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穿成作死炮灰后我爆红了 > chapter05
 
虞迟趁着无聊,翻了翻过去的一些微博。

总结停滞的微博,大概分为三种类型。一是魔鬼自拍,二是高调示爱,三是无名呓语。

反正,虞迟看了后都觉得真是太有想法了!能够把自己拍的那么丑也是一种神奇的天赋。

“哥,你晓得吗?你的死对头也会去和你同一档综艺……”茶茶发了段消息过来。

“谁?”

“林绿茶啊!”

虞迟有点没反应过来。直到助理给他解释了通,他才彻底明白了这说的是书中男主林雁声。

不过,他们是死对头?

虞迟想了想他连对方的微信都没有,微博账号好像也没有互关,这应该是妥妥的合不来吧。

不过他想着记忆里残存的部分记忆,有些狐疑。

说实在的,他怎么觉得貌似不是那么回事?两年半前,他和作为爽文男主的林雁声于同一个选秀节目中相遇,还是室友。

记忆中,林雁声比他大三岁,节目里给他买过衣服、玩偶、冰淇淋……还挺照顾他的,前期两人关系不错,直到他遇到了某人,彻底闹翻。

虞迟:我好渣,不过还挺爽的……

茶茶打了个语音电话。

“我听人八卦说,林绿茶因为上部戏和公司闹翻了,就想出来单干。他那个公司也是很狠的,逼着他给师弟做配,删了他不少高光戏份。”

哦,也这么惨的吗?

“他师弟就是个资源咖,听人爆料说原本他也要去那档演技综艺的,不知道怎么被退了下来。现在不少粉丝在自家超话发疯。”

虞迟翻着自己最近新买的《捕风者》原著,漫不经心地回了句,“是吗?”

“我就有点担心,他师弟水军超多的,别人他不敢得罪,估计肯定找个势弱的踩几脚。我看,哥你很悬啊。”茶茶颇有些担忧的说。

“担心啥?”

“我的黑料都堆成山了……”虞迟随口回答。

茶茶:“……”这话倒是说的半分不错,她有时候看到论坛上的黑贴都挺佩服他哥的定力的。

“你早点睡,别管了。”虞迟嘱咐说,便挂了电话。他并不希望助理劳心太多在这些无意义的话题。

心里这么想,他却是爬上网络,看了无数曾经的黑贴。

他这个人有个很好的优点,那就是记仇。

现在,他没公司,没有足够钱,没法把搞他的人折腾回去。以后走着瞧吧,他可是拿小本本记下来了。

哼哼,记得清清楚楚的。

虞迟对黑料没啥介意的,一个人不可能完美无缺。长红的人,被众人盯着的人,有些无伤大雅的黑料是正常事。

可为了流量和曝光,吸引眼球,假的都能说成真的,拼命造谣那就不对了。

虞迟把如今娱乐圈的情况大致了解后,找了部电影看了看后,直接睡了。

第二天,他早起锻炼后,买了点清淡的早餐就回了公寓。看到室友起来后,他招呼说:“我买了早点,一起吃。”

虞迟喝了点低脂牛奶,剥了个水煮鸡蛋。

贺鸣海走了过来,发现餐桌上摆了个手机,正在放着一部较为久远、却很出名的电影。他觉得他室友真的有点问题,这些天简直跟疯魔似的。没日没夜的看着电影,电视剧。

“还在看?你昨天几点睡的?”

虞迟咬了口白色蛋白,随口应了声:“12点。”

“行,你强!”贺鸣海咬了口大肉包,无比佩服,这些天他可以说是打心里头有点佩服室友了。

不是谁都能坚持每天作息稳定,订好的计划圆满完成。

这……实在太拼了。简直和他哥那个工作狂一模一样。贺鸣海想了下还是建议说,“你努力归努力,可别把自己身体搞坏了。”

“嗯。”虞迟其实完全没放在心上,做过影视项目的,总是逃不了加班赶点。和业界比起来,他自认为作息已经够好了。

“这片子真的好看?”贺鸣海迟疑了下,问道。不是他说,他看室友看这电影片段已经十多遍了。虽说是经典电影,可也经受不住无数次的重复。

“好看。”虞迟丝毫没有迟疑的回应,目光却没有移开屏幕上的角色。他看的这部电影是国际大导,也是国内最顶尖的导演夏之轩的出道作品。

主演的演技说不上非常完美,可角色心理和神态拿捏的极好,加上如诗般的镜头语言,简直就是一场美学的盛宴。

“太文艺了,欣赏不来。”贺海鸣摇摇头,他口味就是爱好爆米花电影,徒爽和刺激。就这,还被他哥摸头叹气。

“只是个人口味问题。”

“艹,谢了,哥们。”贺鸣海十分感动,他室友真是太好了,居然不嫌弃他土里土气的品味。

“我出去逛街,你记得好好休息。”

虞迟看着他飞快跑出公寓,迟疑了下低声自语:“我还没说完……品味确实有待进步,穿的什么鬼衣服。”

下午,虞迟收到了室友的信息。

贺家打工人:在吗?帮我瞅瞅,哪件好看。图片x4

贺家打工人:我个人挺喜欢第四件的,就是有点贵了,消费不起。自从离开家,每个月的零花钱都降低成5万了。[大哭]

yc:……(这叫穷?)

贺家打工人:哪个好看?给给建议。

yc:第二件。你以前零花钱多少?

贺家打工人:看我妈心情……好的时候20多万,差点时候10万吧。不过,我以前直接刷卡的,想买啥买啥。

yc:别奋斗了,回家继承财产吧。

贺家打工人:你背叛了群众,背叛组织了。

yc:我心疼我自己,谢谢。

yc:等我比你有钱了,我再来心疼你,就这样。

贺家打工人:你无情无义。

yc:你无理取闹。

……

虞迟不得不承认,聊完以后,他真的有些嫉妒了。谁让他现在,是真的没多少钱。

“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这是他一向倡导的理念。

想到这里,他联系起了助理,把之前的拍好修完的图片给发了上去。微博营业还是要适当的。

至少可以回点粉。

贺鸣海在商场里,看着手中的衣服,忍不住截图发了条朋友圈:被室友毒打后,准备回家。[饮泣吞声]室友好无情。附图x2

还没三秒钟。

无数点赞评论随之而来,基本都是“二少,难得啊,你真想回家?”“回来啊,咋们聚聚。”“他这么说,你不生气?”类似的调侃。

贺鸣海心里想生个屁气。他们这种开得起玩笑的明明叫做关系好!

他正打算回句,来了条新评论。

哥:说的不错。

贺鸣海看到这条评论,差点被气哭。连开玩笑卖惨都要被批评……紧接着则是心里一惊,他哥怎么又来给他评论朋友圈了。

怪事!

另一边,鑫和娱乐,肖晓急匆匆地走进经纪人办公室,不管不顾地吼道:“到底怎么回事!明明都已经谈好了,怎么突然又变了。”

经纪人压住心里的气,冷声道:“当初我就交代你了,不要总想着走捷径。这综艺是青桔视频的s级重头项目,很可能要做3季度以上。第一季求的就是口碑和稳妥。”

“你让王总去撬导师,给你保送到8强,也就算了。偏偏你还想要第一,多次用王总来施压,这点你做的太出格了。”

经纪人更没说出口是,做得那么明显也不想想自己得罪了多少人。

被踢下来太正常了。

肖晓深深喘了口气,说:“都是林雁声那个贱人!我是不可能忍得了被他踩得。”

经纪人皱眉,如果不是艺人扒上了刘总,他是真的不太想带这位。

脑子有时和进水了一样。

他沉稳说:“我都说了你不要和他争,他现在单打独斗,资源是肯定赢不过你的。你老老实实拍剧,把粉固下来,路子就宽了。”

肖晓仍然不服气,追问:“是谁替了我?”

经纪人低头看消息,不咸不淡地说:“虞迟,节目组可能更看重他们的话题度……”平心而论,要他是节目组,他也更愿意请虞迟。

首先,价格更便宜;其次,话题度更广。而且,没后台和背景,更好操作。哪像他的艺人,节目还没开始录制,搞出不知多少事!

肖晓脸色顿时黑了,转头出了办公室,留下一声重的无比的关门声。

当天晚上,虞迟正打开着一部电影,认真观看。微信群里,茶茶突然截了好几张图,喊话道。

“哥,不好了。对方真的发动水军,嘲你了!”

虞迟看着这些黑料楼,倒是完全不吃惊。他昨晚看了一夜,都累了。

这些都是某知名追星八卦论坛内过去关于他的嘲讽高楼。如今,突然集中被顶到首页。并同时开了不少爆料贴,或真或假,基本都是骂他的。

茶茶还截了好几个重头的微博营销号的图片,上面也大多是他的黑料。

“不得不说,这个又土又作的奇男子往往能败坏人的好感。当年,我到底是怎样的滤镜,粉了这个奇葩男,矫情且傻逼,恋爱脑到事业崩塌。”

“细数鱼池这些年的骚操作,当初选秀时多次特意针对同组队友林雁声,节目全程废物划水靠粉丝氪金出道,后来傻逼微博自曝恋情炸了粉丝,还爆出性骚扰同行演员丑闻,读书时候就是小混混,打架还辍学……”

“娱乐圈真是越来越没底线了,这种人居然还在,瞎了我的眼睛。”

“不是有营销号爆料说他要复出了,还接了某视频网站的重头综艺项目吗?”

“啊,据说是找了某个金主,抢了别人的名额,才拿到了资源。”

虞迟大致看了后,沉思片刻,吐槽道:“我什么时候有了金主?我要有金主,我还奋斗啥。”

说真的,黑料不能瞎编,得求真务实。

他要有金主,早就进大剧组拍戏。早就一炮而红,黑料都给公关没了,哪里落得如今这班黑料堆成山的境地。

“等等,哥你上热搜了!”茶茶激动地发了句语音。

虞迟:“……”无话可说。

不会吧,不会吧,真的有人那么蠢吗?他都糊了啊,哪个败家子买他的黑热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