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两个人也行 > 第二十一章 确认真凶
 
  白凤想也没想,一出旅馆就叫了辆车回家。她一进家里就有佣人上来接外套,佣人打量了下,跟她说:“小姐,你旗袍有些皱了,要不要换一件。”
  这时白凤低下头才发现衣服上溅了血,血因为凝固了,看上去确实有点象有些脏东西。她脸色一白,努力装平静:“没事,你干自己的事去吧!”
  见那佣人离开了,白凤急忙回到自己房间换了件衣服。看着仍在地上刚换下来的衣服,白凤一下不知道怎么处理。这时外面有人在敲门,她一急把衣服放在袋子里扔到墙壁上画后面暗室里,放完把画重新挂回去,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深呼吸了几口,然后低头看下自己全身没什么不对劲的才开门。
  接下这几天她呆在家里不敢出门,叫佣人去买市面上所有的报纸,结果没有看到周平不在的消息。她心里安慰着自己,也许那天自己太慌了,他只是晕过去而不是死了,如果是这样她稍稍放了点心下来。那周平肯定觉得对不起自己,所以不敢来找自己。她惴惴不安在呆在家里,也没出门把那件衣服处理掉,直到刚被父亲叫下楼。
  白凤明白事情败露了,但警察肯定也要些时间处理,她还有时间马上走。她立刻打了几个电话,然后随便收拾了行李到楼下。白老爷正在大厅听着戏曲呢,看着她拿着行李箱问道:“凤儿去哪里呀?”
  “父亲,我约了个朋友去广州住几天。”
  白凤平时交际很广,又喜欢往外跑,所以白老爷也没在意:“那你身上钱够没,在外面注意安全,到了给我个电话。”
  “好的。”白凤走到他面前抱了下他:”父亲,你一个人在家保重。”
  “你个傻丫头,怎么象不回来了一样,不就外面住几天嘛!”白父拍拍她的脑袋。
  白凤松开手,再看了眼父亲终于走了。
  旗袍送到顾正义那里他立刻剪下一小块有黑点的面料,他要从中提取出血液成份。因为警局的设备落后,检验结果要到傍晚了。
  秦厉南和连晓知道这个消息后回到了侦探社等消息。江磊就看看他们下棋,讨论两个人以前做过的案子,烧个饭吃,很快就傍晚了。他们终于等到了顾正义的电话,确认了上面是血液。
  等电话一挂,江磊听到凶手真是白凤,立刻说:“少爷,我们要不要马上把她抓起来?”
  秦厉南想了下:“我们还是跟大宝一起去吧,白家不是随便糊弄的人家,我也没权直接拿人的。”该合规矩的时候秦厉南还是很守规矩的。
  等集结了李大宝天都快黑了,风吹在脸上有些痛,这样的天气路上的行人不多了,四个人走在大马路上特别显眼。他们一天内第二次来到白府。
  白老爷很奇怪地接待了他们。李大宝主动上前自我介绍:“白老爷你好,我是邺城警局的李大宝,李探长。”
  白老爷看着他,又看了下他后面的那三个人上前握了下他的手:“李探长好,这么晚了不知道到白府有何贵干?”
  “白老爷,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了。我们来找白凤去警局问些事。能麻烦你把白小姐叫出来吗?”李大宝很客气地说。
  “小女下午到朋友那玩去了,要问什么事你们可以转告我,等她回来我告诉她。”白老爷照实说,他没明白警局找她干什么。
  四个人听到这互相看了下,是真出去玩了还是逃跑了。
  李大宝张开嘴巴继续问:“白老爷知道她去哪了吗?什么时候回来?”
  “她说去广州找朋友玩,没告诉我哪个朋友。她是犯什么事了吗?”白老爷感到有些不安了。警察一天来家两次,他们一来,白凤立刻就走了,有问题。
  李大宝简单把事情告诉了白老爷,白老爷听完后呆住了:“她杀了周家小子?怎么可能,她一个女孩子杀人了?”
  李大宝不想浪费时间了,“江磊,你留下来守着白家电话,看看她会不会打电话回来。”
  “阿南,连晓,我们去查下火车站找不找得到她的行踪。”
  他们三个人赶到火车站,半夜时分他们找到了她买了去广州的票。
  李大宝叹了口气:“算了,已经找到凶手了,也算可以跟周家一个交代,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广州的同事去处理了。”
  “好。这个案也算告一段落了,我们都回去休息吧!”连晓说完打了个哈欠。
  “走吧,走吧!早点回去休息了。”李大宝也打着哈欠说。夜已深,李大宝开车送了连晓再送秦厉南最后回去了。
  第二天,连晓快中午了才醒过来,家里已没人了,姨妈应该是去咖啡店帮忙了。现在她比自己还积极去管理咖啡店。也好,省得她一个人在家无聊,干点事情她身体反到是好些了。
  连晓慢悠悠洗漱,看看时间不早,直接烧了碗面条当早中餐。她把面条端上餐桌,低着头深深得闻了下,好香啊,她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面吃到嘴里,真香。大概是饿了吃什么都好吃。面几下就吃完了,她正准备去涮碗,突然听到敲门声。难道姨妈没带钥匙,中午回来吃饭吗?
  连晓放下手里的碗走到门口把门打开一看,是一小姑娘,手里拿着根棒棒糖正往嘴里塞去,舔着呢。她一看到连晓把另一只手里的一个信封递过来,嘴里含糊不清地说:“节节,信!”
  连晓笑着接过来,蹲下去的过程中小心的四周瞄了眼:“小妹妹,是谁让你送给我的呢?”
  “阿姨---”她好象想到了什么,又马上闭嘴,转身跑了。
  连晓拿着手上的信封看了下,没有署名,没有字迹,就一个信封。她也回头进屋里坐下来打开了信封。里面是一张白纸,上面就写着三个字:“连建国”。
  连晓自从回国后就一直忙着,给母亲上坟,咖啡馆开张,一起破案,她还犹豫着要不要抽个空去看连建国,谁知道有人上门来提醒自己了。是谁?不管是谁,有什么阴谋,连晓还是决定先偷偷去看下他怎么样了再说。
  她收拾完家里出门叫了辆黄包车,去了她出国前连建国租的房子那里。她在离房子有些距离的地方观察着这家大门。大门一直没开,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门终于咯吱下打开了,里面蹦出个小姑娘,嘴里还叫着:“哥,你快点!”
  连晓马上见到了小姑娘后面跟着一个少年:“小园,你慢些!”
  两个人嘻嘻哈哈走出来,连晓跟了一点路后见后面没大人跟着后,她上去:“小朋友你们住在这屋子里吗?”
  小男孩拉住小姑娘的手警惕地看着连晓:“你想干什么?”
  连晓看着这个小大人笑了笑:“小朋友别怕,姐姐只是找人,他们原来住这里的,姓连。”
  那小男孩还是有些防着她:“我们一年前就住在这里,你说的人我不知道。”
  连晓谢过小男孩,站在原地心里沉思,一年前,难道自己走了没多久他们就搬走了,为什么?连晓有些迷茫,那是谁送来的那封信呢?连建国现在在哪里呢?这人又怎么回知道自己回国了。
  连晓有心事,没有去咖啡馆了,直接回家。她在邺城没什么熟人,少不得又得麻烦李大宝了,警局的消息更灵通些。
  想到这,连晓看看家里晚上的菜还有没有,准备出去买菜准备晚餐了。如果买完菜时间来得及她还想去趟警局请李大宝帮忙。帮忙这种事情电话说不好,总是亲自去好。
  这是回国后连晓第一次单独去菜场买菜呢,她慢悠悠地逛着,在菜场拐角处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叫花子。还好她走的慢,撞击力不大,加上她扶得快,人没有倒下。
  连晓没有嫌弃她的脏,扶着她到一边的阶梯上坐下,蹲下来打量了下这人的年龄问道:“姑娘,刚刚没撞到你吧!”
  “没事。”那姑娘拍拍自己裤子上的灰尘,坐着不说话了。
  连晓也有些尴尬,看着她衣服比较破旧,但干净,想着要么买些吃的当赔罪。
  “你在这里坐会,我去帮你买些吃的。”连晓说完就走了。
  那人都来不及拦她:“姑娘,不用了。”
  连晓听到她的话回头笑了去买些吃的糕点。刚她近距离看过这位姑娘,穿得破烂,但很爱干净,手指甲这些都明显有以前修过的痕迹。她以前就算不是个小姐,起码也是富贵人家出身。她的手现在看有些粗糙,但看得出来是近期造成的,乱世真是害了多少家庭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