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拯救反派失败手册 > 第71章 梳妆
 
贞娘微有一愣, 后回:“我出生凉州,幼时最远随祖父曾去过北庭都护府……但那时候还是个孩童,便记不清了, 后来也不过是邑京凉州往返, 也再没去过什么地方。”

“但我从前蒙恩师教诲, 恩师制黄道游仪后, 曾于大齐东西南北十二点观天象而知一百五十余颗星宿相位。老师去过的地方可是比我多多了,我闺中时曾便想过,有朝一日也能如恩师一般, 行于天下。”贞娘笑道,“但后来,却又发现还是希望自己如天下男子一般, 能教书育人,让他们也能知道咱们女子的能力。”

贞娘自陪钟盈说话以来,总是说得话愈发多起来。

钟盈听闭,没有应声。

片刻后,她皱了皱眉,额上有落了细细密密的汗,她抬手捂住胸口, 似又起了痛, 极为难忍。

“殿下……”贞娘错乱起身, “可是伤口又犯了?”

钟盈捂着胸口,抬手想要说什么话, 余光看到外面的人, 便低下头缩了起来。

“殿下,用药时间到了。”外头人语声起,青年人端起还冒着热气的药盏放置一旁, 对着贞娘额首,“与杨学士说话,殿下总是会忘了时间。”

贞娘低头看眼药,又见床榻上的钟盈缩成一团的痛苦模样,她眸色沉了沉,身体往后缩了几步,躬了躬身,藏住胸口的东西。

“殿下听话,吃了药就不疼了。”他深情缱绻,言语温柔,“我今日给殿下带了金丝党梅,吃完药含一粒便能去苦味。”

钟盈仍不声响,额发上尽是冷汗,脸色苍白之极,大抵强压着痛苦也不愿屈服。

曾经那样清雅于云端的大齐长公主,如今却落得只能躺于卧榻,靠着药物压抑着瘾的狼狈模样。

贞娘看着女子,手指往衫袖里蜷了蜷。

“殿下若是不愿吃,那我只能再用之前的法子……”

少年人说完,见钟盈仍倔强不多言,回头看了眼贞娘,“殿下若是不在意外人在场,我也是无妨……”

他话音未落,钟盈却转身忽然端起那药,仰头一饮而尽,直接将鎏金碗重重扣在食案上。

溅起的药汁落在荀安的指节,像是烧灼起的一个个褐色窟窿。

她唇角还残留着药汁,别过头去。

他神情缱绻,抬手轻轻想去触碰她的脸,还未碰到她便转过身。

指节用了力气,强扣住她的下巴,拇指用着力气,食指却温柔小心。

去了她唇角药渍,他才缓缓松开手,拿过方巾擦了擦。

“方才听闻殿下问贞娘去过何处,若是殿下喜欢,待这里的事彻底了了,殿下想去哪里,我们便去哪里。”

“我带殿下行路山水,殿下继续教我我不会的东西,可好?”他满心满眼,温柔真切。

那是最无法让人拒绝的情郎。

贞娘看了眼依旧默声的钟盈,她心下悲哀,她既答应了她,明日便是婚礼,有些事她还要确定无误。

“那我便先告辞了。”她行礼。

“我来送杨学士。”倒是荀安起了身,“殿下,我去去就回。”

钟盈听闻此话,回头看了看贞娘,冷漠的神情增了几分温色,微额了额首。

贞娘也点头,再然后她便看不清她的表情了。

廊下,她与荀安并肩着。

如今这府邸位处邑京隐蔽处,即使她不问,便也知道,阖府婢子部曲皆出自牙帮。

“明日的婚宴,请柬已至杨姐姐府上,杨姐姐如今是我唯一故人,也是这婚礼唯一的宾客,可千万记得要准时来。”少年温温说道,语气很是轻快。

入冬的风夹冷,少年仍是单薄的菘蓝色圆领袍。

贞娘却停了脚步。

“你当日既改变了主意,为何又用这般下作手段囚禁她?”贞娘停了下来,“你难道不知道这药已然侵入肺腑,若是断了一日,便有如锥心刺骨之痛,你当真要这么留着她。”

荀安眸色垂了垂,没有说话。

“躯体之痛外,她心中日日因自责受尽折磨,她觉得是因自己一己私情,而对不起圣人和大齐百姓。可这双重的折磨,皆是来自你一人。”

“邑京城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你为何还要这般苦苦逼着她?”

声声质问里,寒风积了满袖。

他一直低着头,也并未说什么话,半晌后,抬头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

“杨姐姐说的什么话?我虽和杨姐姐要了那日食之期,但叛乱的是临王,而我,是救了大齐的功臣,怎么就逼着殿下了?”少年人说得不紧不慢。

“功臣?你以为圣人真这般信你,他只交你一半兵权,而私下又命裴昂领了西京的军力围住邑京,当日若是你起兵反事,你也定讨不得什么好处。”贞娘冷笑一声,“咱们那位圣人,可不是什么傻子。”

“你对皇室恨之入骨,怎会轻易放弃,不过是预料到会有变数,才临时改了主意,对吗?

“姐姐这回又猜错了,”荀安叹了口气,面露可惜,“我早就与姐姐说过,天下万姓,在我眼里,殊途同归。如今我不过是觉得和渡众生相比,她更有趣些。”

“那日她在宫门上想要自刎,我心里突然有点奇怪的感觉,这种感受似乎陌生也有些熟悉,就连如今能对世间万物有了感受,好像也皆因为她。我想继续留着她,找到其中我沉迷的原因。”

他说得很是真切,如虔诚的求道者。

说毕后,抬手摸了摸从树枝上落下的最后一片叶子。

“好笑,天底下竟有这般好笑的事情,”贞娘冷笑着摇了摇头,“她遇你,真真是真心错付。”

“错付与否,事出如何,如今我有许多时间来明白。”少年人也不恼,“在我未摆脱这种情绪前,自然不会放她走。”

“你不怕,她若能出去后,便去圣人那里告发你?”

“我并未谋逆,何来告发,”他笑道,“何况,只要没有杨姐姐的帮助,她又如何能从这里出去呢?冬日风寒,沿路有冰,杨姐姐一路好走。”

“明日喜宴,千万莫忘。”

他默了默,后又招手道:“忘了说了,殿下托杨姐姐带出去的信,我先替您收着,这信,还是由我收着最好不过。”

贞娘脸色一白,仓皇摸向胸口。

方才放在那里的东西早就消失不见。

荀安踏步回钟盈院里的时候,脚步也是轻快,似乎想到明日的成婚,他心里便轻盈快活。

隔着薄薄屏风,他能看到她缩在被褥里:“殿下,我以前听人说,成婚前新人见面并不吉利,殿下今日早些歇息,明日咱们省了那些繁琐步骤,只行那正礼便可。”

里面的人没动。

“对了,殿下要贞娘带出去的信,我先替殿下收着的,”他吹灭了一盏烛灯,“忘了与殿下说,未行完礼前,我是不会把放籍给茗礼的。”

里面的人有了些许反应。

“荀安,你是不是恨我?”

“我怎么会恨殿下,”荀安怔了怔,片刻后立于屏风后轻生笑道,“殿下予我这么多,又知晓我这么多往事,天下万千众生,唯独殿下最是不同。”

“我如今这副模样,你还要如何?”里面的人说的冷漠,“我知晓你恨很多人,到如今地步,也是我作茧自缚。我已经对你没什么用了。”

牡丹屏风不断褪色,看不清柔色花瓣了。

“殿下不是喜欢我吗?”他突然起声,“不是说,要比喜欢更多……应该是……”

“殿下爱我。”他的声音像是最柔软的丝绸,滑过漆黑夜色。

柔软也能成锋利之刃。

里面的有什么东西磕碰了一下,又陷入长长的寂静里。

他突然有种冲动,想进去看她的神情。可又思虑至“不吉利”的言语,这像是某种诅咒圈住脚步,让他往后缩了一点。

“我从未想过逃避情感,你也不必拿此来嘲讽我,”她的声音低沉,还有几分哽咽,“但它既然会起,总也会有灭的时候。”

与她的声音末带着决绝,与最后一盏火苗一同熄灭。

里面的人便不再说话。

“没关系,待我们成了婚,殿下与我还如往昔那般,绝对与以前不会有分毫差别。”他走近一步,想看屏风里的人更清楚些。

但里面的人却仍旧沉默了,她便这般悄无声息的与夜色相融,不愿与他多言一句。

……

早日里天气还是灰蒙蒙,今日不曾落雪,但却也有万物萧条之感。

半年前的那场叛乱,好像并没有给邑京城的人们思绪里留下太久,退去颜色,这还是熙嚷繁盛的邑京城。

至年末,成婚的青年男女愈发多,新增的人口,也给这个城市迸发出新的生机。

不起眼的小院里,则结了彩络,从嶙峋桐花树枝杆间望去,起了窗的院子里,有婢女为一个女子起眉梳妆。

那女子神情很是冷淡,倒是婢子手脚麻利,唇脂点点,细眉弯弯,苍白的脸上多了娇艳。

“娘子这般打扮,还真是好看。”待蓖好了发,素节点上红宝石的金钿。

这些金钿都是郎主亲自选的,葡萄缠枝纹,选的是波斯来的红宝石,用的是牙帮最好的金匠。

青绿色深衣大袖,繁华明媚之极。

她左右端详一番,由衷称赞道,“待郎主看到了,定然喜欢。”

她的梳头手艺,帮过牙帮里许多新妇们梳妆起发髻,是公认最最好的。

今日又是是喜气的日子,娘子虽还是那般不喜言语,但她总觉得要尽了心力才是。

外头云散了,落下几缕光,院子里褐色树干被金光绕着,也一圈圈往屋子里头钻。

婢子们又端了药进来,素节微微一瞥,又抬头看了眼女子神情。

“娘子还是快些吃药吧……”她知晓这药能缓娘子疼痛,但娘子似乎总也不愿喝。

女子闻声,还是默不作声看着镜子里人,可视野聚焦处似乎也不是在看自己。

素节思虑了片刻,想到早日里郎主的吩咐。

“郎主让奴传话,说娘子要他给的放籍,今日定然会给,娘子且放心吧。”她语音才落,那镜子里的人似乎有了什么反应,素节想细看,却发现娘子还是维持着那个姿势,像是一具坏掉的骷髅。

她从未见过这般新妇,好像这并不是一场婚宴,而是心死的葬礼,连她都觉得这室内冷得不像话。

“娘子消坐片刻,我去前头回话。”素节行礼。

她几乎落荒而逃,在此一刻,她想快速逃开这个牢笼。

才出了院门,素节深吸了几口气,冬日严寒,她却觉得不如外头舒爽。

转了檐廊出了门,便看到前头等着的人。

那人着了绛红色广袖大衫,因生得过于秀气,这明艳艳的颜色压于身上,更显出旖旎气来。

“梳妆好了?”郎主低声问道,“她满意么?”

他挑着眉,问得很是急迫,看起来像是急需表扬的新郎官。

素节愣了愣,须臾后才叉手一礼:“娘子没有说。”

少年人垂了垂眉,很快却莞尔笑道:“倒也无妨,你去院里头忙吧。”

“是。”素节一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