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穿成作死炮灰后我爆红了 > 第58章 chapter58
 
空白的墙壁, 水流声顺淌而下。

可此刻,却仿佛陷入了一场沉静,只是此时此刻站在洗手池旁的人。

半响, 虞迟移开了手,抽出一张纸巾,哼了声:“你也知道啊。”明明是男朋友,这么大了还装粉丝, 弄得他超级不好意思啦。

他自己私下看粉丝吹自己, 爽就一个字。但是身边人是粉丝, 跟着吹的时候,除却尬, 还有啥。

“嗯。”

“我知道,所以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虞迟微怔,不管怎么说, 他还是挺喜欢这种询问的,不是强求, 而是请求。

他停顿几秒,装作思考了会, 语气越发张扬,“这种事情, 我还是要好好考虑的。毕竟,我的男朋友每次都要我来主动。”

没错,我都说的这么清楚了。

赶紧来来来。

然而, 虞迟久久未曾等到回应, 气鼓鼓的转过头看着他。

“真讨厌。”

“嗯,我的错。”

赵承轩摘下口罩,凑过去轻轻吻了吻他的侧脸。

虞迟再次回到车上时, 经纪人以一种一言难尽的眼光注视了很久,才说道:“要不是你和刚刚离去的时候完全没啥改变,我会以为你去和人打了一炮。”

“怎么可能,我是那么没有节操的人吗?”虞迟拿出手机,把某个联系人的备注冤大头改了回来。

“哥哥,我看到了哦。”茶茶意有所指。

“看到什么?”

“嘿嘿。”茶茶心里美滋滋,却没有说出口。她刚刚可是看见了,别以为她不清楚,他哥绝对是去见对象了。

看背影身高腿长,应该是个大帅哥。

毕竟他哥颜控嘛。

“对了,我要通知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虞迟转头,看向经纪人,抛下一句话。

“我恋爱了。”

经纪人:???

到底是谁拐走了她的艺人?她完全没有察觉到,完全没有。

她甚至不明白她的艺人在片场如此的紧张的拍戏,到底是怎样谈起了恋爱。

难不成是剧组里的人……张舒雅脑海里迅速飞过几张面孔,然后一一排除,她可是心心念念着这位艺人以后的发展路线。

难得遇到自身条件这么好,演戏特别有灵气的年轻人。

虽说那档综艺,他未曾走到最后,可在节目里表现出的演技和塑造性已然吸引了不少目光。

不少以往熟知的制片找过她,有想要合作的心。

她没答应,她始终认为这样的资质应该去更好的舞台,在优质的团队里,出演出色的剧本角色,贡献出符合能力的表演。

“上次跟你说过的。”虞迟心有戚戚,小声羞涩的说,“有个人追我嘛,用的金钱攻势。我没忍住,就答应了。”

张舒雅:“……”

她揉了揉眉角,半信半疑地问:“你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他这艺人,有时候开起玩笑,真真假假完全分不清。

简直戏精本精。

虞迟低咳了声,“真的,比真金还真。”他是很真诚的,很努力的要开展一段感情。

“行,圈外人是吧。分手时,不会闹吧。我可不希望向其他艺人一样闹上热搜,到时候挂上一个渣男旗号,你还怎么接戏。”张舒雅提醒道。

虞迟:“……”才刚刚谈,就说分手,不太吉利。

而且,他这种人怎么会是渣男呢!这是对他的侮辱,他如此……好像,也并不深情。

“哥哥,你的新对象是你粉丝?”茶茶问。

“不是!”

虞迟立马回复,他才不会干出这种私联粉丝,和粉丝谈恋爱的事情。

没听过吗?

偶像这种东西,是用来崇拜的。

靠的越近,越容易脱粉。他才没那么蠢,找个越靠近他,越有可能不喜欢他的人谈恋爱。

“新剧本看的怎么样了?”经纪人突然插话问道。

“我现在的感想就是,我与绿茶有缘。”虞迟靠在后车座椅上,轻轻感叹道。

如果说上部戏他原本饰演的角色只是个能装会演的轻微小绿茶,本质上还是个坦荡,有骨气和坚持的真君子。

那如今的这个剧本,他需要扮演的角色就是一个真绿茶凤凰男,一个唯利是图的精致主义者。

“剧本很扎实,角色很有突破性。”虞迟这般评判说。

“我知道,你是想说编剧可真敢写是吧。”

“现在的偶像剧,都市剧,女主角不管怎样,是傻白甜,还是都市丽人,或者是中年被出轨的女人,她最后的结局,人生过程,大多都是遇到一个英俊多金,帅气温柔的好男人。”张舒雅笑了下,言辞犀利。

“我承认这种剧情的确很能带来满足感。”

“不过,真实职场情况只有不断地加班,加班,拼事业。金钱和家庭你往往只能选择一个,如果你想当一个事业足够优秀的女强人……有些东西是必须的得放弃的。”

“我觉得很好。”虞迟轻阖上眼,缓缓说,“婚姻这种东西,也不是必需品。只是,人需要一些感情的寄托,无论是亲情,爱情,还是友情。”

“你说的对。”

“其实,我是大学毕业后就结了婚。”张舒雅突然说,面色一如既往地平和,却隐隐有些遗憾,“他是我的同班同学,我们都是影视学校出身的。”

“我们这行业,遇到的诱惑太多。不过,我和他分歧并不在这里,他还算是个不错的男人。”

“只是我选择了事业,而他需要的却是一个更看顾家庭的太太。”

“雅姐。”虞迟断然出声说,“真正的喜欢,是会支持你的一切。而不是自以为的为你好,为你考虑,而不在意你真正想要的。”

张舒雅沉默了几秒,笑了下说:“没错,他不过是更爱自己。”

“不说了,剧本的女主角差不多定下来了。公司那边正在谈片酬,合同的问题。这项目说实话,剧本都搁置两年了。”

“这两年古装正热,新起来的几位小花,小生都是古装剧里出来的。观众爱看,收视高,点击高,投资回报率也高,制片方就越想拍。哪像都市现实类难出爆剧,已是众人皆知。”张舒雅说。

“唉,我说实在话。不是我不愿意看,是他们把都市剧拍的太悬浮了。”茶茶接了句话,“我们这种年轻人,情愿看些明知道是假,但是真的很甜的小甜剧。”

“你说拍现实吧,我怎么看她们的生活也不像是我们的,完全没有共情感。事业事业没好好干,感情感情全是鸡汤。”茶茶翻了个白眼。

虞迟勾了勾唇角,说:“这本子耽搁这么久,恐怕男主角的问题比较大吧。”

这个剧本的男主角是真的绝了。

在其他都市剧里,甚至是类似题材的小说里,这就是个炮灰,反派,绝对招人嫌弃的那种,偏偏他就是男主角。

这还不算是群像剧,有几对男女cp,男主角就是女主角的官配。

“的确,这本子之前接洽了好几位女星,都嫌弃这个男主角。”张舒雅失笑,“不过,这本子是编剧石荣达写了好几年的,质量很好。”

“是那个好些年前《太阳花儿正开》,《侬本多情》的编剧石荣达?”茶茶吃惊了。这位她这种年轻人记住了,实在是因为剧本故事太绝。

每部剧人物刻画生动不悬浮,年冠收视破3收官,基本当年的年度爆剧。

“对,只是她毕竟许多年没写了,好几个投资人都怕市场上反应不太好。”张舒雅摇摇头。如今ip改编大当其道,原创剧本往往冷落门庭。

“的确很扎实。”虞迟赞了句。

他当时拿到剧本后,甚至一口气看完了,全是被剧情所吸引了。节奏很好,台词劲道。

故事更是编的有趣,有味道。

“公司是为了打造精品剧来磨得的。拍摄周期可能长达4个月,年后开拍。如果能拿到播放许可,应该会上暑期档。”张舒雅没有隐瞒这些消息,而是老老实实的分析。

“也就是说,我至少还有大半个月的假期。”虞迟问。

真好。

他好想休息,拍电视剧比电影累多了。

“别给我全心思放在谈恋爱上了,剧本好好看,角色给我好好揣摩。我可是力排众议,才把这个资源争取下来了。”张舒雅交代道。

虞迟:“……”他看着,就那么像是为了感情,为了恋爱荒废事业的人吗?

呜呜呜。

明明上辈子,他可是为了事业单身一辈子。

下了车,他回了公寓,把行李放好。

然后出门去了附近超市,买了些蔬菜。到了公寓房间门口,他看着手中提着的大包小包,深深地叹了口气。

剧本很好,角色很好。

问题是,他不会做菜,不会厨艺,让他演个用厨艺俘获霸道女总裁的绿茶心机男。

他办不到啊!

“没事。”

“我可以练习。”

虞迟给自己鼓气,而且他还找了一位老师。他应该能学会……学会一点点的吧。

小巧的厨房里。

虞迟站在洗手池旁的工作台上,拿着刀对准削好的土豆。

赵承轩在一旁看着他系着红格子,带着小熊图案的花围裙,发丝散乱,精致白净的脸上委委屈屈的样子。

顿时,有些心化了。

“还是我来吧。”

“不行,我到时候得拍这场戏。”虞迟拿着刀,深深吸了口气。

切片,切丝。

这种对他来说,简直只是高难度。毕竟,他只会用水果刀切个西红柿,当做减肥餐。

赵承轩实在不放心,走近了几分。他从对方后背伸出自己的手,双手抓稳了他的手,拿着刀轻轻的划在微黄的土豆上。

他的动作很轻,很小心,尽量去带着对方。

虞迟吸了口气。

他觉得有点儿痒,有点紧张。可以说,这是第一次他选择让另一个人参与自己的生活,他甚至不知道未来,不知道结局。

但他想尝试,想感受那种……真实的,更贴近自己的感情。

虞迟放下刀,看着切好的土豆片。他拿起一片,轻薄透光,严格规整。唔,他自己来肯定切不了那么好。

这个男朋友找的还是挺值的。

他回头,看着对方俨然做好准备,乖乖的系好围裙,洗起了菜,看样子是准备包了晚餐。

虞迟颇有兴致看着他,眉目英朗,腰好腿长,看着就像个会经常健身,锻炼的男人。

唔,肌肉看起比自己结实多了……真讨厌。

他凑了过去,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口,“真乖。”

赵承轩:“……”

他依旧冷静的洗着菜,关掉水。转身将蔬菜放置在案板上,拿起洗好的刀,迅速切了起来。

虞迟戳了戳他腰腹,不满意的出声:“为什么我都没练出来腹肌,你天天锻炼吗?”他瞅着也不像啊?明明每次联系时,对方都在办公室工作。

赵承轩抓住他作乱的手,声音喑哑了几分,“别碰那里。”

虞迟最初没有反应过来,依旧选择戳了几下,可恶啊,为什么他努力增肌,完全没有成功。而对方却维持着如此好的身材。

“你满意吗?”赵承轩几近是沉闷着声询问,青年坦率自然,完全是随心而动。而他,却是图谋不轨。

“???”

虞迟听着他的喘气声,震惊到退了几步。

天哪。

这是真的吗?

他只是碰了碰对方而已。

赵承轩闷着声,解释说:“下次别碰那里。”

虞迟乖乖坐好。

他还没完全准备好,要发展些什么意外。他给了对方平静的时间,爬到沙发那里看起了手机。

呜呜呜。

他得冷静一下,没错。

贺家打工人:我哥是不是在你那里?

贺家打工人:[图片]

贺家打工人:家里没人,公司没人。本公子什么都没找到,思来想去,也就只有你这里了。

yc:你怎么还用打工人的名字?

贺家打工人:怎么了?我知道就是招人嫌,可是我乐意。

yc:……有点土。

瞎扯了几句后,虞迟偷偷探头,看了看厨房,对方已经开始炒起了菜。唔,所以说没事吧,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拍了张照片,发了过去。

yc:嘘,在做饭。

对面已经改了一个新的名字,异常的张扬,外加土气。

贺家富二代:我靠,洗手作羹汤!凭什么我哥找的对象就吃这套路,我找的就不行。这不公平,一点都不公平。

贺家富二代:你可千万不能感动。

贺家富二代:[抱拳]

贺家富二代: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他可以装一天,不能装一世。

yc:你先换个名字,看的头疼。

贺家打工人:我们的革命友情呢?你要坚持住,绝不能被阶级敌人所软化。

许久,贺鸣海才收到一句回复。

yc:抱歉。

yc:饭菜太好吃了。

yc:装一天我就享受一天,挺好的。还有,你比我有钱。我们不是同一阶级,革命友情不存在。

贺鸣海气的半死。

虞迟乖乖吃了晚饭后,撑着肚子躺在沙发上。

“好撑,都怪你,做那么好吃。”

“嗯,怪我。”

他有些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先是长途跋涉,后又折腾许久。

赵承轩看着他,轻轻叹了口气。

他起身烧了点水,用湿巾替他擦了擦脸,眉目里写满了温柔。也许,他只是想尝试,体会一段感情,他却是固执的,贪婪着祈求这一刻的永恒。

半睡半醒中,虞迟睁开朦胧的双眼,勉强站起,精致的面孔上依旧带着倦意,眼睛却是亮闪闪的,仿佛发现了什么高兴的事。

他的眼睛追逐着,探寻着某个身影。

然后,不等那人停住,他任性地抱住了他,抵在他的肩膀上,语气轻快。

“喂,我突然想到了。”

“我不需要学会做饭,我只需要切出好看的土豆丝。”

“毕竟我只是一个被包养的软饭绿茶男,只需要每天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让我的主人开心,满意就好了。”

“你满意吗?”

虞迟哼了声,亲昵的凑到他的脖颈,声音黏糊糊的,“我的主人。”

他仰起头,眼睛微阖,轻柔的光打在他的脸庞上,瓷白的肌肤有些微红,似是醉意般的呢喃。

赵承轩顿了顿,喉咙微动,却没出声。

身后这个人到底清不清楚,他每次的任性的挑拨,逗弄,都让他分寸大乱,不由自主。

“嗯”

“很满意。”

他没转过身,只是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不烫也不热,正常的温度。

没有生病。

“听起来,总像是无动于衷。”虞迟倚靠在他身上,小声抱怨说。

赵承轩转头,沉沉的看了他一眼,出声说:“我喜欢你。”

他低头,似是欢愉,似是沉重地抵住他,吻住他的唇,他的尝试起初是浅浅的,轻柔的,似要浅尝而止,后却凶狠了起来。

虞迟被亲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对方似是明了他的不耐。

他停止了那个沉重而滚烫的吻,只是用那双泛着欲望,依旧克制的黑色双眸,紧紧地注视着他。

沉重的呼吸声。

交融,滚烫的气息中混合着浅淡的男士香水,清苦冰凉,带着涩意。

如同他这个人,明明是矜贵,持重的,偏偏一举一动小心翼翼,似是怕伤害到自己,带着沉闷的苦涩味。

“我知道。”

“你很喜欢我。”

虞迟勾唇,重新凑了上去,回吻着他。

细微的呜咽声传来,两人在这寂静的空间内,无比投入的拥抱,交融着彼此的呼吸,感触,释放着胸口中的滚烫。

第二天,虞迟起床,照着镜子时,颇有苦恼的看着眼角轻微的黑眼圈,以及脖颈间的红印。

他找了件长款,带领的毛衣,套上后来到客厅。

“都怪你啦。”

“亲亲,也要亲那么久。”

虞迟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指责说。

赵承轩在拿着小刀削着水果,他的手很稳,动作轻快,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抵在瓷片刀上,听到这话指尖微颤,低声回了句:“嗯。”

“只会嗯的嗯嗯怪。”

“……”

虞迟吃了点水果,搭配了牛奶,准备去公司。

“一起去?我去公司,你去上班。等会,我先看看顺路吗?”虞迟拿出手机,查了查地址。

“不用了。”

“我先接你去,然后去公司。”赵承轩沉声说。现在他是转正期的男友,按照网友所言。

还需考察。

送对象上班这是正常操作。

虞迟心情愉快来到公司后,却是收到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你是说,她不仅想修改剧本,弄成以她为主线的大女主戏,还要把我这个男主踢掉,换成男二上位?”

虞迟坐在沙发上,笑着问。

“哥哥,你居然还笑!这简直就是有病!”茶茶气的破口大骂。

“这种事情发生的不算少。”虞迟摸了摸头,回想着过去。他的剧组,自然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不过业界内倒是常事。

他轻声呢喃道,“这么讨厌男主角吗?其实,后半部分也没有那么差。”

这剧本的成长线做的很好,人物性格立体,两位主角们的感情和事业发展合理,很有看点。

并且后期,男主角是可圈可点的。

“她那边工作室自带编剧,扬言这种男主角太落伍了。写出来,拍出来就是被骂的。”张舒雅微皱眉,看着电脑屏幕。

“被骂也是种能力。”虞迟不紧不慢的说。

他若是接了这角色,已然做足了前期被骂的准备,毕竟观众可不能喜欢上一个前期吃软饭,骗钱的绿茶小白脸。

张舒雅是真的烦心。

这剧本耽搁几年,幕后筹备几个月,如今演员差不多确定,即将开拍,女主演就开始作妖了。

“哥,你是不知道那个她带来的经纪人有多么趾高气扬,什么我家星星接这部戏就是为了转型,你们怎么能给她配个咖位不够的演员?”茶茶学着那腔调,跳了起来边说边演。

“我们星星啊,身体不好,容易生病,得住五星级酒店。”

“好像其他人都不知道她的艺人是个夜店女王,总是玩到深夜五点,第二天赶去拍戏精神依旧光彩照人。”茶茶翻了个白眼。

虞迟看的失笑。

“那是她妈,兼任经纪人。”张舒雅敲着键盘,正联系着剧组团队。

“找不到其他人选了吗?”

“实话说,她若是看不上我,那我也看不上她。”虞迟看着原本要和她搭戏的女主演的资料,陷入沉思。

宋星零,当红小花。长得是那种明艳动人的美,很有辨识度,出道靠的是古装剧,红的是靠古装剧,简直妥妥古装剧大户。

她的几部作品评分都不错,同圈层内一直被夸赞演技好,有灵气。

可就这样,还是靠配音撑起来的。

“她这种人,你一旦答应了一部分,她只会要求越来越过分,踩在你鼻子上闹。”虞迟看着经纪人发来的聊天记录,开口说。

开启一个项目,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可能剧本大改,可能演员更换。甚至投资人撤资,无法接着拍摄。

可是,剧本大改基本上是为了项目更好的执行。

但从沟通的聊天记录来看,对方团队在意的是女主角的戏份不够多。男主角人设不够亮眼,不符合当前的流行口味。

“我也是这么想的。”张舒雅回应说,“我这边和团队沟通,实在不行就缓缓,等等时间,看看其他女星有没有档期。”

“这剧是我们公司主投剧,我们丁总执意要拍摄,投资。可不能由着她们团队,想怎样来就怎样来。”

如今业界乱象,在于有名气的演员往往能主导剧组,导演,只因他们是投资人眼中收回成本的保证。

虞迟翻看着朋友圈,看到了一张杀青晒图,点赞和评论很多。

照片上的女子一身明艳红衣,高贵凌然,脸上却带着真诚的笑,手里捧着一束花。

“你说章璐可以吗?”

“上次我和她聊,她一直说团队接下来想帮她接部电视剧,唯一的要求是本子好。”

作者有话要说:  事实上,迟迟压根没练出肌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