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斗罗之重生安澜 > 第十六章 冠盖云集
 
  胡列娜狭长的眼中闪过了一抹不屑,问道:“你还是个男人吗?连我一个女孩子的挑战都不敢接。就你这样的小屁孩,也能当圣徒?”

  安澜摇了摇头,拔下一颗红艳艳的珍珠果,“啵”地一声弹出,那枚珍珠果竟是直接没入了天花板中,只留下了一个黑漆漆的小洞。

  看见这一幕,胡列娜脸色顿时一白,她知道,光凭这举轻若重的一击,自己就绝非安澜的对手。甚至,她心里在怀疑,如果这一下是朝着自己射来,她能抵挡得住吗?越想下去,她心里沉的越低。

  “我只是不愿意接受和我差距太大的对手的挑战而已。与其成天想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回去好好精修自己的魂力。”

  安澜淡淡地道。

  胡列娜俏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却是躬身一礼,小声道:“多谢指点。”

  说罢,便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座小院。

  王知秋看着胡列娜离去,气冲冲地道:“主人,就这么放她走了?这家伙太可恶了,也该把她教训一顿再说!”

  安澜摇了摇头,失笑道:“一个小家伙而已,有什么好计较的?我看她心性倒还不错,是个可造之材。”

  唐月华心里暗暗腹诽,你还说别人是小家伙,你自己的年纪不是比人家还小么......

  安澜仰靠在躺椅上,双眸微闭,陷入了沉思。之前和几位供奉的对话,对他来说,是大有震动的。既然几位供奉都知道,天外还有别的世界,甚至武魂殿都疑似是凝真境之上强者传下的道统,那么不出意外,斗罗大陆应该有通往天外的通道。

  这颗星辰上的灵气,实在是太稀薄了,安澜估计最多只能供应自己修炼到紫府境,而且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去磨。而想要离开这颗星辰,那至少也要到藏虚境,而且宇宙中有各种各样的危险,没有紫府、甚至法尘的修为,要在星空中游历还是太危险了。

  紫府之下,碰上一个小小的宇宙黑洞,那就要送命的。

  而如果斗罗大陆本身就是和外界有连接的,那就再好不过了。让他找到一个灵气充沛、有真正修真文明的世界,不出五年十年,就能踏入合道,想办法离开这片宇宙。

  “现在想这些,还是有的太遥远了。还是先赶紧提升自己的修为实力要紧。”

  安澜不由摇了摇头。

  以他现在的实力,哪怕找到了通往其他星辰的传送通道,也未必进的去。甚至这个世界上还有不少能威胁到自己的存在,不说别的,这个世界上既然曾经有相当于藏虚境界的高手存在过,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留下某些秘宝?甚至有那个级数的生物遗留到现在,也不是毫无可能的事情。

  如果现在真的有一头神级的老怪物跳出来,安澜恐怕只能强行用秘法点燃神火,获取部分圣元境的力量,将对方轰杀。

  但是用秘法强行点燃的神火,不要说比起九色仙火、混沌真焱这些顶级火种,就算比起最普通的神火都有所不如。哪怕安澜事后自斩修为,对道基也会产生不小的影响,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愿意这么做的。

  想到这里,安澜提升实力的想法,变得愈发的迫切。想要快速提升实力,按部就班地苦修自然不可取,最好的办法是找到某个天材地宝汇集的宝地,或者炼成几种大威力的法宝、神通。

  “这个世界的魂骨,倒是不错,可以想办法弄几根。”

  安澜手指轻轻敲着桌子,心里想到。

  魂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一种天然的法器,哪怕原始、粗糙,对于实力的提升也是直观的。如果他现在弄到一块百万年魂骨,稍加祭炼,什么封号斗罗一下就能轰死。

  这几天的时间,安澜都闭门在小院中,翻阅从武魂殿借来的各种资料。他把大陆上各大神异、元气汇聚之地都记了一遍,还留意了各种和神袛相关的上古传说。

  “圣子大人,请随我来。”

  这一日,安澜走出小院大门,迎面碰上的又是胡列娜。

  今日的胡列娜,穿着一身红色礼裙,神态庄重典雅,倒是颇有几分武魂殿圣女的样子了。

  “哼!”

  看见又是胡列娜,王知秋心里老大的不高兴,将头别了过去。

  胡列娜就像是没看到一般,做了个“请”的手势,就在前面带路。

  这一路过去,安澜发现,武魂城明显热闹了起来。以往冷清的街道上,现在随处都可以见到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魂师,操着各种各样的口音,甚至有大陆北方的客人都赶了过来。

  要知道,这才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而已,这帮魂师的行动速度可见一般。

  “圣女大人!”

  走上圣丘的时候,有人认出了胡列娜,急忙上前问候。

  “是帕夏长老啊,你很不错,老师对你还算满意。”

  胡列娜点了点头,淡淡地道。

  这是一个名叫“狼血社”的小魂师公会的长老,修为大概在魂王的程度,一听胡列娜这话,顿时嘴都咧到天上去了,不住地打躬作揖。

  胡列娜一路上去,这样的情况也在不断地发生,跟在后面的唐月华脸色愈发的难看。武魂殿如今势大,隐隐凌驾于两大帝国、各大魂师宗门之上,大陆上的高手都纷纷以武魂殿为尊。再这样下去,武魂殿只会越来越强大,昊天宗怕是半点翻身的力量都没有了;区区一个昊天宗,哪怕武魂再强势,又怎能独对天下魂师呢?

  胡列娜瞥了安澜一眼,心中暗暗有些得意。你再是什么圣徒,我武魂殿圣女的风头也不比你差嘛!待到日后,我若是继承了老师那个位子,你还不是得乖乖听我的话?

  此时斗罗殿的大门敞开,一个个魂师踏入,没有一个身份凡俗之辈,都是一脸的肃穆之色。安澜第二次走入斗罗殿中,发现这里面包括六大供奉在内竟有不下十股不弱于拓跋希的气息,在这斗罗殿内,竟有十位斗罗齐聚!

  甚至,有一道气息,远远比其他人都要强大,距离藏虚境都不远了;也就是说,在这斗罗殿内,有一位接近神灵的存在。

  “是九十九级极限斗罗吗?”

  安澜心中暗暗想到。当世已知的极限斗罗,一位是当今的武魂殿教皇,而另一位就是号称当世第一人的斗罗殿大供奉了,不知道这股气息是其中的哪一位。

  话说起来,上次自己来到斗罗殿测试的时候,也只见到了六大供奉,没有见到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绝世大供奉。

  “来了!”

  众人看见胡列娜带着安澜走进,心中都是一震。这位传说中的圣子大人,竟然如此的年轻?看起来还不过是个小孩子而已。

  “那就是圣子?”

  “是胡列娜圣女带进来的,应该没错了。”

  “啧,看起来也没什么特殊的啊......”

  胡列娜将安澜一直领到一个高台上,六大供奉都站在上面,朝着安澜微微颔首。

  “等等,那不是唐月华小姐吗?”

  突然,台下有一人惊诧道,唐月华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此间冠盖云集,能站在斗罗殿中目睹圣徒册封的,无不是在大陆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有魂师宗门的宗主、亦有皇室的供奉,甚至还有杀手公会的黑暗巨头。这其中,自然有和昊天宗打过交道的,认出了唐月华来。

  昊天宗的公主,怎么会跟在圣徒后面,而且看起来身份还是随从?

  “唐小姐,这位圣子是出自昊天宗?不是哪位冕下的后人。”

  出声的那人踏前一步,拱手问道。

  唐月华此时也认出了那人,七月商会的会长,格鲁斯先生,他们还谈过几笔交易。在这种地方见面,唐月华尴尬的恨不得把自己埋起来。

  “他......嗯,不是我们昊天宗的人。”

  唐月华咽了口口水,艰难地道。

  格鲁斯的面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其实连唐月华都不知道,格鲁斯其实是昊天宗的人,负责在外做生意及打探消息,算是昊天宗隐世后留在外界的一步暗子。昊天宗的公主,不声不响地成了圣徒的跟班,这是什么情况?

  “圣子,我们又见面了。”

  一个白衣老者行了一礼,正是拓跋希。

  “老白龙,这圣子真是你引荐上去的?”

  旁边一个棕发粗壮男子碰了碰圣龙斗罗的胳膊,小声问道。

  “自然是老夫。”拓跋希捋了捋花白的胡须,淡淡地笑道。

  “倒是让你走了狗屎运!”

  棕发男子双手抱胸,摇了摇头,嘟哝道。虽然这位圣徒现在还只是个孩子,但未来几乎注定是要成为极限斗罗的,背靠这样的存在,圣龙宗算是撞了大运了。

  “不管怎么说,圣子大人没有落到星罗佬手上就好......”

  一个衣着上装饰着青色花纹的老者双手拢在袖子里,眯着眼睛笑道。这几天以来,他早就把安澜的行踪底细打探的清清楚楚了。听说星罗帝国曾经把安澜作为奴仆对待,他差点就哈哈大笑起来。

  “感谢诸位冕下,前来参加圣徒加冕典礼。”

  就在这时,一个悦耳、悠扬的女声,从虚空中响起。下一瞬,无数金色光点浮现在天梯前方,汇聚成一道窈窕的身形,就这样漂浮在虚空中,俯视着众人。

  “参见教皇冕下!”

  在场的众人一齐行礼,封号斗罗以下都单膝跪地,只有诸位斗罗冕下仅仅只用微微欠身。

  武魂殿教皇!这个当世最有权势的人类,竟然是一个女子,容颜美丽出尘,精致的眉目好似天神刻画,诱人的红唇勾起一抹雅致的笑意,华贵的金纹教皇礼袍,包裹着傲人的曲线。

  在教皇现身的那一刻,就连封号斗罗,都不由自主地垂下了视线,不敢直视她的容颜。唐月华更是自惭形秽,她一向引以为傲的华贵气质,与教皇相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好一个教皇!”

  安澜双目微眯。在他的神识感知里,这位教皇仿佛是一团光,而不是暗淡的血肉之躯。他知道,这是修为接近藏虚境的体现,当人的修为进入藏虚境,就会脱离肉体凡胎,化作近似于灵体的高级生命。

  在教皇的体内,似乎还隐藏着一股什么力量,给安澜一种阴冷、煞气的感觉。

  在安澜观察教皇的同时,教皇也在观察着他。在安澜的眼里,她没有看到半点这个年龄男孩可能会出现的敬畏、震撼亦或是痴迷。安澜的眼神,就好像是斗罗殿中央的天使神像一般,超然尘上,静静俯视着世人——无论你是王侯将相,还是黎庶苍生。

  教皇轻轻落在高台上,走向安澜,悦耳的声音再次响起:“安澜,你愿意接受加冕,成为人类有史以来的第七位圣徒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