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人物的神豪之路 > 第三十六章 招标
 
  晚上11点多。

  秦风从健身房回家的路上,接到李天畅的电话,叫他出来吃夜宵聊点事。

  秦风认识李天畅那么久,还没见他主动邀过几次夜宵,绝对一巴掌有数。虽然心里疑惑,却马上答应了。

  透过后视镜看看四周没人没车,猛地一打方向调转车头,一脚油门,车子飞驰。

  到了约定地点,秦风把车往路边一停,就下车了。

  这时候夜已深,行人也少,停车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李天畅看到秦风的雷克萨斯,不由摇头,这小子换车真勤快。

  笑着对秦风说:“你小子那霸道没开多久,这又换车了啊。”

  秦风耸耸肩,随意道:“刚好有货,试了一下,感觉还不错,就买了。”

  这不问还好,问了心塞。

  秦风这话说的,就仿佛去菜市场买了一颗白菜那么简单。

  李天畅果断不再聊车,叫秦风先去找个桌子,他吩咐老板煮一锅功能粥,两兄弟边吃边聊。

  黄鳝、白鸽、生蚝、牛肉、猪腰子、公鸡蛋。

  秦风拿着勺子搅拌,边搅边笑。“天哥,年轻人要多节制啊!”

  李天畅脸微红,怒骂:“我这不是担心你小子身体虚吗。”

  秦风二话不说,捞起衣服,弯起手臂。

  那隐隐约约的腹肌已经出现了明显线条,虽然还没有很夸张,但确实吓到了李天畅。

  我艹!

  说好一起做宅男,你TM偷偷健了身。

  “风子,你真的变了。”

  秦风得意洋洋,这段时间以来,他可是吃了不少苦头。

  但是每次照镜子,都能看到不一样的自己,这种感觉很棒。

  “有句老话说得好:年少不知镜子贵,老来望壁空叹息。天哥,此话我与你共勉。”

  李天畅现在啥想法,打死他?!

  看看秦风那粗壮不少的手臂,嗯,打估计是打不过了。

  我们文明人,动口不动手。

  但是,好像也说不过他。

  算了,大度点。不就是调侃几句嘛,我很快就忘了。

  “哈哈,那啥。喝粥,喝粥,不然凉了不好吃。”

  李天畅认怂了,秦风笑而不语。

  刚拿起碗,来了一条手机信息。

  蔡小雅:秦总,夜宵少吃油腻高热量的东西,你还在塑身期呢。

  秦风摇头,你丫是妖怪吧,你怎么知道我在吃夜宵?

  李天畅笑笑,报仇机会来了:“怎么,被查房啊?我可以做证明的。”

  秦风斜着眼瞄他,李天畅心里打什么注意,他一清二楚。

  “健身私教,这小姑娘非常尽责的,要不要给你也来个课程练练?我请。”

  李天畅连忙摆手,信了你的邪。

  秦风绝对没安好心,麻蛋小姑娘呢。来两个电话,发几条信息,老子不得解释大半天啊。

  两人说说笑笑,又喝了一点粥。

  李天畅感觉差不多了,就小声说:“我这段时间在城投那边跟了个单,四百多,本来快搞定了。不知道是那个鸟毛来横插一脚,现在又得重新招标,放在建通那里。”

  建通,秦风念叨了一下,好熟的感觉。

  想了一会,秦风猛地反应过来。

  建通招标李晓芸,我师姐那个公司!

  艹!我说李天畅三更半夜叫他吃夜宵呢。

  说到业务,秦风也算记起来了。早上起床的时候,他使用了那个提升业务成功率效果的奖励,还是两次机会都用了。

  “我师姐那个建通招标?你要我出面?”

  “你总算是想起来了,我也是今天下午才反应过来。你小子到处都是红颜知己,果然不是个好人。”李天畅笑得有点贱。

  “天哥,我们熟归熟。你这样诽谤我,我会报警的。”

  “滚,说正事呢。城投那边有领导发话,不搞内幕,公平竞争,重开招标,价低者得。”

  秦风皱着眉头:“你意思是......”

  李天畅点点头,没说话。

  “不好办啊。”

  “你TM不废话吗,好办的话还找你啊。”

  “......”

  “几时开标?”

  “两天后。”

  “我试试吧,不敢保证。”

  “你小子用点心,你才是公司老板啊。”

  秦风比了个国际通用手势,李天畅马上回敬。

  第二天,秦风给他师姐李晓芸发了个信息,约个饭。

  李晓芸看到秦风的信息,微微一笑。没有立刻答应,倒是先数落起他来。

  说他当了老板以后,就没见过几次人影了。平时有问题,都是派手下员工来帮她们做技术维护。

  秦风自然是连连赔罪,说了不少好话,师姐才答应出来吃个便饭。

  中午下班,李晓芸刚出门口,就听到秦风的叫声。

  抬头看去,哟呵,雷克萨斯大U。

  心想:可以啊,这小学弟,水很深的样子。

  上了车,满脸微笑地盯着秦风看。

  秦风尴尬笑笑,让她看得都不好意思了。

  良久,李晓芸才轻声说了一句:“想当年,某些人应聘学生会的简历,还在我邮箱里。家境贫寒,想多见见世面才来应征学生会干部。你怎么看?”

  秦风大汗,我嘞个去!那么多年前的事情,你还记着?

  我能告诉你,我进学生会,是为了泡妞啊。

  “那个,师姐想吃点啥?”

  李晓芸看到他似乎有点冒汗的额头,明知道秦风这是有意转移话题,想想还是算了。

  朋友之间开玩笑得有个度,搞到人家下不了台,就没意思了。

  “我想吃螺蛳粉。”

  “......”

  秦风又自闭了,以前怎么没发现师姐那么皮。

  吃螺蛳粉,我觉得很好,问题是那环境能谈事?

  诶,心累。

  在李晓芸坚持之下,秦风陪她去吃了一顿火辣辣的螺蛳粉。

  最要命的是,那小店里居然没有空调,好像桑拿一样,电风扇的风都是热乎乎的。

  吃了满身汗,秦风只好把李晓芸送回家,因为她也得洗个澡,换套衣服才行。

  在李晓芸指路下,秦风很快开到她家门口。

  李晓芸看着秦风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

  “我就不请你上去坐了,估计你也不敢去。你小子是个人精,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找我有什么事,赶紧说吧。”

  秦风摸摸头,笑道:“师姐,女孩子太聪明了,很难嫁出去的。”

  李晓芸脸红了一下,羞怒:“要你管,你信不信我懒上你了。有屁快放,我还想补一下午觉呢。”

  “郁林市文化艺术中心项目音响系统工程,我们公司跟了好久,方案都是我们搞的,结果有人想来摘桃子。”

  李晓芸闻言,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其实昨晚就有老板找上我了,希望我做点什么,我没答应而已。”

  秦风眼睛瞪大,不由低声骂了一句:“我艹!说好不搞内幕,公平竞争的,得亏我没信他们。”

  李晓芸捂嘴笑笑,这小师弟还是相信她的,不然也不会在她面前骂出声来。

  她知道能做几百万生意的老板,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所谓的真情流露,时间、场合、人物,缺一不可。这里头的学问,大着呢。

  “到时候,让人提前交两份标书给我。”

  李晓芸作为一个招标公司的部门经理,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她比谁都清楚。

  “好嘞,果然还是师姐好。”秦风笑着,拍一下马屁。

  李晓芸可不吃这一套,笑笑没说话。

  临下车前,李晓芸还是提了一句:“你小子还是修行不到家,这时候,你不应该亲自来接我的。”

  秦风一愣,接着狠狠拍了一下大腿。转念一想,又笑起来:“我只是来找师姐吃饭,又不是找李经理。”

  李晓芸不由乐了。“小滑头,走了。”

  李晓芸走后,秦风坐在车里反省了一会。感觉自己还是太嫩了,考虑问题不够细致全面。

  如果这次不是几百万,而是几千万,几个亿的业务。对手肯定会千方百计地想办法,去抓自己的把柄和漏洞。稍不留神走错一步,估计就万劫不复了。

  李晓芸一句话,给秦风上了一课。

  有些事,不能太想当然。

  拿出手机,给李天畅发个信息。“欧了,搞两份,你也不能出面了,要避嫌。”

  李天畅回了个大拇指:“明白。”

  接下来,招标过程,公平公正。一切顺利,没啥好说的。

  李天畅如愿以偿拿到了项目,单位那边的项目负责人也开心地笑了。

  因为这个项目,一直以来都是李天畅和他接触,如果换个人来做,估计之前就白谈了。

  甲乙双方,皆大欢喜,完美。

  拿到中标通知书那一刻起,就表示李天畅接下来一段时间里,要忙得没日没夜了。

  钱不是那么好赚的,特别是李天畅还想把这个工程做成标杆,以便后期拿来做公司的宣传案例。

  这样一来,工程就必须重视,必须有人时刻去盯紧了。

  但这一切,都跟秦风无关了。

  因为他说过,他不会再管公司的具体运作。要人就招,要钱就给,别来烦他就行。

  过了几天,晚上秦风从健身房出来,跟着手机定位找到了师姐。

  秦风从车里拿出一个小袋子,笑着交给师姐:“呐,这是你之前借给我周转的货款。”

  李晓芸看也不看,就把小袋子丢进车里。跟秦风聊了两句,打个招呼,就开车走了。

  这个时候,他俩都明白,谨慎点没错。

  回程时,开车路过一座桥,秦风停了下来。

  他坐在车里,点燃了一支烟,默默地抽着。

  突然间,他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人和人的差距是怎么产生的,我们只讲其中一个小因素,那就是世家。知识的数量从来不重要,别人不知道的那一部分才是最重要的。

  普通人念着九年义务教育,同样的模式灌输给千千万万的学生。学校仿佛就是个流水线,它擅长生产标准件。

  出生世家,是VIP定制,是手工打造,是量身定制的家族式精英教育。

  真正的知识,有人要苦苦摸索,有人有父辈言传身教。

  从结构上讲,大家只有一个大脑,都只有24小时,都要吃饭睡觉。

  一个人之所以可以从千万普通人当中脱颖而出,是因为他认清了整个世界的真相。

  摸清楚了世界的底层规则,把握了整个问题的核心点,懂得书本上没写的知识点在哪里,没说的真相是什么。

  写出来的那些东西,哪些是重点,哪些是可以放弃的,哪些是高权重的干货,哪些仅仅是语言技巧。做到这些需要极好的天赋,极好的运气,极高的悟性,极端的勤奋才可以。

  同样是做生意,从0到100万,关键点在哪里?

  从100万到1个亿,关键点又在哪里?

  每个阶段,心法完全不同,技能完全不同。

  每个阶段都需要脱胎换骨,每个阶段都是一个全新的人生。

  这些在疾风暴雨当中,摸爬滚打出来的真知识,学校里面是没有的,只能通过世家代代相传。

  父辈们站得更高,下一代才能够看得更远。父辈们勤劳坚忍自强自律,下一辈才能耳濡目染。

  竞争从来不是一代人的事,三代人的努力,凭什么输给你十年寒窗苦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