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天才被废后成了我的道侣 > 第118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210心之所向(上)

温如玉拉着谭渡之就去探监, 结果刚到目的地就被万仙盟的弟子劝回来了,万仙盟根本现在不允许探监。盛怀义他们现在是罪犯,他们怕有人借着探监之名行杀人灭口之事。

这事不是没发生过, 万仙盟曾经关押过几个罪犯,牵扯的人比较多。当时有人去探监, 结果探监结束之后, 犯人死了。探监的人和万仙盟互相指责, 两边互相说对方杀人灭口, 后来这事只能不了了之。

这之后万仙盟便有了明文规定——在事情没有完全审理结束之前, 只有万仙盟的特定人员能接触到罪犯。这样就算出了意外,万仙盟查起来也方便。

温如玉郁闷的看着天:“真是喝醉了, 竟然忘记了这事。”

谭渡之宽慰道:“你又不经常同万仙盟的人打交道,怎么会清楚这些规矩。别多想了,等事情处理好之后有的是机会能问他们。回去休息吧,明天要去小洞天。”

温如玉搓搓自己的脸:“嗯,对!鸿蒙小洞天可不是谁都有机会能进去的,这次天一准备充分,一定要进去开开眼。”

两人转身向着青木宗的营地走去,天上又飘起了小雪花, 谭渡之抬头看向天空:“下雪了?”

遗迹中的气候变化真可怕, 明明他和温如玉品酒那会儿,天上还挂着一轮残月。

温如玉的脚步突然停下了:“有人找你。”

谭渡之顺势看向了前方, 只见前方的道路上, 憔悴的盛彦月正看着他泫然欲泣。短短一天的功夫, 盛彦月就像花朵一样枯萎了。

他眼眶红肿:“谭师兄……不, 谭真人……”

说着他撩起衣摆就对着谭渡之跪了下来:“求求您谭真人, 求您帮帮我爹吧!我知道他做的事不对, 万仙盟不会轻饶了他。可他不算是主谋,求您对天一盟主说说情,让我去见他一面吧!”

盛彦月哽咽着:“身为人子,我享受了爹多年的照顾。如今他身陷囹圄,我这个做儿子却不能为他分忧。谭真人,请您念在我们曾经同门一场的份上,帮帮我吧!”

谭渡之沉默的盯着盛彦月,雪越来越大,盛彦月的头发上很快沾上了细碎的雪花。他身形如此单薄,看着楚楚可怜。

盛彦月双手撑在雪上,他以头抢地:“我实在没有办法了,谭真人,求求您了!”

看着娇贵的盛彦月跪在眼前,说谭渡之心里丝毫没有情绪那是不可能的。他对盛彦月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了,但是盛彦月的那张脸,与为了保护他付出性命的王怀礼有几分相似。再想到盛彦月曾经是多娇贵一个人,如今却成了这幅模样,谭渡之感慨颇多。

温如玉似笑非笑:“盛道友,我觉得你应该去求天一居士,而不应该求谭渡之。你爹是被万仙盟关押的,又不是被青木宗扣押。你求谭渡之算什么事?”

盛彦月头颅低垂,他知道温如玉说的有道理,可是他还是莫名的相信谭渡之会有办法。之前每一次他需要帮助的时候,谭渡之都能解了他的困境。若说这世上还有谁能劝说天一居士,那一定是谭渡之。

因为谭渡之是目前修真界修为最高的人,而且他还给天一提供了鸿蒙珠!

盛彦月不说话只低声啜泣着,他看着可怜极了,身形摇摇欲坠。

谭渡之最终叹了一声,他平静道:“盛道友,你求错人了。我帮不了你。”

他不欠盛彦月的,更不欠九霄仙门的。如果说有亏欠,他只欠为他付出性命的王怀礼大师兄的。然而王怀礼那么温柔的一个人,他如果泉下有知,只会希望自己能好好活着。

话音一落,谭渡之阔步向前走去,与盛彦月擦身而过的那一刻,他听到了一声呜咽。谭渡之头也不回,不过他还是提醒了盛彦月一句:“天一居士是王家人,你母亲也是。”

盛彦月身上有王家血脉这事谭渡之是知情的,毕竟盛怀义娶亲那会儿,他已经入宗门好几年了。当时所有人都奇怪,为什么九霄仙门的掌门执意要取王家的女儿,谭渡之也不例外。

盛怀义对外面的说辞是,他与王家女一见倾心,哪怕她只是王家庶支的女儿他也认。当时好多人都说盛掌门有情有义,本来不太同意这桩婚事的王家最终还是点头了。

直到现在谭渡之才明白原因,因为那个王家女与王怀礼有五分相似。盛怀义不是对她一见倾心,而是对不可得的王怀礼蓄谋已久。

得不到王怀礼,盛怀义就找了个替代品。不知道盛彦月的母亲知道内情心里该多痛!

只可惜她在产下盛彦月之后就病逝了,谭渡之只记得她是个很温柔的人,对自己和明澈都不错。

看在盛彦月母亲的份上,谭渡之能说的都已经说了。至于盛彦月接下来准备做什么,那就不是谭渡之会管的事了。

突然间,谭渡之看到路的尽头站着身穿兔绒披风的叶缓归。叶缓归站在雪地中冲着他的方向笑着,他加快了脚步身形猛的一窜就出现在了叶缓归面前。

叶缓归嘿嘿的傻笑了几声:“我醒过来看到你不在……”

等了一会儿后谭渡之还没回来,叶缓归忍不住就出来找了找,结果就看见盛彦月给谭渡之下跪的场面了。

他不好意思的挠挠脸颊:“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谭渡之摸了摸他的脸笑道:“没有,我和温如玉正准备回去。走吧,外头有点凉,早点回去休息吧。”

温如玉晃荡着跟着两人的步伐进了洞府,夜深了,他也该去休息了。

雪越下越大,很快就覆盖了地上的脚印。盛彦月踉跄着爬了起来,他咬着唇看向万仙盟的领地。他身后已经没有可以依仗之人了,以后只能靠自己了。

第二天辰时初,天上的雪停了。修士们聚集在广场前,一想到即将去鸿蒙遗迹重中之重的小洞天,他们一个个精神百倍。

叶缓归环视一圈,他发现九霄仙门的几个人没出现。他低声问谭渡之:“杨毅和盛彦月他们好像没来?”

谭渡之没说话,倒是温如玉开口了:“他们这会儿出现难免会有人指指点点,等一会儿出发他们就会出现了。”

楼小楼唏嘘道:“流言蜚语比真刀真枪还要可怕。”

叶缓归想了想也能理解,修士最重颜面,九霄仙门一贯以名门正道自居。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丑事,只怕里面有些名望的剑修们脸上无光,恨不得叛宗走人了。

此时天一居士手中捧住了鸿蒙珠,他冲着齐恩点点头。齐恩扬声:“吉时到——开小洞天!”

说起来众人傻乎乎的到了西高止山上,可谁都不知道传说中的小洞天到底在哪里长成什么样。然而他们很快就知道了,只见天一手一抬,闪着灵光的鸿蒙珠便笔直的飞向了天空。

它穿透了万仙盟的结界之后就越来越大,凝实的边缘也变得越来越虚无。到最后,鸿蒙珠变成了一个漂浮在空中的巨大的气泡。

气泡飞得越来越高,等它到达最高处时,众人只听轻轻的‘啵’的一声——气泡碎了!

在气泡碎裂的瞬间,周围起了大雾。雾气浓得伸手不见五指,此时若是向着天空看去,会发现在雾气中有一道巨大的黑影。

天一沉声道:“出发——”

他立于众人之前飞身而起,万仙盟的弟子们紧随他身后向着浓雾中的黑影而去。一道道灵光一头扎入了雾气,没一会儿就被雾气吞灭了痕迹。

谭渡之牵住了叶缓归的手:“不知小洞天中是什么情况,我们尽量不要分开。”

叶缓归重重的点着头:“好!”

他扭头看了看楼小楼和温如玉,楼小楼冲着他竖起大拇指:“放心吧小叶子!我有能力能自保!”

温如玉笑道:“你看我作甚?我难道会比谭渡之差?”

叶缓归这才放下心来,谭渡之顺势搂住了他。老谭脚下一发力,两人身形犹如离弦之箭冲向了浓雾中。

说来也怪,在下方看着灰蒙蒙的雾气,置身其中之后却变了个样子。叶缓归低头一看,只见周围的雾气流光溢彩五光十色,它们不停的变幻着形状。

只见五彩的雾气凝结成了各种小动物的形状,有时候冲出了千军万马,有时候又有五彩的小蝴蝶飞翔。

叶缓归惊叹不已:“老谭你快看!”

谭渡之纳闷道:“什么?”

叶缓归指了指他身边的雾气,他兴奋道:“你看,雾气中飞出了一只好漂亮的鸟!像不像鸭鸭!”

谭渡之神识一扫,除了一团快速飘过的雾气,他什么都没看到。

而两人身后,楼小楼开心不已:“哇!飞起来的宫殿!太厉害了!”

温如玉啧了一声:“哪里有飞起来的宫殿?你眼花了吧?”

谭渡之眼神微微一凝:“我们可能已经进入小洞天了,不要大意。”

每个人入上古遗迹遇到的事情不一样,有的人会凶险万分,有的人则会无比轻松。

明明鸿蒙珠只向上飞了一会儿,按道理说它离谭渡之他们起飞的山头不会太远。然而飞行了两盏茶之后,前面的黑影还在前方,像是触手可及又像遥遥无期。

突然之间谭渡之咦了一声,叶缓归问道:“怎么了?”

谭渡之眉头微皱:“天一他们呢?”

他们明明混在大部队中出发的,怎么到了此刻一个人都见不到了?!

叶缓归环视一圈之后也愣了:“是啊,他们人呢?”此时他转头一看,只见楼小楼和温如玉也不见了!叶缓归慌了:“老谭!老温他们不见了!”

温如玉他们什么时候不见的?!他们上一刻还在聊天!

话音一落,叶缓归眼前出现了五颜六色的灵光。他看到谭渡之的脸扭了一下,然后谭渡之的身形就像是五色的气泡一样消散了!叶缓归的手心空落落的,老谭的温度消失了!

然而容不得他惊慌失措,他只觉得眼前一白,随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211心之所向(中)

谭渡之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就在上一刻,他还握着小叶子的手。而此刻,他却站在了一个小院中。看来想要入小洞天得到机缘,就得孤身一人。

只希望小叶子能顺顺利利,不要遇到什么危险。他下意识的想将神识投入识海,可是他的识海像是被什么阻挡了,他没办法看到小叶子的神魂了!

谭渡之只是思索了片刻就冷静下来了,他相信他的道侣。小叶子看着弱,他总能在困境中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谭渡之坚信,就算他被小洞天困住,叶缓归也能平安离开!

想通了之后他开始静下心来观察周围的环境,只见他正站在一个小小的院落中。院中有一块用青石搭建的小平台,平台的石头上有一道道或深或浅的剑痕。

他想起来了,这是谭府的院子,从他记事起到入九霄仙门之间,他就在这里修行。

谭渡之的眉头微微皱起,他怎么会到这里来?小洞天在做什么?或者说,小洞天想要考验他什么?

此时院中出现了一道小小的身形,定睛一看,那不是年幼的自己吗?!

只见小谭渡之坐在院中的石阶上抬头看着天空,他手中举着一支用狗尾巴草编织的小兔子。他有些委屈:“我不想去仙门,我想呆在家里。”

随着小谭渡之说出这话,谭渡之感觉识海中一片混沌,他心里生出了渴望:他不想去仙门,只想留在家里。虽然先生们对自己管教有些严格,但是他从出生开始就在这里,这里就是他的家。

他只是想呆在家里,有什么错呢?为什么要送他去什么仙门呢?家里不好吗?

当他脑心里生出这种想法的时候,一道强悍的灵气从他的紫府涌向了他的身躯。他一下清醒了,他明白鸿蒙遗迹的考验是什么了。

难怪有人说,小洞天里什么都有。小洞天会将修士们渴望的东西捧到修士们眼前,喜欢财产的人会在这里看到山一样的灵宝;喜欢美人的人会在这里遇到各种美人;喜欢权利的能在这里享受权势带来的便利……

若是不能及时醒悟,只怕会在幻境中被困住。到时候想要出去就太难了!

谭渡之眼神微微暗淡,不知道这次入小洞天的修士,有几个人能经得住考验?

叶缓归耳边传来了一道温柔的声音:“子期,起床啦!今天我们要去水族馆,你不是一直想去看小企鹅吗?快起来啦!”

叶缓归恍惚的睁开了眼睛,眼前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叶缓归愣住了,这不是他的母亲吗?他下意识的揉揉眼睛,再细细一看:没错了!是他的妈妈!

他正躺着的地方,不是他上辈子的房间吗?!叶妈妈正弯腰站在床前,她用手背试着叶缓归额头的温度。叶妈妈笑容温柔又灿烂,她的眼角一丝皱纹都看不见!

是年轻时候的妈妈!叶缓归翻身而起一把抱住了妈妈,他哽咽了:“妈妈。”

叶妈妈笑着拍拍他的后背:“怎么啦?今天怎么这么粘人?”

叶缓归眼眶微微的湿润了,他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情况下看到他上辈子的母亲。自从他上辈子得病之后,母亲的笑容就很少了。

楼下传来了叶爸爸的声音:“子期还没起床吗?子希你去催你弟弟,你的话最管用!”

没一会儿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他的哥哥叶子希站在了门口。

叶家两兄弟都长得像妈妈,叶子希就是放大版的叶子期。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白衬衫,身材高挑修长,长得斯文俊秀。他在学校就是个学霸,可受女孩子喜欢了。

叶子期没发病之前,最不喜欢的就是叶子希了,他总是会惹自己生气。可是生病之后,叶子希就没有招惹过叶子期,他总是安慰自己的弟弟。

倒在医院的那些年,叶子希大学毕业接手了家里的公司。每次他去医院看望自己的时候,都拍着胸脯让他宽心。他说,叶家很有钱,让他安心治病不要担心费用的问题。

他会同叶子期说很多很多有趣的事,会给叶子期带很多很多的书。自从弟弟病倒了之后,叶子希就从以欺负弟弟为乐的混账哥哥变成了二十四孝好兄长。

叶缓归知道他的哥哥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他住院的那些年,叶家的公司经历了好几次危机。要不是有叶子希撑着,他家早就破产了。可就是这样,叶子希也从没在他面前说过一个字。

他靠在门上揶揄的看着叶子期,还是熟悉的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样子:“哟,哭鼻子啦?老爸你来看,叶子期哭鼻子啦!”

话音一落,叶缓归从床上扑向了他的兄长。他紧紧的抱住了叶子希,怎么都舍不得松手:“哥哥……”

同是爸妈的孩子,哥哥承担了家里的所有压力,他却成了家里的负担。他最对不起的就是叶子希,要是没有他,叶子希的日子会多幸福啊!

叶子希被弟弟的突然热情搞得手足无措,他手忙脚乱:“哎?怎么了?怎么了?”

最后叶子希妥协了,他红着脸别扭的安慰叶子期:“不就是做噩梦么?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好哭的?好啦~我不说你了。”

此时叶爸爸从楼下走了上来,他纳闷的看着抱成了一团的兄弟两:“什么情况?子期怎么了?”

叶爸爸身材高大,此时的他意气风发满头黑发,和叶缓归记忆中的那个满头花发颓丧的中年人完全是两个人。

然后叶爸爸也得到了叶缓归的一个热情的熊抱:“爸爸!我爱你们!”

叶爸爸抱着叶缓归转了两个圈:“哎~爸爸也爱你们。别闹了,赶紧下来吃早饭。吃过早饭我们就出发。”

叶家的房子刚买没几年,这是一栋独栋别墅,。他记得这座房子,这是他家新房子。为了他和哥哥不受拘束,爸妈特意买了大花园的户型。

叶妈妈是个很有情调的人,花园中绽放着她亲手种下的开得正欢的花。花架下立着他经常骑的自行车,自行车旁边还滚着他和叶子希的篮球。

这是一个生机勃勃的院子,每一个角落都留着他美好的回忆。

正当他痴痴的看着院子时,叶子希拖长声音招呼道:“发什么呆呢?还不快去洗手吃早饭!”

叶缓归应了一声,他急忙向着卫生间走去。此时他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他还是小学生的模样。正在抽条的小少年瘦瘦的,面色健康又红润。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身后的餐厅,只见餐桌旁,妈妈正在给爸爸倒牛奶,叶子希正在夹馒头吃……一家子说说笑笑和和美美,这是他没生病之前最普通的一个画面。

可是当他生病之后,爸爸头上的白发越来越多,妈妈的笑容越来越少,叶子希也再也不挤兑他了,一家子坐在一起吃饭的次数也屈指可数了……

躺在病床上时,他无数次的想,要是自己没生病该多好?他可以继续学业,长大之后和叶子希一起接过家里的重担……

叶缓归脑海中灵光一现,他明白了:鸿蒙遗迹给了他重生的机会!

他的心狂乱的跳了起来,他可以留在爸妈身边,一家人快快乐乐的在一起了!

此时叶爸爸对着叶缓归招招手:“咦?这孩子今天早上怎么怪怪的?”

叶妈妈笑道:“一定是知道今天要出去玩耍,晚上没睡好呗。子期啊,吃早饭了,有你喜欢的小馄饨。”

叶缓归连忙回过神来,他咧开嘴回应道:“来了来了!”

他已经很多年没吃妈妈做的早饭了,叶妈妈做的泡泡小馄饨别的地方吃不出这个味道来。

吃过早饭之后,叶爸爸开车带一家子去了市里新开的水族馆。叶缓归没生病之前,他一直想去看,可是等水族馆建成之后,他却没机会去了。这是他一直的心愿,没想到鸿蒙遗迹竟然能满足他的心愿。

叶缓归坐在车后座上眯着眼睛看着车窗外的风景,真好啊,还是熟悉的风景。

叶妈妈扭头看了看叶缓归的方向,她笑对叶爸爸说道:“你看他们两兄弟,多开心。”

叶爸爸惭愧道:“都怪我平时太忙,子期他们一直想出来玩耍,我却抽不出空来。”

叶子希头戴耳机正埋头打游戏,他突然插话:“说叶子期就行了,不要带上我。要不是叶子期上周突然晕倒,我现在还在大学里面上课呢。”

叶缓归想了想,有这回事。他在学校晕倒了,然后就被确诊了白血病。只是上辈子他确诊之后,一家子愁云惨淡,那之后再也没有机会一家同游过。

不像现在,一家子还能出来痛快的玩耍!叶缓归对着天空作了个揖,感谢鸿蒙遗迹,感谢天道。哪怕是虚幻的,也圆了他的一个梦。

水族馆很有趣,叶缓归一家目不暇接玩得不亦乐乎。直到水族馆快要闭馆时,他们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水族馆。

叶子期意犹未尽:“真好玩啊。”

叶妈妈笑着摸了摸叶缓归的头:“只要你喜欢,以后我们每周都过来。”

叶缓归看了看西沉的太阳,他摇了摇头:“不了,爸爸和子希这么忙,妈妈也有自己的事情。我已经拖累大家太久了,不能继续拖累下去了。”

他有一种预感,如果太阳下山之前,他还不做出决定,他将永远都见不到老谭他们了。

叶爸爸纳闷极了:“这孩子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说什么胡话呢?”

叶子希瞪了他一眼:“讨打是不是?什么拖累不拖累的?”

叶缓归咧开嘴笑了:“我知道这世上有很多很多的宝贝能让人陷入幻境中,若是沉迷于此,忘了自己的本心,就会迷失自己。我已经很满足了。”

他深吸一口气,眼中却带了泪:“我,我多希望自己没有生病,能陪在爸妈身边,能和子希一样正常读书交友。可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假如’,不是所有的愿望都可以实现的。”

叶家三人惊愕的看着叶缓归:“子期你在说什么?走啊,回家了。”

叶缓归咧着嘴笑得像哭:“我知道得很清楚,我生病了,然后死了。已经发生的事,是没有办法改变的。我得醒过来了。”

他在病床上挣扎了八年,疼痛追随了他八年。那段时间刻骨铭心,多少的甜都没办法让他迷惑自己。

叶缓归对着家里人行了个礼,他的身量拔高,面容也变成了叶缓归的模样。他眼泪滚滚而下:“谢谢你们圆了我一场梦,我得回去了。我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有很重要的人在等我。”

“对不起,爸爸妈妈哥哥,我想和老谭在一起,想回真正属于我自己的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