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极道修魔传 > 第七十八章 明抢
 
  “段掌柜莫要激动。”

  “在下不过是手头紧,暂借你们商会一点灵石用用而已。”

  陈凡见对方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急忙开口缓和了两句。

  不过下一秒,陈凡的身影便在座椅上微微一晃,嗖地一下便在这段掌柜的视线中失去了踪迹。

  “不好!”

  段掌柜眼睛一花,心中一惊,神识笼罩整个立方体法阵之内,数道护体灵光从贴身佩戴的几件法器上亮起将其笼罩。

  可惜这些法器灵光虽然看着厚重,但是架不住陈凡的全力偷袭。

  噗的一下数层护体灵光应声碎裂,段掌柜扭头猛然一看,就见一只毛绒大手如穿透豆腐块一般从数层灵光中破洞而入,随后轻飘飘地一抚他的后脑,一股天旋地转之感瞬间涌上心头。

  噗通一声,这位筑基后期的段掌柜便在陈凡偷袭之下晕死昏迷,倒在了二楼的地板上。

  而陈凡显露出的身影,此刻已经施展出了山灵猿变化,四米多高的半人半猿形态,差点就要与这二楼天花板持平。

  “有借不还!”

  “再借不难!”

  “段掌柜,得罪了!”

  一击得手,陈凡撤去了肉身变化,嘴里喃喃自语,抓起这段掌柜的脑袋便开始搜魂起来。

  大约过了半盏茶功夫,从搜魂段掌柜的记忆中,差不多了解了这二楼禁制解法,陈凡便对此人下了道昏睡咒,将这人丢在地上不管,打出两道法决将二楼赤金法阵撤去,顺便如蝗虫过境一般将这二楼藏宝全部搜刮殆尽。

  做完这些还不算完,陈凡将一枚事先准备好的玉简塞到这段掌柜之手,这才大摇大摆地走下楼。

  可能是商铺二楼隔音效果很好,外加有隔绝禁制在。

  这一楼的几个小厮还在忙活着手头的生意,招待着上门的一些低阶散修。

  见陈凡这位筑基前辈从二楼下来,这些练气小厮立马笑脸相迎,恭敬地将陈凡欢送离店,丝毫不知他们的掌柜此时已经中了陈凡的暗算。

  ……

  出了这飞缘楼,陈凡脚步匆匆,驾驭起遁光便从这石佛坊市远窜而走。

  大约过了一日功夫,一道气息磅礴的金丹修士带着几位筑基后期从这石佛寺追赶了出来。

  领头的是一位肉皮干枯的老僧,而随行的几位则是石佛坊市内几家商铺掌柜,那位苏醒过来的段掌柜赫然就在其中。

  “苦石前辈,可有那贼人留下的线索?”段掌柜脸色颇为难看,经此盗抢之事,他名下的这座飞缘商铺可谓是损失惨重。

  除此之外,还在石佛坊市的几家同行眼皮底下丢了面子。

  若追不回这些损失,那他这商会银牌掌柜身份可要被一撸到底,这才不惜血本地请出了石佛寺唯一的金丹主持前来索敌。

  “此人离去时间过长并无留下什么踪迹,贫僧只能借助段施主所给信息,将这方圆千里范围内暂时搜寻一遍。”

  “何况此人能在不经意间将段施主你给制服,想来不是筑基期内战力滔天之辈,就是金丹同道所伪装,即便是遇到贫僧也无太大把握将此人擒下。”老僧双眼微眯,灵眼之术扫射四方,摇了摇头无奈叹息道。

  “如此……那便多谢苦石前辈暂施援手了!”

  “在下回去即刻传讯商会内部,请几位金丹供奉发出缴榜通缉,希望能有些作用。”段掌柜听言一脸苦笑。

  连金丹修为的苦石老僧都拿对方没有办法,他这个筑基后期也只能认了这闷亏了。

  不过此人离去去还留下一玉简,玉简内遗留的消息居然暗指巨灵殿章家一脉,这可让段掌柜有些摸不着头脑起来。

  哪有当强盗窃贼的,走之前如此大摇大摆地留下自己身份信息。

  如此明显的栽赃嫁祸之事,自然被这位段掌柜一眼就看穿。

  不过那玉简中除了描述那贼人章靖的身份外,居然还晦涩的描述了这巨灵殿章家暗行人种这违背修仙界伦常之事。

  如此劲爆的大瓜,顿时让这位段掌柜意识到这玉简的烫手程度非比寻常。

  “那巨灵殿章家据说可是有一位元婴老祖坐镇!”

  “此事干系重大,根本不是我一个筑基修士能掺合的。”

  “还是将此玉简信息上报给商会内部,请商会高层定夺才最为稳妥。”

  ……

  从石佛坊市离开后,陈凡早已经驾驭遁光奔向了下一个目的地。

  至于他此刻的身形面容,已经从那位长毛壮汉,化成了一披着纯白僧衣的光头和尚形象。

  外加有大日金刚经所修佛门法力在身,让陈凡的伪装更添五分真实感。

  等到遁飞七日时间后,一座富丽堂皇,藏身于群峦叠嶂之中的金色寺庙便出现在了陈凡视线之中。

  此地名为金宗寺,与那石佛寺情况相近,都是这吴国当中的三流佛门势力,门内只有两位金丹佛修坐镇。

  不过这金宗寺由于占据一条稀有金属矿脉,其名下的金宗坊市却是比石佛坊市规模大出不少,是吴国东部少有的大型坊市之一。

  有了先前捞快钱,啊呸,捞灵石的经验,陈凡自然是想故技重施再做上几票生意。

  毕竟现在灵石缺口太大,除了这掠夺的方法外,陈凡一时半会也想不到如何快速积攒灵石来弥补吞灵塑体真功的损耗。

  不过刚一临近这金宗寺,陈凡便感到一阵晦涩的神识波动从自己身上掠过。

  扭头一看,就见一队几十人的念经颂文童僧,正簇拥着一位披着金裟长眉老僧从远处坐着一巨型莲花法器而至。

  “阿弥陀佛!”

  “未曾想到此行外出辩经,能在这金宗寺外,遇到金刚密宗的嫡传弟子。”

  “贫僧莲花寺妙文,见过这位小菩萨!”长眉老僧起身行礼,对着陈凡隔空佛号了几句。

  “小菩萨?”

  “金刚密宗?”

  陈凡闻言心中一顿,这两个陌生词汇可从未在他先前浏览的吴国势力资料中出现过。

  不过这长眉老僧好歹是金丹佛修,陈凡只能以礼相待,单掌合十,回了一句:“小僧智障,见过妙文菩萨。”

  “这小菩萨的名讳,小僧愧不敢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