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余冉纪肖鹤 > 5 第5章
 
夜深宴散,余冉透过落地窗看见纪肖鹤在送别今晚赴宴的客人。

豪车一辆一辆驶离,乐团离开后,夜晚终于恢复了平常的寂静。

他今天在这里过夜,因为纪培明和他都喝了酒,不能开车,一同留下的还有纪肖鹤,纪肖容已经跟着朋友离开。

“这里平常没人住,但因为我舅生日宴,所以请了人来打扫,所有房间都整理了,除了尽头那间我舅的,你睡哪间都可以。”

余冉问:“你睡哪里?”

纪培明道:“就这个房间。”

“那我睡隔壁。”

没带换洗衣服来,不能洗澡,余冉玩手机到凌晨,有点饿了。

他放下手机,缩进被子里,打算用睡意对抗饿意。

大约是因为晚上没吃什么,饥饿感越来越重,余冉辗转反侧半个小时,最终掀了被子起床。

宴会上的精致餐品和甜品实在不合他口味,比起那些小而昂贵的食物,他更喜欢中餐的烟火气。

总会剩点水果。

余冉开着手机电筒,鬼鬼祟祟地摸下楼。

结果摸到后厨一看,空空荡荡,干干净净。

他看见冰箱,走过去拉开,空荡荡的,也非常干净,感觉买回来就没发挥过作用的那种干净。

余冉腹诽:没用干嘛开着电,浪费。

“你饿了吗?”

这声音骤然出现,余冉被吓得一抖,手机没拿稳,摔在地上好大一声响。

“抱歉。”

纪肖鹤按开厨房的灯,整个空间明亮起来,余冉一时没适应,眯起了眼。

纪肖鹤已经走了过来,捡起余冉的手机,翻过来检查了遍:“还好,有防护膜。”

余冉从他手里接过手机:“我家有,回去换一下就可以。”

“你饿了?”

余冉下意识摇头。

纪肖鹤道:“是我考虑不周,应该让人提前放点果蔬在冰箱。”

余冉随便扯了个理由:“我只是下来喝水。”

“是吗?”纪肖鹤笑,“那巧。”

他从消毒柜拿了两个深口玻璃杯,问:“喝冷的还是热的?”

余冉的视线一直追着他,闻言,回道:“冷的。”

纪肖鹤大概早有留下过夜的准备,身上不是宴会穿的西服,换了一套宽松柔软的浅灰色家居服。

纪肖鹤自己装了杯热水,看见余冉的目光,将冷水递给他:“老年人,习惯喝热水了。”

余冉将一杯水灌完,胃暂时有了涨感。

纪肖鹤喝得不快,余冉看了他两眼,不敢再看,怕被发现。

“还喝吗?”纪肖鹤问。

余冉摇头。

纪肖鹤伸手:“杯子给我。”

他的手也很漂亮,指甲修得平整。

余冉将杯子递给他,指尖挨到了他的,相触的瞬间,像是有朵小小的火花闪了一下。

他不动声色的收回手,手指僵硬地蜷着。

奇怪。

纪肖鹤把洗好的杯子放进消毒柜,走到他身边:“我有点饿,你饿吗?”

余冉迟疑地点了下头。

纪肖鹤露出个笑:“我上去拿下车钥匙,这边旅游业发达,晚上很多夜宵店开着,我们去吃粥。”

他取了车钥匙下来,余冉跟在他身后出门,提议道:“我来开车吧。”

纪肖鹤身为宴会主角,应该喝了不少酒。

“好啊。”纪肖鹤把车钥匙给他,“我给你指路。”

夜宵店离得不远,开车十分钟就到了。

这一片旅游业确实发达,深更半夜依旧灯火通明,沸反盈天,有的店里头摆不下,塑料桌椅排到了人行道上,划拳喝酒的哄笑声一阵一阵。

路上车流不少,路窄而拥挤,这里没有正式的车位,车辆都是随便往店门口一停。

余冉小心翼翼地转向倒车,在店家的指引下,把奥迪停上了人行的道路。

纪肖鹤率先下了车,余冉听见他在跟人打招呼:“刘老板,好久不见。”

“纪总!很久没来了啊!”

刘老板就是店主,余冉下了车,老板亲自引他们进门。

余冉想把车钥匙还给纪肖鹤。

“先放你那里,回去再给我。”纪肖鹤问他,“你想喝什么粥?”

余冉说:“都可以,你点就好。”

纪肖鹤要了间包间,点了一锅海鲜粥并几份小菜。

等菜的间隙,两人没再交谈。

纪肖鹤戴了眼镜出来,在用手机浏览新闻,镜片反射出手机屏幕的光,余冉坐在隔他一座的位置,垂着头想,吃这一顿,要多跑两天健身房。

其实他接下来两个月都没什么大行程。

他之前就跟蔓姐定好了发展方向,专心演戏,打磨演技,那些综艺、站台什么的活动都很少接。

然而影视寒冬,戏并不好接,很多演员都几个月没戏拍了。

蔓姐倒是让他别太担心。

等了一会儿,小菜先上,纪肖鹤说:“这个虾饼不错。”

余冉夹了一块尝,的确不错。

粥是砂锅装的,一大锅,余冉吃了三碗,再吃不下,纪肖鹤也吃了两碗,让老板把剩下的打包。

回到别墅,余冉把车钥匙还给纪肖鹤。

纪肖鹤将打包的食物放进冰箱:“明早想吃可以带走。”

他向余冉道了句“晚安”,径自上楼。

一觉起来,余冉的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也不知道几点了。

他打开门,张望一圈,所有的门都是紧闭的。

看天色,应该不早了。

余冉跑去敲纪培明的门,不敢太大动作,不知住在走廊尽头的人有没有走。

小幅度地敲了十几下,余冉将耳朵贴在门上,妄图听到里头的动静。

纪培明你是猪吗?

他又敲了两下,听见别处有开门的声音。

余冉一抬头,果然看见纪肖鹤的房门开了。

他有点尴尬:“抱歉,吵到你了。”

纪肖鹤道:“不会,我醒得很早,准备回市区。”

余冉看他身上的西装,是准备出门的样子,便抬手告别:“路上小心。”

纪肖鹤却问他:“要不要一起走?”

余冉指了指纪培明的房门:“可他……”

“没有关系,他醒了会自己开车回去。”

余冉果断抛下好友:“等我一下。”

下楼时,还不忘去冰箱拿昨晚打包的粥。

余冉上了车才看到时间,竟然才9:05。

纪肖鹤把他送到小区门口便驱车离开,余冉回了家,把手机拿去充电,匆匆带憋了一宿的旺财出去遛弯。

回来时碰到牵着泰迪的老太太,老太太跟他打招呼:“旺财家的,头发染回来了啊。”

余冉:“……”

十月底,剧组正式杀青,放了第一波剧照出来,上了热搜,余冉竟凭此涨了粉。

九图里有两张他的剧照,一张和男主的双人剧照,一张单人红衣,周身镀着月色,眼神轻蔑,反派气质暴露无遗。

这部剧叫《鸿燕歌》,小说改编,官宣时和许多书改剧一样不被看好,但目前来看,他这个角色暂时得了原著粉的认可。

【淮与洺心:期待张淮洺!】

【嘟嘟:沈瑶瑶冲鸭!】

【穆成的正牌老婆:我宣布这个穆成我可以。】

【绿萝呀:话不敢说得太满,看妆造是可以的,希望各位演技给力。】

【六六:男主和男二一股莫名其妙的CP感怎么回事……】

【小棉签:靠,我也觉得,黑衣红衣真的配一脸emmm。】

【鸿燕的小丸子:锦鸿和小燕官配不拆谢谢[微笑]。】

【小余的腿毛:我疯狂舔红衣小余prprpr,麻烦多放点剧照,爸爸,求您了!】

……

抱着一股莫名的心理,余冉把自己的单人剧照保存,发了朋友圈,想了半天配文,最终只发出个戴墨镜的酷酷表情。

他退回消息列表,盯着朋友圈亮起代表消息提示的红点。

现在是下午三点,上班时间。

老板上班能玩手机吗?

余冉焦灼地点着手机屏幕,最终点进了朋友圈。

评论和赞里都没有期待的人。

【蔓姐:知道在朋友圈宣传自己了?】

【纪培明:你有点奇怪。】

【张淮洺:知道你帅了。】

【沈瑶瑶:你为啥不把和张淮洺的那张一起放出来,那张也好看呀[害羞]。】

【张淮洺回复沈瑶瑶:?】

【妈:[赞][赞]】

【王玥:哇!!!】

……

余冉皱着眉看纪培明的评论。

奇怪吗?

好像是有点,半年不发一次朋友圈的人短短半个月里晒了厨艺又晒了照。

余冉咬着指弯,点进图片,准备删掉这条朋友圈。

按了删除,却点不下确认。

算了,让这条朋友圈再活三个小时吧。

他扔开手机,随意地躺在地毯上,准备午睡。

旺财踏踏地跑过来,余冉长臂一伸,将手脚都搭在旺财身上,闭上眼。

大约是心里挂记,余冉这个午觉睡得不是很沉,意识半寐半醒。

他醒来的第一件事是看微信。

18:03

应该下班了吧。

余冉打开微信,朋友圈有新的消息提醒,手指悬了好一会儿,才点进去。

J给你点了赞,时间是下午16:00。

余冉扔开手机,把脸埋进地毯里。

这条朋友圈免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