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余冉纪肖鹤 > 3 第3章
 
余冉这回接的是部古装戏,反派角色,算是男二。

开机当天任务不重,因为古装剧的造型麻烦,演员早早就爬起做妆造。

余冉下楼时,天色还是漆黑的,凌晨的凉意扑面而来,他突然后悔没穿长裤。

门口停着两辆保姆车,余冉上了黑的那辆,李月妮拉上车门,递给他一袋面膜:“快敷上,等下好化妆。”

余冉敷上面膜闭目养神,李月妮在旁边读收到的消息:“蔓姐说,该发自拍营业了,你一个月没发微博了冉哥。”

“嗯。”

李月妮继续读:“蔓姐还说,让你好好拍戏,她抽空会来探班。她给你接了个产品推广,过几天会发文案给你,你直接复制发微博就可以。”

“知道了。”

李月妮读完消息,问余冉:“我们今天订下午茶吗?”

余冉思考了下:“明天吧,还是订之前那家,他家的鸡米花好吃。”

李月妮:“好的。”

全组第一条戏是男主的单人戏,很简单,一条过了。

女主还在赶别的戏,尚未进组,于是先拍别的戏份。

男主是当红小生张淮洺,一场对手戏拍完,余冉被他叫住:“加个微信呗。”

先加了微信,又互关了微博。

下午,有人送了披萨和冷饮来,张淮洺招呼众人:“大家辛苦了,来吃点东西吧。”

众人欢呼。

余冉坐在树荫下看剧本,张淮洺提着一瓶冰水过来,叹道:“哎,好惨,自己买的却不能吃。”

镜头是照妖镜,胖一分上镜都会显出三分的效果,叫人不敢为所欲为,生怕哪天就和中年发福这个关键词一起挂上了热搜鞭尸。

余冉笑了笑,打开装着水果沙拉的保鲜盒:“吃吗?”

张淮洺也举起自己手中的一大瓶冰水:“分你点?”

女主沈瑶瑶进组的时候,余冉和张淮洺已经混得很熟了。

张淮洺是个自来熟,特别喜欢发朋友圈,经常在微信敲余冉让他帮忙点赞。

余冉一看,他发的是自拍,这人大概还有点自恋的倾向。

张淮洺翻遍余冉的朋友圈和微博,很是疑惑不解:“我以为人都是不发朋友圈就发微博,你怎么两个都不爱,难道你还玩QQ空间?”

余冉:“……不玩。”

他只看不发而已。

张淮洺拍拍他的肩,语重心长:“小伙子,自身优势要利用起来,你看看,你长得那么好看对吧,有事没事在微博发发自拍,多收点颜粉也好啊!”

经纪人也给余冉讲过相似的话,他发过几回,后面又落了。

大概是奇怪的心理作祟,总觉得这样像“以色事人”。

余冉饰演的角色是江湖人士,打戏多,没戏份的时候他就去练吊威亚,尽量让自己的体态看起来好看些。

一天下来,经常累得倒头就睡,纪培明约他打游戏也没时间。

直到李月妮在朋友圈发了一条:九月,请对我好点。

余冉才惊觉,竟然已经进组有半个月了。

九月的第一个晚上,纪培明发了视频邀请来。

余冉正在涂药,他天天吊威亚,难免会受点伤。

“做什么?”

纪培明凑近屏幕:“你为什么脱了衣服,你在色诱我吗?”

余冉正在涂肋下的伤,眼也不抬:“滚。”

“哦。”纪培明说,“我要开学了。”

余冉语调平平:“恭喜,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纪培明用的平板,他把平板立在桌上,去把狗逮了过来:“旺财,来看看你爸。”

余冉这才看向屏幕。

纪培明在自己家的客厅里,后面是沙发,他抱着狗,一张微笑的萨摩脸在镜头前晃了几下才定住。

余冉仔细看了看,皱眉,道:“它怎么又胖了。”

纪培明反驳:“哪里胖,人家只是毛多。”

他说着用手将旺财脸上的毛向后薅:“你看这小V脸。”

余冉换了根棉棒,沾药涂手腕上的伤:“你不要喂太多狗粮给它,我都想买个跑步机给它减肥了。”

纪培明似乎才看清他的动作:“你在干嘛?受伤了吗?”

“嗯。”余冉将手腕怼到镜头前,“旺财看看,这都是爸爸为了给你赚狗粮钱受的伤。”

他突然看见沙发后头有个人影:“你妈在家?”

“没啊。我妈今晚有饭局。”纪培明回头看了眼,叫了声:“舅。”

那边传来一声清晰的:“嗯。”

余冉差点把药水打翻了,他赶紧从镜头前消失,钻到床下把T恤穿上。

视频里,纪培明疑惑:“人呢?”

余冉没好气:“活着。”

纪培明更疑惑了:“你怎么突然这么凶?”

余冉自己也不知道。

他伸手把药盖好,没有出现在镜头里:“我挂了。”

“欸……”

没等纪培明说完,他就按了挂断。

很快,纪培明发了语音来:“我有事要说的!”

余冉拨了语音回去,纪培明接了:“我跟你说,我过两天返校,我妈要去国外度假,阿姨也放假,家里没人,所以旺财得去我舅舅家住一阵。”

余冉倒不担心旺财,这孩子是个自来熟,接到家的第一天就能很好地熟悉环境。

但是他不想让旺财去纪肖鹤家。

但是旺财也没别处可去了。

其实一开始他出来工作,是将旺财寄养在宠物医院的,但头一回旺财就中招染了藓,被迫剃了全身的毛,它还因此抑郁了好一阵。

纪培明道:“你放心,我舅之前养过狗,他有经验,他家的草坪比我家的还大,旺财肯定喜欢。”

好吧。

余冉在电话这边点头:“帮我谢谢你舅舅。”

又听见纪肖鹤的声音:“不用客气。”

通完话,余冉收到纪培明的微信,他推了个名片过来,说:“你加一下我舅。”

名片单名J,头像有点眼熟,不是人物像,是染着霞光的天空。

很快,纪肖鹤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

余冉斟酌了下措辞,发了一句话出去:谢谢纪先生,旺财要麻烦你一阵了。

J:不用客气。

J:他很可爱。

J:[微笑]

余冉发了个鞠躬的表情包,偷偷点进纪肖鹤的头像,看他的朋友圈。

纪肖鹤的签名是一句古诗: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宵。

他发的朋友圈不多,有几张晒照,是同一只布偶猫。

海蓝色的眼睛,非常漂亮。

手机震了下,是有微信消息进来了。

余冉退出和纪肖鹤的对话框,看见李月妮发了消息来。

李月妮:该睡了哦~明早有两场戏,五点叫你。

之后余冉每天晚上都能收到纪肖鹤的信息,发的是旺财的照片,先前只有它一只狗,后来多了一只倚在它身上的猫。

布偶猫趴在狗头上,冷漠脸和萨摩的傻笑形成鲜明对比。

J:狸奴很喜欢旺财。

余冉:[开心]

场中有人拿喇叭叫:“演员过来排下走位!”

余冉把手机和外套交给李月妮,走到打光灯下。

这是一场大夜戏,也是重头戏,男二的真实身份暴露,和痛心疾首的男主打了一架,彻底了断情谊。

余冉和张淮洺都选择真身上阵。

排好了走位,试好了威亚,正式开拍。

打戏走位多,从瓦上到檐下,分了好几段拍,大家都捏着一把汗。

屋脊上的戏份拍完,要拍他们飞下屋檐,再拍在院中池水之上打斗的画面。

因为打戏耗的体力多,余冉和张淮洺休息了一会儿,喝了点能量饮料,才接着开拍。

导演又问了句:“可以吗?不行换替身,不要勉强,安全第一。”

余冉比了个OK的手势。

剧组是实景拍摄,古楼底下垫了厚厚的几层保护垫,从下面看不觉得,站在上面向下望还是有点高度的。

副导又过了遍剧情:“这里余冉先下去,然后他落地时,张淮洺飞……明白吗?”

两人站在屋脊上点头。

张淮洺冲余冉大声喊了句:“加油!”

余冉回头看了他一眼,场上又传了几声“加油”过来。

“好,ACTION!”

余冉觉得腰背一紧,擦伤的伤口隐隐作痛,整个人腾空而起,他牢记动作,张开双臂,绷直身体,双脚离开屋脊。

“走走走,好,下!”

威亚的劲松了些,他保持动作,被威亚带着往地面落。

忽然左腰一紧,平衡感瞬间溃散,余冉下意识想抓住东西扶一下,却觉得自己像是被一根绳吊住的麻袋,又像是小时候荡的秋千,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一边飞去。

眼前的景是花的,他听见惊叫声,然后重重地撞上了一堵墙。

撞得有些重,他有一瞬间是失了意识的,等缓过神,已经落在了保护垫上,周围围着很多人,明亮的灯光照得他眼晕。

耳鸣的老毛病又犯了,他看见最前面的李月妮在说话,但是他听不见。

余冉抬手按住耳屏。

没人敢乱动他,李月妮给他披上了外套,张淮洺和沈瑶瑶还有导演都他身边陪着,后来救护车来了,他被送上救护车时还吐了。

余冉一觉醒来,看见李月妮坐在旁边。

李月妮顶着哭出来的三眼皮看他:“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你。”

余冉疑惑:“我只是睡了一觉。”

李月妮用湿透的纸巾擦眼泪:“不是昏迷么,你上了救护车就没睁过眼了。”

余冉伸手:“手机。”

李月妮无语:“还手机呢你,你现在不能看手机,走吧,医生说你要做脑部CT,看看脑袋里有没有损伤。”

余冉坐起身,觉得天旋地转的晕。

他躺回去:“晕。”

李月妮又擦了擦眼:“我去叫护士。”

护士推了推床来,余冉躺在推床上被推去CT室,李月妮紧紧跟在旁边,他觉得这场景像极了电视剧里演的生离死别。

只是他还穿着古装,像是穿越剧的生离死别。

CT室在楼下,做完CT回来,余冉在病房里看见了张淮洺,床头堆了一大堆东西,什么鲜花果篮,还有粥。

张淮洺问他:“你饿了吗?”

余冉不敢摇头,只道:“没有胃口,你吃吧。”

张淮洺叹了口气:“今晚真是吓死我了,我拍戏那么久,还是头一回遇到这事。”

余冉道:“人生必然都有头一遭,下次就习惯了。”

“可别下次了。”张淮洺道,“沈瑶瑶说特技组的现在还在挨骂呢。”

余冉道:“几点了,你不休息吗?”

张淮洺看上去疲倦得很:“你累了就睡吧,我在附近酒店订了房间,等下过去。”

余冉闭上眼。

等一觉起来,已经是大天亮。

李月妮不在病房内,只有他一个人。

余冉从床头的抽屉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按了开关键没反应,长按显示电量不足无法开机,只好把手机放回去。

他躺着出了会儿神,李月妮来了。

她提着保温壶,余冉有点饿,对保温壶的东西很感兴趣:“吃什么?”

“补脑汤。”

李月妮把保温壶打开,一股荤香混着中药苦的味道飘出来。

余冉立刻皱了脸。

李月妮给他舀出一碗:“乖乖喝了哦,导演给你订的,还给你放了三天假。昨晚CT结果出来了,脑里没有瘀血,就是轻微脑震荡。”

余冉接过小碗:“我手机没电了,你带了充电器没有?”

“带了。”李月妮道,“你受伤的事上热搜了,昨晚你的微信还有电话一直在响,手机就没电了。”

余冉好奇:“给我看看热搜。”

李月妮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蔓姐昨天连夜骂了我一顿,她说她今天会过来。”

“没必要,我又不是缺胳膊断腿。”余冉觉得有点小题大做。

“别,您要是缺胳膊断腿了,蔓姐就不是骂我了,而是亲自来拧断我的腿。”

余冉打开微博,看见自己的热搜,排位在前五里,点进去是各种官微营销号的消息。

排第一的是微博的官方娱乐号发的,他打开图片,因为是晚上,画面不清晰,能看见救护车的红蓝灯,看样子,是他被推上车时候拍的。

余冉又看了眼评论,有人关切,有人祈祷,还有人问:死了吗?

他把手机还给李月妮,继续喝汤。

下午,余冉的手机充好了电,他才打开看消息。

二十几个未接电话,有经纪人蔓姐的,有纪培明的,还有他妈的。

余冉打开微信,看见一排红点。

他咋舌,平日倒不见自己这么受欢迎。

往下滑,发现J也发了消息来。

是纪先生。

他点开对话框。

J:我看到新闻,你怎么样?

J:看到请回复。

余冉把这寥寥数语看了好几遍,才回复:我很好,没有事。

想了想,又补了句:谢谢纪先生关心。

接着退出对话框,把其他人一一回了遍:一切安好,多谢关心。

纪培明很快回了消息:吓死人家了嘤嘤嘤QAQ

余冉:再嘤打死。

纪培明:嘤嘤嘤QAQ

纪培明:检查结果是什么?

余冉:轻微脑震荡。

余冉看见自己发出去的词,觉得有些巧,他前段时间刚赔偿了一个被他表弟摔成脑震荡的人。

手机震了一下,有别人发了消息来。

余冉退出和纪培明的对话框,发现是J发来的。

J:检查结果是什么?

余冉失笑,不愧是舅甥,说的话都一样。

他回复:轻微脑震荡。

J:剧组要负责任。

余冉:剧组放了我三天假[开心]医药费也是剧组出的。

J:嗯,好好休息。

余冉:[好的]

蔓姐傍晚才到,余冉听见熟悉的高跟鞋声,就知道她来了。

李月妮跟在她后头,像个畏畏缩缩的小媳妇。

蔓姐放下手里的补品,扯了条凳子坐在床边:“我跟导演商量,之后的威亚都用替身上。”

“没有必要。”余冉道,“用替身上,很多镜头都要改,会不好看。”

“哪里会不好看?谁不是这么拍的?就露脸的镜头出个面,摆个pose就可以。”

余冉不说话。

蔓姐知道没劝服他:“不止你,之后张淮洺、沈瑶瑶都这样拍,我们一起讨论的,你不用觉得自己被优待了,大家都一样,安全第一。”又问,“发微博跟粉丝报平安了没?”

余冉点头。

蔓姐很满意:“发了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