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人物的神豪之路 > 第二十一章 多情种
 
  此时的大荣山,很多地方都保持着比较完整的原生态地貌。在这样纯天然的环境中露营,才是算是真正的享受大自然。

  如何把握旅游景区的过度商业化,一直以来都是比较争议的话题。旅游开发,归根结底是为了钱,这观点没错。但是开发后的景区,游客的安全指数更高,也不可否认。

  当然,有时候再好的政策,也会坏在管理人员的手里,而且屡见不鲜。

  下午五点。

  纵情山水后,人是玩爽了,肚子却开始造反了。

  二话不说,秦风他们就开始张罗盛大的BBQ烧烤大会。

  一通忙活以后,眼看快要开始生火了,秦风想起了早上那群年轻人。

  他向小农招招手:“别说我不关照你了,早上那群学生还记得吧?你去找找看他们在哪里扎营,然后邀请他们来玩。机会我给你了,能不能钓上学生妹就看你本事了。”

  旁边的花花捂着嘴直笑,还拿手推了一下秦风:“就没见过像你这样不正经的老板,专门忽悠自己员工。”

  秦风撇嘴,一脸正直:“我一番好意,你别瞎说。”

  看着小农屁颠屁颠跑远了,李天畅无言。

  这孩子善良,特容易相信人。

  你信不信?你把那些学生请来,人家都在感谢秦风。

  事实证明,李天畅是对的。

  人家一群学生跟着他来了,然后个个跑去感谢秦风。人家是年纪小,但都鬼精鬼精的,知道谁才是正主。

  再说了,如果不是鬼精的学生,也不可能约到一群女学生出来联谊。那些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放假了还在狂怼练习题呢,活该单身汪一辈子。

  当然,学渣也不是个个都混得开,比如小农。

  一个挺漂亮的学生妹,笑眯眯地看着秦风:“学长,你中午唱那歌好好听哦,能不能再唱一遍啊。”

  秦风疑惑:“小妹妹,你跟我不是一个学校的吧。”

  “学长,我叫晓芸。古人云,学无先后达者为先,天下读书人本是一家,又何必在乎地域之分。”

  秦风闻言,竖起大拇指:“我服了,谁叫你长得好看呢,说话又好听,真是个人才。”

  众人闻言,想起那个梗,无不大笑。

  晓芸巧笑嫣然,毫不在意,追问到:“那学长你这是答应了喔?”

  秦风点点头,比了个OK的手势:“唱歌不是事,先吃饱再说,小学妹?”

  说完,转身大叫一声:“小的们,还等什么,上菜了。”

  小农端着一盘牛肉走出帐篷:“报告大王,唐僧肉洗干净了。”

  “报告大王,您的压寨夫人...”陈鑫话还没说完,就被秦风踢了一脚。

  秦风怒瞪。

  “压你妹,搬酒去。”

  陈鑫悻悻然,嘟哝到:“我妹来了,你得跑,你还敢压她?”

  “你再说一次。”

  “小农,我的酒呢,你小子放哪里去了。”陈鑫大叫着跑开了。

  搭好桌子,架起烧烤炉,一群人围着那个炉子,研究怎么样才能快速升起火来。

  秦风无语,给了他们一个鄙视的眼神。默默地跑进帐篷,拿了一只炉子出来,挑了几颗比较完整的环保炭放在炉子,然后点燃炉子。

  没一会,炭就被点燃。秦风再把炭夹到烧烤炉,往点燃的炭上面,再加几颗炭。然后拿起一个小风扇,从一边45度角吹风,加速燃烧。

  另一边,炭刚冒烟,个个轮流拿嘴死命去吹。累个半死后,火彻底灭了。

  秦风满意地看着已经冒火苗的炭,拿夹子向两边拨开,中间再添一些新炭。烧烤不用太大火,不然就容易烤焦,还会烧断竹签。

  放上铁丝网,秦风转身,想着去挑点什么来烤。

  等他挑好东西,再回头。

  好家伙,那个烧烤炉已经挤满了人。

  张覃梦跟陈沁对视一笑,笑得异常灿烂来着。

  梁婷婷指了指另一边的烧烤炉,理所当然地说:“那边还有,赶紧的。”

  一脸无奈的秦风摇摇头,做了个明智的决定,乖乖去烧炉子。

  有时候,漂亮的女人是可以不讲道理的。更何况,那还是一群。

  这一次秦风学聪明了,他拿来三个炉子。

  第一炉炭快烧好以后,他点燃了第二炉,然后再去处理第一炉的炭,第二炉烧好就开始第三炉。

  其他人也不甘落后,秦风烧好一个炉子,他们接收一个。最后他才猛地发现,他都成专业烧炭工具人了。

  秦风觉得世界灰暗,人心不古。

  “师兄,来尝尝!”陈沁温柔的声音,好像个天使。

  她递过来几串肥牛和鸡翅膀,都是她亲手烤的。秦风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自己都没吃,光顾着拿来给他了。

  秦风摸摸她的头,高兴地说:“还是小丫头有良心,没有白疼你。”

  张覃梦皱皱眉,赶紧邀功:“鸡翅膀是我烤的!”

  秦风顿时冒冷汗,有点害怕地看着那个鸡翅膀。

  “要不,你自己先试试?!”

  张覃梦白白的小脸蛋整个都红了,恼羞成怒的女人,马上就要跑过来抢走鸡翅膀。

  “啊,你个魂淡。你爱吃不吃,给我拿回来!”

  秦风立马怂了,赶紧补救,一口咬住鸡翅膀。

  “啊,不错,不错。还挺...咸的。”

  秦风这人没啥缺点,就是诚实。

  张覃梦满脸寒霜:“给我吃完它,一点不能剩。”

  “你确定你不是在报复我?”秦风苦着脸。

  陈沁小丫头心痛师兄,马上跑去开了一瓶鸡尾酒,拿来给秦风冲淡嘴里的咸味。

  张覃梦终于憋不住笑意,噗呲笑出声来。

  有了张覃梦的珠玉在前,几个女孩子不甘落后地把烤好的东西,送来给秦风尝。

  然而,这对秦风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这几个美女的烹饪天赋,实在一言难尽。烤出来的东西,要嘛焦了,要嘛没味,要嘛辣死。味道各不相同,千奇百怪,偏偏美女们还乐此不倦。

  其他人看到秦风那敢怒不敢言的模样,都是憋着笑,忍得挺辛苦来着。

  终于,秦风忍无可忍,一下子把她们都赶走了。

  直接一手肥牛,一手鱿鱼,一手掌中宝,旁边再放两条茄子,满满的烧烤摊老板既视感。

  没理会旁人的目瞪口呆,秦风双手快速翻转,确保每一串食材都能得到炭火烘烤。

  烤的差不多的时候,上调料,再复烤一会。

  “老板,肥牛6串微辣,谢谢。”梁婷婷笑得很开心,只要能指使秦风做事,她心里的快感就非常满足。

  “老板,一手韭菜,加辣。”

  “老板,火腿肠8跟,不辣,谢谢。”

  “老板,一打生蚝,加个茄子,微辣,谢谢。”

  身边彼此起伏的报单声,一度让秦风迷茫,我在哪?我是谁?

  看到秦风满含热泪的苦笑,一个两个都笑了,越发肆无忌惮。每个人都很放松很开心,发自内心的笑,总是让人难以忘怀。

  吃喝玩乐的时光,总是容易溜走,悄无声息。

  夕阳西下,天空仿佛一下子关了灯。

  繁星满天,一弯朦胧的月亮,正从蝉翼般透明的云里钻出来,闪着银色的清辉。

  微醺的秦风,放开的自我,似乎更添一丝洒脱。

  接过晓芸手里的吉他,秦风脸上邪魅的笑容,让她有点异样的萌动。

  秦风抱着吉他,缓缓道:

  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

  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

  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

  灯火阑珊处。

  ......

  秦风念诗很轻,很慢,却又抑扬顿挫,读词断句非常舒服。

  此时此刻,他身上仿佛有种说不出的魅力。大家好像看到了一种历经沧桑的沉淀,从容不迫的自信。

  大家都没有打断他,静静地回味。

  他看向众女的方向,脸上挂着邪邪的笑容,让她们觉得,好像他是在对自己笑。

  忽然,秦风伸出手指向她们,却根本分不清是指谁。也许,他自己也分不清是在指谁。

  “希望你们喜欢这首词,也希望你们喜欢这首歌,送给你们:多情种。”

  如花似梦

  是我们短暂的相逢

  缠绵细语

  胭脂泪飘落巷口中

  幽幽听风声心痛

  回忆嵌在残月中

  愁思恨暗生难重逢

  沉醉痴人梦

  今生已不再寻觅

  逝去的容颜叹息

  冷清化一场游过往

  只剩花前痴梦

  寂寞画鸳鸯相望

  是我在做多情种

  情深已不懂人憔悴

  消散烟雨中

  如花似梦

  是我们短暂的相逢

  缠绵细语

  胭脂泪飘落巷口中

  幽幽听风声心痛

  回忆嵌在残月中

  愁思恨暗生难重逢

  沉醉痴人梦

  ......

  空旷的野外,寂静的星空,微风中,歌声在回荡。

  秦风这首歌转调很多,该怎么形容呢。就仿佛有人在挑逗你,撩得你心痒痒,你却什么也抓不住。

  这也是秦风上辈子最喜欢的歌,要不要买菜的版本。

  很多人或许会强调专业唱法,评论曲调不标准,吐息不稳。但这一切,重要吗?

  我就觉得,自己听得舒服的歌,才是最好的音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