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余冉纪肖鹤 > 14 第14章
 
14

纪培明年二十九才从国外回来,余冉和他短暂地聚了一回,后者就匆匆赶回外公家过年了。

虹城的年味不重,除夕当天,余冉乘地铁去给妈妈家换了副对联,回来时带了俩红灯笼挂自家阳台上。晚上看春晚,在客厅守岁睡着了,半夜冻醒,被阳台的红色幽光给吓得一激灵。

然后他就把红灯笼的灯给掐了。

醒了正好看刷屏的微信消息,多是群发的新春祝福,他复制其中一条,也群发了回去。

很快,置顶有了消息。

J:群发?

余冉立刻手速如飞,打了一串:祝纪先生新年快乐,万事顺意,得偿所愿,恭喜发财,身体健康,开开心心!

J:还有?

余冉:想不出来了。

纪肖鹤转账一笔,附文:压岁钱。

余冉默默地数完后头的一串零,回复:[惊]太多了。

J:多吗?我每年都给培明这么多。

余冉:……

可恶的有钱人!

最后还是没收。

大年初一晚上,正在厨房煮泡面的余冉听见一阵门铃声,他关小火,匆匆赶去开门。

旺财蹲在门口地毯上摇尾巴。

“谁啊?”

一个有些模糊的声音传进来:“我啊!”

纪培明?

余冉一手握着锅铲,一手拧开门,门开了,凉风先灌进来。

纪培明背着包,手里提着一个24寸的行李箱,余冉很惊讶:“你不是在你外公家?”

“四个小时前我还是在的。”纪培明摘了鸭舌帽,对着旺财张开双臂,“宝贝,想不想我!”

旺财绕着他打转。

余冉一脸疑问,但想起自己的泡面还在煮,不好滞留太久,赶紧走回厨房:“吃了晚饭没有,要不要分你一碗泡面。”

纪培明道:“两碗,谢谢!”

余冉道:“滚你,我就最后两包,全下了!”

“太惨了吧崽。”纪培明跟进厨房,“怎么过年就吃泡面,要不要爸爸给你订一桌满汉全席送来。”

“吃不起。”余冉把泡面分装两个碗,递给他一碗,“吃完你洗碗。”

纪培明哀叫:“你就不能买个洗碗机吗?”

余冉冷漠:“没钱。”

吃完饭,纪培明乖乖洗了碗,又出来翻背包,翻半天,翻出个比手大点的东西。

余冉问:“这什么?”

纪培明得意洋洋地挥了两下:“云台相机,我在拍vlog。”

余冉兴致缺缺:“哦。”

“我这次去国外拍了好多素材,可以做一个系列的旅游视频。”纪培明又从包里翻出笔电,在地毯盘膝坐下,“对了,你未来几天都没事吧?休息吧?”

余冉道:“当然,怎么了。”

纪培明冲他耸眉:“要不要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去岚城!”

余冉道:“你就为这事来的?”

“对啊!”纪培明突然变了副嫌弃的神色,“当然也不全因为这个,罗嘉钰跟他姐今天上我外公家拜年了,看样子还得住下来,我看他烦,我就跑了。”

罗嘉钰的姐姐,纪肖鹤的前女友。

过年去拜年……

余冉脑子有点发麻,没多想,话就脱口而出:“他们怎么去拜年了?”

不是分手很久了吗。

纪培明盯着屏幕,漫不经心道:“还能为啥,他姐想和我舅复合呗,阵势可大了,不止他们姐弟俩,连他们父母都一起来了,跟上门议亲似的。”

“我是觉得吧,这次他们要复合了,那结婚就是板上钉钉了。虽然我对罗嘉钰很有意见,但他姐还是可以的,论家世相貌都配,我外公可满意她了,他俩分手的时候他气得打电话把我舅骂了一顿……”

电视画面有一瞬间的黑屏,余冉看见屏幕里映出的自己,脸色难看到可怕。

纪培明絮叨完,提高嗓门问他:“到底去不去啊!”

“去。我先洗澡。”

余冉几乎是落荒而逃。

纪培明完全没发现他的异常,自顾道:“那我订票了,明天飞!”

房门“砰”地阖上。

余冉站在衣柜前呆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没开灯。

窗帘没拉,外头的光透进来,映得室内地板和半边床一片斑斓。

他后退五步,膝弯碰到床沿,顺势坐下。

微光勾勒出一个佝偻的影。

纪培明方才的话在脑海里一遍遍回放,复合、结婚两个词像针一样扎进酸软的心里。

余冉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想,等他被敲门声惊醒,那些脑海里盘旋的都像潮水一样退去了。

“你洗好了没?我想出去买瓶可乐,要不要一起去趟超市?”

是纪培明的声音。

余冉做了个深呼吸,起身拍拍脸,动用自己的职业素养,演成一个没事人。

暗恋的人,连光明正大的伤心都不敢。

他拉开门:“走吧。”

纪培明看他的模样:“你到底洗没洗?”

“回来再洗。”

余冉不愿多言,径自走到玄关,拉开抽屉,掏出口罩和帽子戴上。

次日起飞前,余冉先把狗送到了李月妮家。

李月妮牵着旺财朝他挥手:“玩得开心!给我带点岚城的特产回来就好!”

候机的时候,纪培明掏出了他的云台相机,对着周围拍了一圈,最后将镜头对准余冉:“陪我出去玩的孤家寡人余同学。”

余冉没理他,脸包得严实,在看妈妈发来的照片。

纪培明又将镜头对准自己,起身走了:“带你们看下这个虹城的新机场……”

余冉滑动拇指,照片里不再单她一人,好几张是和各色皮肤的外国友人合影,大家都笑得很开心,她或站边缘,或在中心,含蓄地笑。那个一直被她提及的虹城阿姨,也常出现在合影里。

看完照片,余冉点开她的语音。

妈:“小冉新年快乐哦,新年要赚大钱!我在船上很好,和阿姨一起过的年,她带了红酒,我头一回喝红酒,她说这酒的年份很好,会很好喝……”

余冉的坏心情在她的语音里跑掉了一点。

岚城不似虹城温暖,两人都换上了羽绒服,到酒店放了行李,在附近玩了一圈。

第二天,去了当地最有名的商业街,商业街临江而立,江上还有一座大画舫,到了晚上,整条街连着画舫一起亮灯,造就一座不夜城。

人遇到吃总是愉快的,商业街小吃最多,余冉提了满手的小吃,边吃边看纪培明拍vlog。

“好多游客。”纪培明边盯着画面,张嘴冲余冉要吃,“臭豆腐,留两块给我。”

两个人闲晃到夜里,商业街亮起了灯,纪培明站在高处拍了夜景,关掉相机:“走吧,该到我们的号了。”

他说的是商业街很火的一家火锅店,全天都在排队,两人下午领号的时候已经排了近千桌。

岚城人喜好吃辣,火锅汤底皆是用辣椒热油熬制而成。一顿火锅下来,余冉灌下肚的冰饮比涮的菜还多,纪培明能吃辣,但到最后也扛不住了。

两人住的是双人间,半夜,纪培明被余冉推醒。

再半个小时后,两人从温暖的酒店房间转移到了医院冰冷的输液大厅。

纪培明竟然没忘记带他的云台相机,镜头对着余冉肆意嘲笑:“恭喜余同学解锁吃岚城火锅打吊瓶的成就。”

余冉蔫在排椅里,颤巍巍地抬起左手冲他比了个中指。

纪培明大惊失色:“欸欸!回血了,别乱动啊!”

岚城之行一共五天,余冉打了三天吊瓶。

他病着,纪培明也不好出去玩,就闷在酒店修片剪视频。游客照是最先修好的,余冉翻看的时候想起自己好久没发微博了,也得营个业,于是挑了十几张,请纪培明帮忙拼了图,发了微博。

粉丝的动作很快,余冉发现自己的点赞、转发和评论都比以前多了些,底下已经有粉丝将微博头像换成了他刚发不久的照片。

【小余的腿毛:我的天,岚城!!商业街!!!我就是岚城的!!但是我嫌商业街人太多了不想去挤QAAAQ我后悔了!我为什么要拒绝姐妹的逛街邀请!】

【蔻蔻酱:这张在满城灯火中的侧影我爱了,小余侧颜绝美。】

【西瓜霜:我已经换上了。】

【草莓汤:我们撞头了。】

……

余冉点开她们说的那张照片。

是在商业街上面等亮灯的时候,纪培明抓拍的。底下灯火成海,画面里的他微仰起头,眯着眼迎着风,额前的碎发也被风撩到了耳后——

他当时在想什么呢?

好像是在想纪肖鹤。

自从除夕之后他们就没再联系,可余冉无时无刻不在想他。

想归想,却是不敢再联系,连发朋友圈的心情都一并熄灭了,只想把之前发的,通通都删了。

感觉自己像个丑角。

一厢情愿那么久。

纪培明之前的话又在脑海里滚动:“……论家世相貌都配,我外公可满意她了……”

余冉这些天也审视了自己多遍,相貌他脸皮厚地自认配,可性别、家世,这两样无论哪一样他都占不得好。

——暗恋真是太苦了,暗恋一个同性别的人更是苦。

安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纪培明的声音:“欸,你睡了没?”

余冉半死不活地动了下腿。

纪培明接着道:“初七高中同学聚会,一起去玩啊!”

余冉拒绝得很干脆:“不去。”

“你别啊,那么多年不见了,你连同学群都没加,群里的人都想你呢,让我一定要把你带去。”

余冉拉起被子蒙住头:“再说,别说话了,我要睡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