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余冉纪肖鹤 > 18 第18章
 
沙发轻陷,是纪肖鹤坐回原处的动静。

他戴上眼镜,余冉呆愣愣的,盯着电影画面放空,一会儿想“他什么时候把眼镜摘了?”,一会儿又是“刚刚好像把他衣服抓皱了。”

后知后觉的,合上唇,舌尖不经意蹭到了上颚,一直逃避的画面顷刻间占据了脑海。

要命。

手指还扣着,身边人立刻发觉了:“怎么了?”

余冉下意识避开他的脸:“没……”

纪肖鹤却伸手,从后方环住他,掌心抵在腰侧:“生气了吗?”

余冉一个激灵,差点从沙发上弹起来:“别碰!”

“抱歉。”纪肖鹤松开手。

余冉没有看他,小声解释:“痒。”

纪肖鹤道:“那我放上面一点,可以吗?”

“……嗯。”

掌心贴着腰侧肋骨,余冉半靠在纪肖鹤怀里,继续魂不守舍地看电影。

太近了。

连呼吸的起伏都能感觉到,木质香不再是若即若离,只能被风送到鼻端的味道,而是近在咫尺,仿佛世界都被他包围了。

“生气了吗?”他又在耳边问。

“没有。”余冉莫名放松了些,“为什么要生气。”

“未经允许就亲你。”

余冉嘟囔:“你也没问啊。”

“是。”纪肖鹤轻笑,余冉能感觉到他胸腔的震动,“问了就得逞不了了。”

余冉郁闷。

看完电影出来,天色还早,两人坐在车里,商量下一步去哪儿。

其实原计划是看两部电影,看完就可以直接去吃晚餐,但实在不知道看什么,只好提前结束。

余冉除了工作甚少出小区门,一时沉默了,纪肖鹤在用手机查询约会地点。

“博物馆、艺术展、陶艺工作室、电影院、动物园……”他念完,问余冉,“想去哪里?”

余冉抠着指弯,选了一个没在榜上的地方:“去超市吧,有段时间不出门,我想囤点菜。”

纪肖鹤收起手机:“好。”

去了附近的一家大型超市,买的东西把后备箱都填满了,还分了一袋子放在后座。

余冉有点惊悚,这些怕是一个月都吃不完。

顺理成章地回了余冉家,他给纪肖鹤指路,绕了半圈,从车行的闸道进入小区,开了一段转弯,进到单元楼的地下停车场。

余冉突然想起在地下停车场见过好几次的“私生”,赶忙看了看四周,没看到人才放心下来。

纪肖鹤问:“在看什么?”

“没有。”余冉小心翼翼地推开车门,“我去拿菜。”

两人分了几趟才把全部东西搬上楼,旺财对装肉食的购物袋表达出了高度的热情,被余冉提着耳朵才把头从袋子里缩回来。

于是晚餐地点也顺理成章地改了。

余冉从厨房出来,往客厅瞥了眼,纪肖鹤坐在沙发上,拿了余冉放在茶几上的剧本看,旺财蹲在他身边,跟着一起看。

余冉关了冰箱,顺嘴教训:“旺财,不要上沙发。”

等他再从厨房出来,发现客厅里的两位挪了位,从沙发转移到了地毯上。

“在做什么?”

余冉正对着高压锅沉思,厨房门拉开的动静打散了他的注意力,回头,看见纪肖鹤站在门口,旺财从他腿边挤进个头来。

“需要我帮忙端菜吗?”

余冉看看他又看看旺财,点头。

做的都是家常菜,四菜一汤,最后上的是炖蹄髈。

两个男人饭量不小,竟全吃完了。余冉把碗筷扔进厨房水池,和纪肖鹤下楼散步遛狗。

提着垃圾袋走到玄关,看见纪肖鹤牵着穿好狗绳的旺财在等他,忽然就有了一种他们在一起很久了的错觉感。

下楼遇到遛泰迪的老太太,跟纪肖鹤打招呼:“旺财家的,怎么长那么高了。”

余冉:“……”

纪肖鹤道:“老太太好。”

这个点散步的人多,余冉没能牵上纪肖鹤的手,直到回家才短暂地牵了几分钟。

纪肖鹤摘了眼镜:“可以亲吗。”

这次倒是问了。

余冉微仰头躲避,眼珠乱转就是不敢看他:“……我吃了炖蹄髈。”

纪肖鹤笑:“我也吃了。今天买了薄荷糖,忘记了?我放在茶几上。”他松开手,“给我也拿一个。”

余冉红着耳尖去了。

薄荷糖是脆皮软心的,他还含着,就听纪肖鹤道:“可以了吗?”

只好赶紧嚼了。

亲吻实在不是件温柔的事。

余冉把纪肖鹤背后的衣料抓皱了,也许抓到了他的背,但这事不好意思问。

又拥抱了片刻,旺财蹲在脚边,十分好奇地看着他们。

“走了。”

余冉放开他,心里忽然空了一点:“路上小心。”

门阖上,凉风卷着残余的木质香气味扑到脸上。

洗完澡出来,余冉给置顶发去消息:到了吗?

过了几分钟才有回复:到了。

J:早点休息。

余冉:知道了。

次日,纪肖鹤下班顺路来吃晚饭,顺便带了个台式洗碗机。

余冉盖上锅盖焖菜,凑到他身边跟着看洗碗机的说明书。

“水龙头要换,换成多阀的,要牵一根水管给洗碗机放水。”纪肖鹤翻了一页,“吃完饭去五金店看看。”

余冉遛完狗回家,纪肖鹤已经买了新的水龙头回来,把洗碗机装好了。

他站在厨房门口,打量已经开始工作的洗碗机:“好厉害。”

纪肖鹤收起新买的工具:“现学的。”

余冉拍掌:“太厉害了。”

他提着工具盒起身:“放哪里。”

余冉接过:“我去放吧,你先洗手。”

“好。”

分别前,纪肖鹤如昨日一般问:“可以亲吗?”

嘴上如此问,眼镜摘了,手臂也缠过来,是一副笃定的姿态。

如此几日,余冉又买了一罐新的薄荷糖回来。

将新的薄荷糖放在玄关橱柜上,他才猛然发觉,自己好像,已经习惯了。

五月上旬,余冉正式飞影视城入组。

为了这部戏,剧组特地斥巨资搭了一座古城出来,筹备时间长有一半原因都在此。

新剧本在入组前就发下来了,余冉这个角色台词多,背台词背得生不如死,比高中背课文还难受,只想有个哆啦A梦的记忆面包,怼着字按两下,吃了就全记住了。

偶尔和纪肖鹤视频,说着说着又背起了台词。

王平是个要求很高的人,余冉头几天NG得羞愧,自信心掉进深谷里,演对手戏的老戏骨端着花茶安慰他:“小后生,我当年演他那个《汉帝》,咔的次数比你多多啦!都这么过来的,不要紧张,不要怕,会影响发挥,他钱多,就爱烧胶卷,就让他烧咯!”

旁边有人路过:“刘老师,现在谁拍电视还用胶卷的啦,现在都用数码的!”

“哦。”

五月中旬,剧组正式官宣,演员纷纷上线转发微博顺便互关。

【逐鹿官微:战火生,四面歌,群雄争霸,逐鹿天下。[图片]】

【逐鹿官微:如圭如璧,公子高筝@余冉。[图片]】

【逐鹿官微:公侯干城,将军魏慎@白璘。[图片]】

……

其实之前网上隐有风声传出,但只是小道消息,没人当真,余冉还曾因此被嘲碰瓷王平。如今正式官宣,在导演编剧合作的影响力和剧组的操作下,官宣的消息稳稳登上了热搜榜第一,各大营销号争先发稿抢热点,两个主角的演员也上了榜。

【popo:天,这是双男主吗?】

【花露水:王平什么时候也堕落了,请流量当主演,这世界好不了了。】

【Vivi:(⊙o⊙)…余冉是哪个?】

【艾叶:糊笔能称为流量吗?】

【miki:[吃瓜]我掐指一算,一大波余冉的黑料又要卷土重来。】

【小黑:主角选角真的无语,不是说白璘。】

【小白:额,其实我觉得余冉的演技不错,至少我没觉得看他的表演会尴尬和出戏。】

【小绿:那是矮子里面拔高个,垃圾堆里挑垃圾,我查了他演的,都是些啥啥啥网剧,就一部上星的,演了个两集就死的角色。也别说其他演员,就跟白璘演他可能都接不住。】

【不吃苹果:为什么评论这么奇怪--虽然我没看过余冉的剧,但是人家能选上也是人家的本事吧。不撕,别来教育我。】

【小余的腿毛:小余好厉害啊哈哈哈哈哈!!!小余加油!!期待《逐鹿》!】

【小红:请记住现在王平的剧评分,等《逐鹿》出来,可能就没有现在这种局面了。】

【哔哔滴滴:之前传言内定看来是真的了,有金主就是好啊,建议各位糊笔都学学,去找个五十七岁的金主,明天奥斯卡红毯就有你……哦对不起,现在应该是五十八岁了。】

【蔻蔻酱:澄清了那么久没金主没金主,有人就是天生眼盲和脑瘫,治不了了,等死吧。[图片]】

【小枝丫:之前我在论坛吃瓜看到说谭文宁那部现代职场剧是抢的余冉的,结果现在人家拿了那么好的资源,还是主角,想采访一下某位谭先生,现在是不是气急败坏呢。[哈哈]】

【宁的安安:抢你妈,张口就来!当初出道就踩着宁宁上的位,现在又拉别人出来,不带你爹会死?糊笔就是糊笔。@谭文宁反黑站,来工作了!】

【小灰:看到这乌烟瘴气的评论我才发现我走错了地方,把营销号看成官微了,拜拜。】

……

余冉转发完微博,继续和白璘对戏。

白璘比他大不了几岁,童星出道,合作过的大导不计其数,是国内很有名的实力型青年演员。他为了这个角色特地美黑,每天锻炼增肌,是以披上铠甲,非常有将军的气势。

余冉抑扬顿挫地背完词,白璘盯着剧本,道:“情绪可以,就是漏了一句。”

余冉“啊”了一声,把合住的台本打开,看见几排标红的台词,叹了口气,默念数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