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重生后我逆袭成了全能大佬 > 三十、你的爸爸不是穆有声
 
  送走老太太,穆熙叫住要回房间的叶灵,“妈妈,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穆熙盯着叶灵的眼睛。她虽然没有见过姑奶,不过她可以肯定姑奶并不是穆家的人。
  叶灵抿了抿唇,眼中有着一丝犹豫,许久才开口说道:“你并不是穆家的孩子,你的爸爸不是穆有声。”
  穆熙没有惊讶,只是看着叶灵,等着她接下来的话。穆有声对她的态度一直都很冷淡,根本不像是一个父亲。
  前世她或许会以为是自己不够优秀,不过现在她不会那么想了。没有一个父亲,没有一个丈夫,会那样对待自己的孩子和妻子,任由她们被赶出家门,任她们被欺负,而无动于衷。
  前世妈妈自杀,她在街上流浪如狗一般,可是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次,仿佛她们根本就不存在。
  “你的爸爸和穆有声是好朋友,他是因为救穆有声死的,他在死前将我们托付给了穆有声,让他好好照顾我们,可是他...”叶灵泣不成声,红红的眼中溢着恨意。
  是的,她恨穆有声,如果不是他,她的丈夫不会死,她也不需要将熙儿扮成男孩子。可是穆有声终究还是无情的,知道熙儿不能修炼古武后,就丢弃了她们。
  穆熙走上前,抱住叶灵,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无声的安慰着她。
  叶灵的情绪慢慢的平复下来,“熙儿,如果有一天穆家让你回去,你还会回去吗?”熙儿毕竟叫了穆有声十多年爸爸,就算不亲,感情还是有的。这也是她为什么一直没有告诉熙儿的原因。
  “当然不会。”穆熙想也不想就回道。别说她不是穆家的种,就算是,她也不会再回穆家。
  叶灵紧紧抱住穆熙,“玉佩是你爸爸家族的传家宝,你一定要好好保存。”熙儿的爸爸曾经说过,等她生了孩子,就将玉佩给孩子,原以为她这辈子再也看不到玉佩了,没想到姑姑竟然会来找她们,还将玉佩给了熙儿,真的让她很意外。
  “我会的。”穆熙摩挲着手中的玉佩,眼神透着坚定的光芒。妈妈还是没有告诉她,她的亲生父亲是谁,不过她不急,总有一天她会知道的。
  回到房间,穆熙打量了一会儿玉佩,将玉佩和前几天拍到的《气御山河图》放在一起,布置了一个隐匿阵法。除非是懂阵法的人,不然绝对发现不了玉佩和《气御山河图》。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窗边坐着的少年身上,让‘他’全身都仿佛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晕,美的像是一幅不真实的画。
  下课铃声响起,蒋毅阳走到穆熙身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走吧,去篮球社。”
  穆熙这才想起,她在刚进高中的时候报了篮球社。
  站起身,与蒋毅阳向着教室外走去。
  “后天就是我们与黔南高中一决胜负的时候了,穆熙,你知道上次欺负你的那个赵宇奇怎么说吗?”
  “怎么说?”穆熙挑眉。前世她没有参加过这次的总决赛,不过她知道他们学校输的很惨。蒋毅阳这个队长,还被对方踢断了腿,养了很久才恢复。
  “赵宇奇放话说,这次要打的我们没脾气,他们才是高中联赛的总冠军。”蒋毅阳嘲讽的笑了笑。有他这个队长在,绝对不可能输的。
  穆熙浅浅的一笑,“那这次我们就好好虐他们,让他们无话可说。”
  “那是肯定的!”蒋毅阳斗志昂扬的挥了一下手。
  走进篮球社,众人正挥汗如雨的打着篮球,运球,灌篮,三分球,让人看的目不暇接。
  “是毅阳学长!他好帅啊!我好爱他!”
  “毅阳学长!看这边,毅阳学长!我好喜欢你啊!”
  “难道只有我觉得他身旁的穆熙更帅吗?”
  “再帅也只是一个废物。”
  “就是,来了‘他’也只是一个替补队员。”
  “可是我很舔‘他’的颜。”几名在一旁看比赛的女生都将目光落在了穆熙和蒋毅阳的身上。
  “穆熙,我们分组对决一场怎么样?”蒋毅阳伸手搭上穆熙的肩膀。
  “没兴趣。”穆熙挥开蒋毅阳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朝着一旁的椅子走去。她会参加这次的高中联赛,不过她不想现在显露自己的实力。以前她没有修炼,不管是身体的灵活度,还是弹跳力都很差,不过现在就不同了。
  “你们看‘他’还不是坐冷板凳。”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
  “篮球社为什么不把‘他’踢出去。”
  “教练!”穆熙走到教练面前,礼貌的与他打招呼。前世教练对她还是很好的,还去医院看过她。
  教练微微颔首,“你去一旁练习运球。”穆熙来了篮球社也快三年了,只是‘他’的球技真的很差,每次上场最多五分钟就会下场。
  “好。”穆熙听话的走到一旁,拿起篮球开始练习。
  场上,蒋毅阳来了以后,就分为两组开始了对决。
  蒋毅阳身形如电,带着篮球直冲向对方的篮下,很快他就被对方的四名队员包围,他瞄了四周一眼,一个假动作,将篮球传给了另一名队员。
  然后,他快速的突破了重围,接过队员传过来的篮球,同时投出一个三分球。
  “哐!”篮球应声落入篮框。
  “啊!毅阳学长好帅啊!”
  “毅阳学长必胜!毅阳学长我爱你!”一旁观战的女生们激动的尖叫了起来。
  穆熙勾了勾唇,青春真好!
  齐风云在校门外等了很久,终于看到了穆熙,连忙迎了上去,“穆熙,你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谈一谈。”
  穆熙点了下头,跟着齐风云上了车。
  “穆熙,谢谢你!要不是你那天的忠告,我这次就算不死也要受重伤了。”齐风云顿了顿,“我能问一下,你是怎么知道的吗?”
  昨天他在崖边采药,发现在悬崖壁上有一朵七叶草,正要去摘的时候,脑中突然闪过了穆熙那天的话,就在他犹豫间,崖边的山石突然裂开,要不是他退得快,他肯定已经坠下山崖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