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物理说服,科学超度[无限] > 第53章 第 53 章
 
第四天一早, 温攸宁便直接随便拿了一本同学录准备出门。

隋既明:“我陪你一起去,殡仪馆那边的路我熟,嗯……人也熟悉。”

温攸宁瞅了他一眼, 心道,你不就是上次去了一趟?

旁边的赵鹏宇也帮腔道:“一起去吧, 殡仪馆那边的停尸房, 总感觉有点危险的样子, 你带着隋既明, 周围也有个搭把手的人。”

隋既明连连点头:“对, 两个人毕竟稳妥一下。”

旋即,赵鹏宇还主动道:“不用担心我这边, 我打算再去学生会那边找找线索。”

隋既明:“上次都问过那些学生会的成员了吧,好像没什么特殊的。”

赵鹏宇在这方面格外的细心,“我那舍友之前也是学生会的人,而且,他们学生会一直有学生值班的习惯,我争取从他们的活动室那边找找线索。”

温攸宁略微点了点头,“也是条思路,赵哥就当是顺便替你那个舍友收拾收拾东西好了。毕竟人已经去世了, 如果还有物品留在学生会的活动室里, 也不合适。”

随后,温攸宁和隋既明从学校出去, 直接打了个车去殡仪馆。

看到他们俩从大学的校门口出来, 出租车司机一听这个目标地点, 顿时怔了一下, 然后才继续尽量若无其事的道:“你们大学生怎么会去这里。”

温攸宁实话实说:“前两天学校有人跳楼了。”

司机被吓一跳, “嚯, 现在的学生心理压力是大,一到了期中考试、期末考试的时候,总能听到这类新闻。”

不过这话说完,司机自己又愣住了,“不对啊,这不是新学期刚刚开学吗?”

——对于的大部分学校来说,九月份都是开学季,一般来说,这时候似乎不太像是学生心理压力特别大的高峰期。

温攸宁也跟着叹了口气:“谁知道呢,反正人都没了,说这些有什么用。”

旋即,温攸宁直接和这个健谈的出租车司机闲聊了起来,还顺便询问了一圈,他一直开出租车,有没有听到过什么有意思的传闻。

碰见温攸宁这种能侃大山的,司机顿时也来兴致了。

反正这会儿大白天的,外面太阳正好,也不怕闹鬼,司机索性就把自己出租车生涯中听说的一些都市异闻,都和温攸宁掰扯了出来。

什么404路夜晚的幽灵车、城中村的密集鬼影、午夜电台的呼救声……

隋既明:“……”

总感觉第二个都市异闻听起来有点耳熟的样子。

温攸宁则是眼睛里闪过了一丝诧异之色,那个城中村还没拆迁呢啊?等到拆迁完之后,那些鬼怪应该就不会继续原地集会了吧……

终于,随着出租车的前进,周围的环境落在温攸宁和隋既明的眼中,也渐渐变得熟悉起来。

“到了。”出租车司机说道。

温攸宁付了钱,和隋既明一起从出租车里出来后,隋既明便立即小声道:“还真是我上次来过的地方,我还记得路,跟我走吧!”

其实殡仪馆的环境看起来并不阴森,只是,免不了会比周围清静一点倒是真的。

也是凑巧,隋既明上次就和殡仪馆这里的工作人员打过交道,这一次遇到的,又是上次那位工作人员,并且,对方也还记得隋既明。

殡仪馆工作人员:“你怎么又来了!?”

隋既明伸手指了指温攸宁手里的同学录,简单道:“我们一个学校的同学昨天过来了,我们寻思着,大家毕竟同学一样,有些东西还是要带给他的。”

殡仪馆工作人员也被他整无语了,“……你上次还说是群租房那边很多可怜人呢,都没什么家人朋友过来看看,所以你来了。”

隋既明:“可不是么?我们都还是学生,住不了宿舍出去的时候,只能找便宜的地方租了。”

温攸宁:“……”

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明显不信这句。

很显然,大学宿舍的四人寝室都受不了的人,还能人受得了城中村群租房那种环境?骗鬼呢吧!

不过,这位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和他们说了这几句话之后,却并没有继续阻拦什么。

毕竟,他们这里是真的有一具刚从学校那边运回来的尸体。

温攸宁他们俩居然能把对方的身份信息报出来,殡仪馆自然没有拦着过来缅怀逝者的人的必要。

到了殡仪馆里面之后,正巧,前天夜里值夜班那个工作人员,今天白天也在。

他一眼就看到了温攸宁和隋既明他们俩,甚至还非常友好的过来打了个招呼,“你们怎么来了?”

问完这一句之后,这个之前值夜班的工作人员心里还突然“咯噔”了一下,担忧道:“你们不会又是联系我们去领回‘失物’的吧?”

温攸宁摇了摇头:“那没有,这次的东西,我直接拿过来了。”

说着,他把手里的同学录拿起来晃了一下,简单道:“那天夜里的那个‘失物’,可能需要这个。”

能让殡仪馆的在逃尸体在意的东西,那的确有回头一起烧了的必要。

不管是拖着尸体回去嗨、还是烧了之后就剩下单纯一个鬼魂回去嗨,都证明人生前死得有问题。

而越是死得不正常,办理后事上就越要讲究埋得专业,毕竟要是天天诈尸谁也受不了。

现在温攸宁说拿着关键东西过来了,这位当天夜里值班的工作人员自然也就当做自己相信了,然后直接把温攸宁他们俩带到了停尸房的位置。

值夜班的工作人员还特意感慨了一句:“上次听了你们的建议,现在,对于这种可能还会跑出去的,我们都采用冻成冰块的形式了。”

隋既明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温攸宁倒是表现得十分平静,“那挺好的,冻成冰块也方方正正的,照样不占地方,好搬运。而且,以焚化炉的温度,也不差这点冰块。”

工作人员点头:“那肯定的。”

说完,他的目光也落在了温攸宁手里的同学录上,诚心求问道:“这东西要怎么用?”

温攸宁:“我本来想看看它本人是什么反应来着。”

工作人员实话实说:“都冻成冰块了,有什么反应也看不出来了。”

温攸宁也不由得面露迟疑之色。

他倒是想要把那个怪物再融化开,但是,当着人家殡仪馆工作人员的面,这事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

反而这位工作人员,大概是看出了温攸宁和隋既明两人的迟疑不决,尤为善解人意的点了点头,索性直接让开道:“你们和那位同学还有什么话要说,你们自己待一会儿,我在外面等你们。”

隋既明:“不愧是殡仪馆值夜班的工作人员,做事可真敞亮……”

温攸宁已经走过去,把第一个死者的尸体从冷冻柜的抽屉里拉出来了。

抽屉毕竟不是严格密封的,缝隙多多少少有些漏水,所以,这个冰格冻得并不严实。

温攸宁反而松了口气,正好,如果这个怪物有什么反应的话,多多少少还能看出点来。

他直接把同学录拿出来几页放在了抽屉里面,然后问道:“朋友,你听说过‘同学录’吗?”

怪物似乎还真有所触动,它被冻在一半冰块里的尸体,竟然试图去抓那块同学录。

温攸宁心中微微一动,直接用打火机烧了两页同学录。

十分神奇的,那个怪物竟然就这样安静了下来,似乎,它刚刚的意动,也是为了毁掉同学录一样。

温攸宁和隋既明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怪物基本已经只剩下了本能反应,也说不出它刚刚的动作到底是怎么个前因后果,但是,怪物想要毁掉“同学录”这件事,还是让人看得明明白白的。

隋既明:“也就是说,这个直播间里,应该会有一本‘同学录’是可以克制怪物的?所以它迫切的想要回到它。”

温攸宁沉吟道:“说‘克制’可能不太合适,如果真有这么一本‘同学录’,怪物的本能反应应该是避之唯恐不及吧?它本能的还想毁掉‘同学录’,说明那东西本身,对怪物来说,并不致命,而是有着其它用途?”

隋既明脑海中灵关一闪,“这不就是很多影视里面十分常见的,拿到什么东西,只要用法正确,就可以永远的让怪物消失。而怪物,也会试图得到这个东西,不管是毁掉会对自己造成弱点的东西,还是得到这东西本身能够让它增强。”

温攸宁点了点头。

殡仪馆一行,让他们越发确定了这个直播场景中的确存在着一本特殊的“同学录”,但是,更多的线索,却依旧毫无头绪。

而在学校里面,因为自己一个人势单力薄、而且他之前实在是太过显眼、担心遇到意想不到变故的赵鹏宇,索性就留在了学生会,打着给死者收拾东西的理由不挪地了。

而学生会和第一个死者不熟悉的人,其实也不想让死者的东西继续留在这里,对于赵鹏宇的行为,可以说是乐见其成。

事情开始变得失控,是从校园广播里,在一顿惯例的结束音之后,突然传来了一道陌生的男声。

“失物招领求助,有人捡到了一本【同学录】吗?这本同学录的画风比较诡异猎奇,如有线索,可以联系广播站,或者拨打下面的这个手机号,谢谢大家的配合和帮助。”

听到这个意有所指的失物招领,赵鹏宇顿时微微睁大了眼睛。

他动作麻利的掏出手机,拿出了会议桌上速记的手速,直接把完整的广播写成文字发给了温攸宁。

赵鹏宇:“对方这是什么意思,打算合作?”

温攸宁很快回复道:“是求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