题的来了。看这身形,还有帽子的佩戴方式和穿衣风格,挺像本人的。

7L:哈哈哈哈永远别想看见正脸的男人。

8L:认真答题的来,先看鞋,这双鞋是某牌去年出的大热款,刚出就卖断了,搜他家站姐拍的机场图,10月拍完《逐鹿》从影视城飞回虹城,11月虹城到首都双程都穿的是这双鞋,鞋对上了。再看衣服,我翻了他站姐前年和大前年的微博,也找到了同样的。说一句,这哥好省。裤子嘛……裤子那出现的地方可多了,图没截完,懒。帽子和口罩就不扒了,这个几乎每张机场照都有,大众款,我也有。结论,我觉得是他本人。再提问:他前面那个男人是谁?

9L:谢谢楼上,我也觉得是本人。我记得余冉是住在虹城的,还是虹中毕业的,看这背景的灯我就晓得是虹中对面的那家餐厅,我昨天才去。至于前头那个男人,虹城人应该认识吧,反正虹中的肯定认识,天天路过主教楼大厅就能看见的男人23333

10L:so,到底是谁。

11L:感觉歪楼了,我也来歪个,9L不要说话说一半。是不是准备出道的,虽然看起来挺成熟,但现在成熟男人也很有市场的,看楼上几位就知道了。

12L:我是9L,我在打字呢。

13L:赶紧的。

14L:靠,这不是我们老板吗?我上次头一回迟到就撞上他了[哭]

15L:惨,扣钱没有?

16L:没有,但是心灵打击是巨大的,从此我洗心革面不再迟到。

17L:纪肖鹤,没听过这名字的也应该听过明辉集团吧,也算是随处可见了吧。人家是明辉的老板,身价十几位数出什么道啊。

18L:我是9L,我罢工了。

19L:十几位数…………你妈的,手上的砖好烫。

20L:下午才和我老公去看了明辉的新楼盘……所以问题来了,他们俩是什么关系?

21L:所以问题来了,他们俩是什么关系?

22L:这年头两个男人一起吃个饭都得被怀疑关系了吗?

23L:颜狗表示,这两个人的颜我吃。

24L:就是就是!两个男人一起吃顿饭怎么了!

25L:有没有娱乐圈金主文推荐的?想嗑了!

26L:求深扒。

……

余冉越看越心惊,看到楼里挖出了纪肖鹤的出生年月,甚至有人要给他们算生辰八字。他怕再发展下去不好收拾,赶紧打电话给蔓姐,问她娱乐论坛的帖能不能删。

蔓姐向他要帖子地址,余冉挂了电话去微信转发,看见纪培明刚刚发了消息来。

他截了一张热搜图,第二张图是余冉刚刚看的帖子里的图片,昏暗的餐厅光线里,纪肖鹤和余冉一前一后下楼梯。

纪培明:我舅后面是你吧,是吧!

纪培明: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纪培明: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纪培明:[怀疑]

余冉崩溃捂脸,怎么就上热搜了?

浴室的门被拉开,余冉坐在地毯上,回头看纪肖鹤。

后者问:“怎么了。”

余冉把手机递给纪肖鹤:“你看。”

纪肖鹤接过,看着看着弯了唇角。他点下语音按钮,从容不迫道了句:“今年压岁钱加倍。”

语音发送的声音短暂地响了下,他又按下语音按钮:“算介绍费。”

余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