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穿成作死炮灰后我爆红了 > 第44章 chapter44
 
醒来, 虞迟自是忘却了一切。朦胧之中,他记得自己似乎好像揶揄了一个人。

但具体的,却是记不清了。

他睡得早, 起得也早。早就网上叫了车,准备把自己的东西带走。这个世界,他孑然一身,除却想要走的道路外, 其他的只是记忆中的留恋。

“等等, 先吃点东西再走吧。”一楼客厅里, 有人叫住了他。

虞迟正在搬着自己东西到楼下,抬头看了眼。

他可能是刚从厨房冲出来, 依旧系着围裙,冲散了周身的冷峻气息,英俊的面孔倒是有些……羞涩。

虞迟倒希望只是错觉, 可他天生对情绪敏感,足以看破那短暂几秒的慌乱。

他不知为何, 竟是答应了。

其实他不太喜欢在其他人家里呆,他很重视自己的私人空间。

“挺好吃的。”虞迟坐在餐桌上, 夹了一个水饺后,称赞道。猪肉白菜馅, 皮擀的很薄,饺子也包的很漂亮。

“家里阿姨包的。”赵承轩耳尖微红,解释了句。

话语刚落, 贺鸣海穿着睡衣直接下了楼, 一眼就看到餐桌上两人的身影,以及丰盛无比的早餐,顿时大叫一声:“我靠, 哥你今天居然做了早餐?而且你还不提醒我,趁着我妈出去旅游你就不要我了,真是……没有兄弟情。”

贺鸣海飞快从厨房拎着个小碗,拿着筷子直接坐在位置上,夹了个煮好的水饺。

“我和你说,我哥包的饺子是一绝。我家阿姨调的馅就没那个味,可惜他平时忙我都吃不到。你看这饺子皮是不是特别薄,里面的汁更是绝美,反正我是学不会。”

虞迟:“……”你哥刚刚骗了我。

他微抬头,只见那人微垂眸,神色竟是有些少许的慌乱,似乎不敢面对这直面的现实。

“你吃你的,吃饭还说话。”赵承轩勉强定了定心神,不急不缓出声说。

“哎呦,我们家什么时候有食不语,寝不言的规定了,哥你平时回家吃饭时不总和我妈聊家常吗?”贺鸣海万分纳闷。

他哥,除了对他工作干啥管的严点,生活上简直从不干涉。

虞迟忍不住笑了下。

小傻瓜,你刚刚可是当面戳穿了你哥的谎言,硬生生打了他的脸。

“其实饺子真的很好吃。我可羡慕会做饭的,多好的优点。像我一直以来都是厨艺难手,平时回家都是点外卖。”虞迟有理有据道来。

赵承轩抿唇,有些出神。

他发现,青年总是能够体谅别人,替他人解围。

他自然是高兴的。

可想到青年在工作中也是如此,全然没有争夺之心,这样的行事风格实在是太容易受欺负了。

正是如此,他才让某位影帝推荐了那位经纪人。

据他拿到的资料,人虽然也有缺点,偶尔过于冲动。可她护短,特能为自己的艺人着想,也不愿自己手下的人受委屈,因而和每一任带过的艺人关系都挺好的。

当然,那位影帝除外。

“你总是这么替别人着想吗?”眼看着人就要走了,赵承轩终是忍不住问道。

虞迟微怔,笑了笑说:“与人为善,总不是什么坏事。而且,我这人也不是谁都愿意讨好的。”

他这人眼光高,性子倔,缺点多多。

也就是年岁渐长,才磨去了许多棱角,大多事情看淡了,懒得计较了,才显得有几分好人样子。

年轻时候,还不知道刻薄到哪里去了。

“ 你还年轻,有的是……”有的是机会尝错?笑话。他们这种名利场,一着不慎,便是满盘皆输。

重新再来,代价太大。

赵承轩沉默了,竟是说不下去了。

他能说什么?以青年的处事准则,自是讨喜不得罪人。

他自己在商场上手段狠辣,却也经常该温和时留一线,十分清楚兔子逼急了也有撞墙的时候。

不到必要时刻,没必要彻底撕破脸。

假的惺惺作态。

“ 你做的很对,我只是……有些心疼。”赵承轩低声说。

虞迟错愕。

两人都有些陷入沉默,因这突然而来的真心吐露,气氛一时之间凝滞起来。

“谢谢。 ”

“有你这样的哥哥,挺好的。 ”虞迟尝试转移话题,扳回正道。

眼看着人走远了,赵承轩才缓缓收回眼神。他走到屋外的观景台,低头看着池塘里新养的鱼。

活水远远从高处的假石流淌下来。

他手里捏着几枚鱼饲料,轻轻洒在水面上,沉默地看着群鱼簇拥,争抢进食。

他不好。

一点都不好。

“哥,你来的真的晚。”茶茶早就在地方等着了,见他到了,连忙帮着搬着东西。

“路上耽搁了些时间,吃了个早饭。”虞迟没有解释太多,公寓是简单的一室一厅一厨,装修简单,明亮大方,搬完东西后,他把导演发过来的剧组对接人推给了她。

“明天下午见,多带点暖和的衣服。天气转凉,那边昼夜温差很大,保守估计要呆上一个月左右。”虞迟交代道。

茶茶离去前,比了个心:“哥,你加油,我就不打扰了。”

等没人了,虞迟铺好床铺,认命地趴在床边,拿出手机。

他翻开那几段简短的聊天记录,嘴角微勾,他的预感果然没错。

“只是,这么羞涩可不太好啊。”

虞迟喃喃自语,难得遇到了相貌,身材,人品都如此符合他标准的男人,错过了岂不是可惜了。就算没法在一起,谈个恋爱爽一爽也挺好的。

关键,人不够主动,他也不好意思直球,怕吓到了对方,真真怪难为他的。

可恶。

他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就把时间放在了练台词上。导演亲口说的,台词差了点,他不练能行吗?

剧本里,他的场次严格来说勉强是个男四号。

出场不算多,但还挺关键的。

他很喜欢开场的那一幕,可惜的是并没有他的戏份。

书生徐晃上京赶考,突遇大雨,匆忙之间进了个破烂的寺庙挡雨,庙里却有个老和尚,正在烧火用陶罐煮粥。

不久,又进了个貌美的小娘子。

书生静坐,闭目休憩。

老和尚却有了谈心,讲起了如今世间最出名的一把剑的故事。剑为龙鸣,传闻乃用真龙之血锻造,可斩天下妖魔。

如今神州陈氏王朝,便是靠着这把剑镇守住了天下。那开国之君陈升,正是手持龙鸣,硬生生结束了百年前的乱世。

“传闻,那剑是他最要好的一位朋友所赠。”老和尚摇头晃脑说道。

“我呸。”那貌美小娘子站起,扭着腰走了几步,骂道,“他那样的人,也配有朋友?真是笑话。”

“呵,他真心对朋友的方式,便是扒其皮,抽其骨,融其血铸剑,这样的友人,可有人敢要?他若不是披了个仁义道德的假面,就是个十成十的小人。”

书生眉头微抽,暗自私语。

“还真是蛇鼠一窝。”

“我这边倒也有个故事,是一个大妖怪告诉我的。”貌美娘子笑意妩媚,摇晃了下身子,她凑到书生面前,勾了勾手上的铃铛手镯。

“俏书生,可要听听看。”

书生不慌不乱,“小娘子若是行止端正,小生愿听一二。”

娘子依旧扭着腰,冷冷哼了声,转眼却是拿出一面小镜,得意洋洋道:“这是我老祖奶奶赐我的,她的幻术施的极好。”

书生被那镜子一照,便被吸了魂魄,只觉得自己进了一个妖怪窟,里面可谓群魔乱舞,勾人魂魄。

“加柴,煮血。”

“上祭品。”

高台上,有一大鼎,云雾缭绕,其上盘坐着一大妖,人身蛇尾,黑色鳞片铺就的蛇尾不时滑动。

“当年,那无名道人,正是以此法趁得我族青龙君,化人登仙时,让那陈国之君陈升毒倒了他。抽其魂魄为灵,将他一身之骨,血,肉,引天雷之火,用鼎练了七天七夜。”

“那剑出世当日,群妖震慑,万魔恸哭。千年道基,仙人灵骨,可恨啊,便这样成了他人的登仙梯,做了那踏脚石。”

书生怔住,他自是看出这镜子,所现场景并非幻境,而是将当年亲眼所见的场景照出。

那台上蛇妖,面容妩媚,吐出猩红的舌头,卷了卷,眸中神色难辨,转而看向书生:“哪来的小妖,竟敢擅闯灵蛇谷!”

书生手持心剑,一剑斩去虚妄,退出镜中。

庙内,貌美娘子口吐鲜血,盈盈倒下,现出原形,鲜红的衣裳里爬出一条黑色的小蛇。

书生拔剑,将其斩断。

老和尚嘴角抽搐,干看着这一幕,心颤颤说不出话来。

“怎么,她那镜子,不知吞了多少活人,里面全是冤魂。”

“我不能杀了她吗?”

书生徐晃,再次出剑,向那空中的镜子横劈下去。镜片碎的一地,无数灵魄萦绕此处。

老和尚闭目,只念往生咒。

书生笑面盈盈,直言问道:“老和尚,可是妖?”

老和尚吓得半死,手指哆嗦。

他是一只老鼠化做的妖怪。半点修为没有,全靠幻术偷些香火过活。

雨过天晴,书生背上行囊,将竹剑收起,施然离去。

湖边,早有小舟等着。

一清秀可爱的小童儿立在芦苇杆子上问:“哥哥,为何不斩了那鼠妖。”

“他手上未曾沾惹人命,勉强算是个胆小,不害人的妖怪,暂且便饶他一命。”

“哥哥,你犯懒了。”

“我是去盗剑的,可不是专门去斩妖除魔。”

“你才不想盗剑。”童儿嘟囔了几句,轻轻一跃,便消失了。

虞迟念了几句自己的台词,他在想怎样用声音更好诠释角色。这个妖怪,他不识人心,童趣可爱,前期是个调节气氛的小古板。

后面,却……很有几分诡异。

原本他天生记忆溃散,在竹剑中呆了百年,以往一日只有一日的记忆。直至书生选剑时,他认了主,逃出竹剑,这才能记住东西了。

吃了九面狐的妖丹后,他灵力暴涨,妖气四溢,行事也偏激起来。

虞迟对着镜子,微微调整着表情和神态,直至那镜中人神情阴郁,如鬼魅,偏偏有股无心无情的茫然。

这才缓缓露出一个笑容。

“我是人,不是妖。”他沉咛着声,吐出这段台词。

原来,竹妖随着时间,慢慢有了一些过去的记忆。他恍惚记起,他乃一介凡人,突遇大火,醒来之后便附身在竹子上。

后来,便是在竹剑中的浑浑噩噩时光。心中唯念着,妖怪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人呢?

人却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转眼便到了出发时间,希芸的代言人的确谈了下来。不过,广告宣传片正式拍摄的时间依旧未曾定下来,估摸还有一大段时间。

经纪人说让他片场好好表现,到时具体拍摄时让导演通融一二,请个二天的假。

实在不行,到时候她来谈。

虞迟迟开玩笑道:“我倒是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到达导演的最高标准。好好表现也有等级,难办啊。”

经纪人便笑他:“你就给我装吧。”

西南省,片场依旧连轴转着。开机不过一个月,目前的戏份基本是拍着幼年男主家乡村落的事。

这部分戏份,基本穿插在片中,作为回忆,补齐着设定和人物来源。兼有不少林中打斗,谈玄论道场景。

“我不服气,凭什么就他能行,我就不行?”

“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好,我就不懂了。导演也不告诉我,我想改都没地方改。”

休息间,一个耳边碎发编成小辫,缠绕着红绳,身穿红白相间的长衫,清秀的男孩脸上满是不服输,气势汹汹。

他身边坐着个女人,明艳妩媚,她正伸出白皙纤细的指尖,满不在意的涂着指甲油。

听到这话,无比轻蔑地回了句:“机会我给你争取了,你把握不住怪谁。来之前亏我还指点了你,你倒好演来演去,把个角色演没了。”

“姐,你怎么尽帮着别人说话。”章璇更气了。

“那叫事实。”

“姐,我哪里懂导演的想法。”

“行了,导演已经看在我面子上,各种指点你了。你把握不住,能怪谁?”

“他人今天就来。导演下午就安排了场戏,你若不服气,当面看着就是了。不过,顾导的眼光……应该是不会出什么差错。”

章璐行事慢悠悠的,倒是不慌。

这电影,按照戏份,她是绝对的女一号。角色亮眼,人设丰满,造型好看,不管如何成片出来肯定吸粉。

不过,她心里多少有些不爽。自己推荐的演员不符合导演要求,进了组还被刷她这面子搁哪儿放。

虞迟是睡足了,才到的片场。

导演那边正排着戏,也不废话,直接让着场务把他直接带到了化妆间。剧组筹备齐全,两位主演有着自个儿的单独化妆间外,几个戏份少些的配角则是共用一个大的化妆间。

他今天的戏份,也不多,是文戏。

只是,拍摄的场次却是中段偏后的剧情。化妆师依旧是原来试镜时的那个小何,见了他便惊呼道:“帅哥,几天不见,怎么又瘦了。”

“你上次不是嫌弃我脸不够小,给我打了不少阴影。”虞迟逗她说。

“我……算我当时失手,导演过后还和我商量,让我下次别画的那么尖,弄得和蛇精似的。”小何略有些不好意思。

虞迟起身,他身上套了件青色的长衫,相比上次试镜的那款,这件则更加的复杂精致,袖口和衣襟都绣了暗纹。

“我是蛇精啊。”

他眉眼弯弯,笑的十分纯良。

片场,他走出来时,众人都有些呼吸微顿。

那张眉目如画的脸上,眼尾处微挑,勾勒了几笔青黛色的竹纹,半缕碎发顺着耳垂落在衣襟上,清爽且飘逸。

他手里拿着个竹条编织而成的小竹篓,那是剧中他用来逗小妖怪的道具。

他便悄然立在那里,眉眼里天真尽显,生机勃勃,像是初春的凤儿般畅快,尽兴,一点儿都不做作,仿若天生如此。

导演顾欣见了,难得露出点笑意。

章璇原本正等着戏,这会儿脸色有些难看。

竹妖的角色被导演表示实在不行后,他自告奋勇顶了个原本看不上,出场不过一分钟的小妖怪的角色。

他心里自然是不服气,到手的鸭子还飞了去,别提多郁闷了。

可这人扮相,的确把他比了下去。

“这新人,古装有点好看啊,比你当初试的好看。”章璐正在喝水,见到后不自觉眼睛放光,“不行,我有些心动了。说真的,我感觉比张鹤山好看太多了。”

章璇:“……”

张鹤山,本剧组的男一号,业内稳妥的一线。长得虽说不够很好看,但是绝对堪称帅哥。他演过不少古装剧,难得有种文雅气质,风度翩翩。

更别提那演技,简直是章璇的奋斗目标啊。作为科班,章璇是真心佩服他,形象多变,行事低调,简直业界妥妥清流。

不过,他姐瞧不上,嫌弃人太装,没意思。

“姐,你给你弟留点面子行吗?”章璇气的半死,恨恨道。

“你要不是我弟,你还能留在我身边。我还不能夸人了,这是硬件条件,我总不能当个睁眼瞎子。”章璐不屑道。

章璇冷着脸,盯着对方。

他倒要看看这人演的有多好。

今天这场拍的戏份已经是中后段了,书生行水路一路进京,租了个小宅院说是应考,实则夜晚总同结识友人夜游京城。

他于断案上颇有一道,因破了个谋杀案意外入了朝中公主的眼。说来也巧,那公主夜游金明湖,意外落水,竹妖救了公主,两人便结识,互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

一日,公主宴请臣子,想要寻找高深道人替其斩妖,书生便被送上了请帖。

这其实是个幌子,公主只想试探书生徐晃的实力,以及那个让她胸口隐隐作痛的竹妖。然而书生心有警惕,不愿竹妖涉险。

可竹妖却生起了气,偷偷前去,撞破了一件秘事。

虞迟只觉导演对他果真“不薄”,一上来就直接让他演重头戏份,半点缓和时间都无。

“哥哥,我也要去。”竹妖偏着头,立在远处的庭院前,在镜头下眼神竟是有些阴郁。

吃了那颗妖丹后,他仿佛一下子便长成大人了,眸中时常闪烁着看不懂的神情。他似是怨,恨,又有些茫然,失措,难以控制自我。

“不行,很危险。”书生徐晃摇头,竹妖灵力暴涨,却时好时坏,不能稳定下来。

“我知道,你骗我,都是骗我的。你是去见公主姐姐了,哼。”竹妖摇晃着身子,抛下这句话就跑路了。

徐晃留在原地,手持经书,无奈一笑。

“瑞元,你亲近公主,可又怎知她不安好心,别有图谋。正应如此,我才更不能让你去。”

这段场景虽说简单,可其中情绪并不容易把握。火候不够,难免失了味道。两位演员又是刚刚接触,默契不够,因而足足拍了四次,才算过了。

“我还以为演的有多好,还不是照样ng。”章璇嘀咕道。

“你行,你之前拍的时候,可是整整拍了一上午。ng了20多次,还没达到顾导的要求。你还有脸说别人?”章璐冷哼了句。

同是演员,章璐经验丰富,演技娴熟,和不少导演打过交道。

顾欣算是要求高的,她自个儿拍摄时都不能保证一条过,时常反思自己哪里情绪不够到位,没达到导演的标准。

她刚刚看的认真,看出的门道也更多点。

ng并不是演的不好,情绪不够,而是演员仿佛许久没有站在真实的片场,面对着镜头。

他对光线,视角,镜头的捕捉还有些生涩,可他反应很快,轻易的调整了过来。

面对导演的重来,他也不慌乱,而是以同样的状态和反应,稳到一种变态的程度,重新进入角色。最难得的是他的表演很自然,一点儿不僵硬,灵气十足。

“你再多看看,就明白了。”章璐面对弟弟的不甘心,嘴上的不屑,只是这般交代。

章璇便接着看,越看越气,越看越……无话可说。

相比他姐不爱上网,生怕看到自己的恶言恶语,他却是个时常关注舆论消息的。

虞迟最近的确有些红,人气很高。

他也是看了那被夸的短片的,只是综艺嘛,作假太正常。他是真没想过,被爆料说被踢出八强的人会来他的剧组,还抢了他的角色。

而且,演的还这么好。

他相貌,演技,性格样样比不过,只觉眼前一片黑暗。亏他还幻想过顾欣导演会要他回去接着演。

章璇气的不吭声,黑这个脸站在角落里,看着看不上他的导演夸着台词有进步,崇拜的主演夸着配合度不错。

“行了,你别给我作,多大人了。他这种良才美质,一看就是要大红特红的。人和人本来就不能比。你这种资质,也就只能磨时间了。”

章璐是见多了,也不在意,随口安慰道。

章璇:“姐,你真是我姐吗?”

章璐:“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若不是,你能进这个剧组吗?”

章璇无话可说。趁着休息,他实在气不过,拿起手机微博小号带大名辱骂对方“演的什么垃圾玩意!”。

不料,还没几秒,竟是被人私信发了个红包,还附赠一句话。

城轩:喝杯奶茶吧,少上网,别生气。

城轩:骂人别带大名。

章璐:“……”心情复杂。

他收了红包,发现居然有二十块。点进对方主页,特么居然真是虞迟的粉丝,只觉更气了。

他翻着对方主页,只觉怨气升天。

粉丝都这么有钱。

救命!

最后,章璐吸着红包买来的奶茶,气势汹汹地看着片场的某人,心里恨恨想:“没错,这人就是他的一生之敌。”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剧本的原因,所以就昨天的和今天的两章放一起了。

断更一天,掉收无数嘤嘤嘤。接着努力√咸鱼的日六梦想依旧没有放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