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恰似君心照影来 > 第一章 浴血重生
 
  陛下有旨,皇后叶兰儿无德,祸乱六宫,毒害皇嗣,念其辛劳,免其凌迟之刑,废其皇后之位,特赐御酒一杯,钦此!常年陪伴在皇帝身边的常公公用冷眼打量了这个依旧年轻貌美却面色如常的皇后一眼,心里突然有了一丝别的心绪。
  ??这个叶皇后当真是个难得的美人儿,却终究难以逃脱皇宫里最残忍之事。
  不,我不信,我不信他会这样对我,我为了他做了那么多,到头来却落得这般下场,他为何要那般狠心。
  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丝光线照了进来,伴随着一阵脚步声,淡粉色宫装,裙角绣着展翅欲飞的淡蓝色蝴蝶,外披一层白色轻纱。微风轻拂,竟有一种随风而去的感觉。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间,身材纤细,蛮腰羸弱,更显得楚楚动人。
  嫡姐,我终于等到你掉下云端的这一日了。你知道我等这一日等了多久吗,世人皆知丞相家的大小姐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只要有你在的一天,世人就不知道还有我这个三小姐。只要有你在的一天,他们就看不到我的存在。你以为他是真心爱你的吗,早在他还是不受宠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一起了,要不是因为他顾着你是丞相府大小姐的身份,兄长又是大将军,你以为他会看上你?叶兰儿,你如今应当认命了吧,……呵呵…….她仿佛神经失常般,脚步放肆的走近,你自持身份,不过是仗着出身好,总是那么高高在上,是万千宠爱的嫡女,可是,现在你不是了,呵呵…..别做梦了,你以为你还是丞相府的大小姐吗,你现在不过是一个在冷宫中的废后,要不了多久皇后之位就是我的了,你以为还会有人来救你吗,不要痴心妄想了,你还不知道吧,在你被打入冷宫之后,叶家已经被圣上灭族了,所以,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叶家,你叶兰儿……哦……不….你现在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只是一介孤女。
  她好似痛快极了,目光灼灼的盯着叶兰儿看,像欣赏美景一般,“不知道嫡姐现在感觉如何,是不是很凄凉,很无助,呵呵…….”她说着,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叶兰儿惊怔的呆愣,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她的手指不受控制的哆嗦,她痛得仿佛五脏六腑移位,目光冷冷且死死地盯着叶清欢,颤声道:“你是疯了吗…..叶清欢,你这个疯子,她们也是你的兄弟姐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虽然你是庶女,但是家里人对你也是很好的,她们待你不薄,你居然还能够下得了手,难道就为了这个位置,你就要这样做,你……你简直,简直是无药可救,简直是畜生不如!”“禽兽?”冷宫里回荡着叶清欢狰狞的笑,“呵呵,我不过是抢了你的皇后之位而已,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恨你吗,因为你挡了我的路!我哪点比不上你,我生的比你美,比你聪慧,可是只要和你站在一起,我的头顶上永远就只能飘着“庶女”两个大字!其他的事情都是你身边最亲近的夫君做的。你以为他是真心爱你的,那不过只是一场骗局罢了。你知道你的丫鬟紫苏现在在何处吗,她被圣上扔到军营去了,你也知道一旦被扔到那种地方,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我不信,我不信他竟会对我这样,连我身边的人都不放过。他说过的,待他有天君临天下,许我乱世繁华。叶兰儿咬紧牙关,从牙缝里逬出几个字。
  叶清欢拍了拍掌,很快就就有人将一具尸身扔在了她的面前。
  叶兰儿如五雷轰顶,顿时变得如泥塑木雕一般,只觉得了无生趣,但求速死。原来她倾尽所有的爱也好,她倾尽所有的付出也好,都不过是一出笑话,都不过是一场闹剧。到头来,除了欺骗,除了利用,回报给她的,只剩下嘲笑和杀戮。
  她温声轻叹,仿佛遗憾至极,叶兰儿恨不得撕烂她的一张美人脸,“叶清欢,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然而正在这个时候,哐当一声,紧接着,一华服公子疾步而来,他那明黄色的长袍上绣着沧海龙腾的图案,袍角那汹涌的金色波涛下,衣袖被风带着高高飘起,飞扬的长眉微挑,黑如墨玉般的瞳仁闪烁着和煦的光彩,俊美的脸庞辉映着晨曦,带着天神一般的威仪和与神俱来的高贵,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种放荡不羁的微笑。这个人她最熟悉不过,大婚当日,他一袭红衣,俊美无暇,他拉住自己的手说:“兰儿,此生我定不负你。只要你助我登上皇位,我定将这天下捧到你的面前。江山为聘,不离不弃。”
  一年之后,慕容轩黄袍加身,封她为后,只是几日就迫不及待的娶了她的庶妹。可现在他却用阴鸷的眼神盯着她,仿佛要将她千刀万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的家族助你登上皇位,为什么你要把他们赶尽杀绝,先皇驾崩,新皇上位,丞相府作为在新皇上位的一只势力,在新皇成功登上皇位时候,迎接他们的本该是奖赏,没想到你竟然以谋反罪灭了叶家,难道你忘了在你还是不得势的皇子的时候,是叶家培育了你,成为帝王之才,我以为你早就忘了,在你受尽侮辱的时候,是叶家站在你身后,你身犯险境的时候,也是叶家一次次救你于危难,不然,你今日为何将叶家所有的恩德一抹干净。我只想问你一句,你爱过我吗?”我满心凄楚的问道,为了他。她不顾父亲的阻拦,不惜以性命相要挟,只为了他一登九五的梦想。
  “叶兰儿,我一直以为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女人,没想到到后来你竟然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我不怕告诉你,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我娶你,为什么你要把他们赶尽杀绝,先皇驾崩,新皇上位,丞相府作为在新皇上位的一只势力,在新皇成功登上皇位时候,迎接他们的本该是奖赏,没想到你竟然以谋反罪灭了叶家,难道你忘了在你还是不得势的皇子的时候,是叶家培育了你,成为帝王之才,我以为你早就忘了,在你受尽侮辱的时候,是叶家站在你身后,你身犯险境的时候,也是叶家一次次救你于危难,不然,你今日为何将叶家所有的恩德一抹干净。我只想问你一句,你爱过我吗?”我满心凄楚的问道,为了他。她不顾父亲的阻拦,不惜以性命相要挟,只为了他一登九五的梦想。
  “叶兰儿,我一直以为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女人,没想到到后来你竟然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我不怕告诉你,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我娶你,不过是为了稳坐帝位,从一开始你就是我的一颗棋子,普天之下,有哪个下棋的人会爱上一颗微不足道的棋子?叶兰儿心如刀绞。
  “哈哈,哈哈…..”她笑得前仰后合,却又狼狈不堪,他居然说从来没有爱过自己,哈哈,真是太可笑了,自己为他做了那么多,竟然换来一句“从来没有,”这简直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了。叶清欢静静地看着发疯的叶兰儿,心头一转,捂嘴笑道:“姐姐,你今日才知道陛下的心意吗?他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他爱的是我”,叶清欢状似有意无意的抚过平坦的小腹,又道:“我与陛下相爱,可我出身不如你高贵,陛下只好先娶了你,一来可借助丞相府的势力除掉之前的废太子,二来也是由你替我扫平障碍,对了,你还不知道吧,丞相府灭门的证据还是陛下找的呢。“你这个贱人,叶兰儿气红了眼,想要上前去厮打叶清欢,却没想到反手一个耳光抽倒在地。没想到这么多年的好妹妹竟然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狼。叶清欢笑得张狂肆意,这些年她一直活在庶女的阴影里,如今看到向来自诩高贵的人落到这样的境地,真是大快人心。叶兰儿,你是嫡女又如何,身份高贵又如何,现如今,你一无所有,只要你跪下来求饶,我定会向陛下进言,让他留下你的命。
  叶兰儿擦掉嘴角的血渍,冷笑道:“就算把皇后之位让给你又如何,你以为你就能永远得到圣上的宠爱。大凡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爱弛而恩绝。”
  这些话正中叶清欢的要害,她咬牙切齿的喊道,“来人,给本宫拖下去,狠狠的给我打。”本宫就先回去了,不想看见这血腥的场面。?或许那个女人才是他心尖上的,自从被打入冷宫,一关就是一年,直到她饮下毒酒,放火烧宫。她清楚的记得那一夜的景象,她穿着初见时的红色衣服,喝下了毒酒,在锦绣宫最后一舞,这舞蹈壮丽,凄美,这是专门跳给他看的,她将自己的一生全部融入这一舞之中。她也知道他在看,因为他能感觉到目光是那么的专注,虽然隔着云烟阁。他从来没有如此专注的看过她,直到大火快要吞噬她的时候,她才看到他冰冷的目光有了一丝温度。
  我叶兰儿对天发誓,如果此生能再来一次,她必不会爱他、护他,他宁愿一开始从从不认识他!“慕容轩,我叶兰儿以吾血为引”火之光照路,满天神佛为证,如有来世,我与你生生世世不再相见。
  “小姐,你终于醒了,紫苏快担心死了。”耳边传来一个又惊又喜的声音。
  紫苏,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等叶兰儿缓缓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装饰的十分秀美的房间,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台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细细打量一番,身下是一张柔软的木床,精致的雕花装饰的不凡,身上是一床锦被,侧过身,一房古代女子的闺房映入眼帘,古琴立在角落,铜镜置在木制的梳妆台上,满屋子都是那么清新闲适。这是叶府,这是她的房间,四下万分安静,她甚至能听到心口激烈跳动的声音。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精美的房间,活生生的紫苏。她突然连鞋子都顾不上穿就跳下了地,直接扑到了梳妆台前。
  镜子中映出一张清秀婉约的脸,14岁的少女双眸明亮,肌肤似雪,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泻于身旁,带着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明亮艳丽。远远不是后来在冷宫中备受折磨的憔悴消瘦的那张脸。
  自从醒来后,她夜夜都梦到丞相府的家人,梦到家人的笑颜,欢声笑语犹在耳边,场景突变,温情变成了炼狱,她眼睁睁看着家人受尽了百般折磨,然后血淋淋的死去。我抬头望着天空,任眼泪流了满脸。再次醒来,她还是那个丞相府大小姐,那个被命运抛弃,又被命运重新眷顾的女子。她还是她,一切都没有变,变得只有时间,被命运抛弃的几年的她,回到了她最意气风发的年代,回到了那段孽缘还未发生之时。她回想着自己的前世,不由得摇了摇头。她被满世的繁花迷了眼,迷失了心,以为自己所寻到的就是最好的,她心比天高,她辅佐着自己所谓心爱之人一步步走上帝位。可惜的是,她算错了他的心,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爱上他,他对她从始至终只是利用,她输掉的不光是自己的人生,还有她的心。她累了,死心了。叶兰儿擦了擦眼角不由落下了泪水,灿然的一笑,真的再来了一世,这一世,她会躲着他,避着他,与他再不付相见。想必是老天看到她的悲惨境遇,才让她自己来复仇了。想到叶清欢,叶兰儿脸色一变,眼睛里闪着一种恨意的光芒。
  叶清欢,慕容轩!既然老天不亡我,那么这一世,我必定向你们十倍,百倍,乃至千倍讨要你们曾加在我身上的一切痛苦。今生她定将要这天下,搅得天翻地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