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神鳞诀 > 第58章 重伤的神秘女子
 
随着那声清悦之音落下,女子的气势便是骤然变得如同剑锋般凌厉起来,无数的青色旋风在她周身缓缓凝聚成型,随之肆虐开来的霸道气机便如同野兽嘶吼,仿佛连天地都被其微微撕出一道淡淡的裂纹。

“青风旋杀!”

随着又一声轻喝的落下,女子白皙修长的十指迅速互点,浓郁的青色气流在十指指尖疯狂汇聚,呈那绚丽的符文模样,陡然绽放而开。

随后,雷霆乍惊,“隆”的一声,滚动声浪重叠!

霎那间,足有十道数丈高的青色龙卷在女子身前盘旋,蓦然化作了数以千计的凛然风刃呼啸开去。

风刃疾旋,闪烁璀璨青芒,带动阵阵破空之音,沿途所过,光芒迸射,将这片阴沉的天地映照得如同白昼一般,耀亮了遍地的狼藉。

眼见着飓风呼啸,席卷天地,天冰烈阳蟒那平静了许久的眸子总算涌起了细微的波澜。可那点点波澜瞬间便是化作了那如同寒冰般的森然,祂蛇信吐出,随之卷出白色火炎。

霎那,火炎湮天,如那天罗地网将青色风刃笼罩在内,似那附骨之蛆般席卷而上,“嗤嗤嗤”的火炎炙烤声不断响动,瞬间将那疾驰的风刃蒸发作虚无散去。

而那霸道的温度竟也是令得女子的视线都略微有些扭曲,骇然地一眼看去时,仿佛那风刃与火炎交接处出现了若隐若现的空间折点。

“魂域女人,我再给你次机会,远离我灵域边境,去传送阵出域。此后你去哪,本座绝不干预。”天冰烈阳蟒淡淡开口,平静的语气中却是毋庸置疑。

闻言,女子银牙紧咬,隐约间,一滴清泪自她那由于激烈对战而略有红润的艳美脸颊上滑落。

天灵大陆,五域四海,何其辽阔。她当然知道,域与域间的往来都是依靠传送阵传送。至于各域边境,是任何人都不能轻易踏足的,这个规矩不知从何时传下,不觉间便在历史长河的潜移默化下,逐渐被域与域间往来的武者当做了习惯。

可若非事出有因,她又何须铤而走险,去招惹这般存在?

境外可能有着惊天的,不为人知的秘密。而冥冥中,又仿佛有声音在告诉她,那秘密与她的生世有关。

她是真的很想...很想知道自己的生世...

“冕下,得罪了!”

女子苦笑了一声,拭去眼角的残泪,似是下定了决心般,再度将体内的玄力暴发而出,随着那青芒的爆射而出,她的气势亦水高船涨般朝着另一个可怕的层次而去。

“呵呵,总算要动真实力了么?”天冰烈阳蟒双眸微眯,仿佛燃起了浓郁的战意。

祂何尝不知,这女子隐藏了实力。而祂自己又何曾出过全力?只有双方都拼尽全力,那对战方才有了真正的意义。

“四海帝皇”统御位面之海,可是龙神麾下最为好战的战将啊...

但闻“呜呜”破风声响,便有一抹寒光澈荡开去!

而若有魂域人士在此,待得寒光渐散,便是会愕然地发现,女子手中之剑乃是圣魂宗的镇派之宝,圣器,天岚!

天岚剑剑虹如秋水,剑芒如匹练,纤细锃亮的剑刃上铭刻着云彩似的奇特纹路,仿佛蕴含着一剑破万物的凛然剑意。

女子手握天岚剑,浅色素裙随风微扬,玉足轻点烟云之上。

远远看去,这世间罕见之绝色女子,飘然若仙。

旋即,女子足尖点于飘渺烟云,朝着眼前巨蟒,曼妙身姿翩然冲去。

她速度很快,在尖锐破风中掠出多道青色残影。天岚剑在她手中,更是灵活地化作层层剑影,玄力自剑锋处,随着吐出的寒芒席卷,携着清风能量呼啸而去。

天冰烈阳蟒始料未及,刚欲出手,天岚剑气便是点在祂那幽蓝鳞片之上,“叮”的一声,火花四射,清风玄力亦是随之冲入天冰烈阳蟒血肉之内。

猛地,一股酥麻自那处鳞片蔓延天冰烈阳蟒整个庞大的身躯,而力量的反震,更是令祂趔趄着倒退了些,“哗”的一声,便是溅起了数米高的水浪。

女子轻轻勾唇,一抹清傲的浅笑为其清冷的容颜平添了几分色彩。

可她没想到的是,那一击下去,天冰烈阳蟒看似狼狈,实则一点伤都没落下,依旧还是巅峰的状态。

猛然间,火光席卷,炽热的飞火流星如同炎阳一般挥洒着炽热的温度,将整片阴沉的天地再度照亮。

热风的不断迫近,令得女子瞳孔一凝,青翼轻振,化作抹青色流光冲上天际,可天冰烈阳蟒的飞火流星又岂是无的放矢?

漫天的火流星早已是将女子的所有退路尽皆封锁,女子,仿佛已是陷入了进退维谷的窘迫处境。

女子将浊气轻呼而出,丹田处的玄力疯狂地涌上天岚剑锋,令得那原本锃亮的银色剑刃覆盖上璀璨青芒,直冲天际。

“风之雨·璀耀!”

女子舞动长剑,澄澈的眸子中倒映出璀璨的青色剑芒,随着她一声轻喝,多道剑气在其身后迅速成型,向着主剑所指之处,迸射而出!

随着一声声“嗡嗡”的炸鸣声骤然响动,无数道青芒蓦然将飞火流星斩裂而去,随着能量波动肆虐开去的星火将虚空点缀,渲染得霎是绚丽。

而在这绚丽的火光中,一道如同青鸾飞掠的身影,带动着道道残影,朝着天冰烈阳蟒,再度飞袭而去。

“风陨·凛刺!”

一声轻喝再起,随后,便是一抹压缩了此片天地大半清风属性的青芒陡然爆射而出,在气爆嗡鸣中,朝着天冰烈阳蟒的头颅骤然爆射而去!

“够了,羸弱。”天冰烈阳蟒轻叹一声,悻悻开口,语气中似乎满是落寞。

随后,祂轻呼一气,竟是瞬间便将道青芒凝结,更在女子骇然的目光中,将其碾成冰屑弥漫半空。

女子恍若失神,不自觉地自嘲苦笑,原来她所拼尽的一切,在祂眼中,竟是那般轻描淡写便能轻易化解的么?

一时间,她觉得自己就如同跳梁小丑般可笑至极...

“啊!!!”

忽而,一道妖冶的紫色光芒自千镜湖那处贯穿而出,将沿途的林间化作一片荒芜。而女子凄厉的惨叫亦突兀响起,经久不息。

“触怒帝兽,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的境界就此陨堕吧!”

随后,便是天冰烈阳蟒低沉的声音蔓延方圆千里...

……

夜空静谧,繁星点点,一轮残月半掩于烟云之中。

夜空下,摇曳的篝火跳动着,将少年那隽朗中带有点点稚气的面孔映照得发亮,为其平添了几分光彩。

在火焰的炙烤下,萧玄斓手中的草鱼逐渐散发出诱人的香气。肉香四溢,没惹来周边的小兽,倒是将洞中某个吃货给诱得垂涎欲滴。

“真香啊!”萧晴自洞内飞扑而出,伸手就欲将烤鱼夺走,怎料,萧玄斓微微偏身,令得她的“扑袭”落空。

一击不中的萧晴,迅速转过螓首,目光幽幽的,就似是发现了猎物的野兽。

但旋即,她那气势便是骤减,大口喘息片刻后,便迅速盘坐调息。

“该死的玄铁妖蟒,老娘一个不注意就被伤得这般重!”

萧晴忍不住暗骂着,但随后丹田处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又让她迅速闭嘴。

萧玄斓苦笑着瞥了她一眼,不知怎的,萧晴那病似西子胜三分的娇弱模样竟是令他想起深印在脑海深处的那难以抹灭的容颜。

他眺望着残月,仿佛月光中倒映出的,是她浅淡的笑颜...

“嗯?”

忽而,萧玄斓剑眉一蹙,眸光所向,是一道自远处天际迅速下落的模糊影子。

细细一看,那竟是人影!

萧玄斓不假思索,迅速腾身而起,脚踏着突兀的岩石,朝着那人影下落的方向不断掠去...

多时,他掠至树梢上,正好接住了那下落的人影,而那剧烈的冲击力也是令得萧玄斓踏断了树梢坠地,那人的整个身子就压在萧玄斓身上,纵使不重,但萧玄斓还是微微蹙眉,嘴角抽搐着轻咳了几声。

“好生漂亮的女人!”

那人影十个女子,待看清她的模样,纵萧玄斓那般沉稳的性子也是不由得发出了声赞叹。

女子眉如翠羽,肌如白雪,清冷如霜的面容分外精致,还隐隐透着难掩的高贵。

“她伤得很重,得尽快救治才行。”看着女子那自右手皓腕出蔓延至雪白玉颈处的,如同枯虬般的紫线,萧玄斓原本略有沉醉的神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他向着四周扫视一下,在发现周围无人后,便将女子轻抱而起,朝着洞穴处飞掠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