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我为老婆夺九鼎 > 第五十二章 一个轮回
 
糟糕!

杰夫变身的同时田甜就感应到了对方的存在。

按照常理,对方应该往营地之外逃才对。

可是现在对方竟然正肆无忌惮的往女生营地宿舍那边狂奔。

一副要血洗学生的架式让田甜银牙紧咬,这凶徒的残暴简直超出了她的想象。

不能在跟着唐仁了,虽然唐仁速度也不慢,但无疑杰夫速度更快。

田甜折转方向,全力爆发,瞬间就档在了杰夫面前。

如果杰夫知道此时自己被一个超凡五阶的高手盯上一定会大喊冤枉,他只是去找自己的便宜妹妹求援,琳达精通心灵力量,精神力磅礴的惊人!

只要将军训基地几个知情者催眠,自己就可以逃过一劫了。

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

如果他迈开双腿奔向女生宿舍,就只需要和唐仁这样一个伪超凡比试,而他还有距离优势。

也许还有百分之一的机会达成目的,那现在当他爆发能力惊动田甜之后,这种几乎不存在的概率就完全消失了。

他的命运已经由不得自己掌控,这,就是强者的威严。

杰夫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娇小人影就站在了自己面前,片刻之后才是一阵音爆之声响起。

心头大骇,这小小的军训营地竟然还藏着这样的怪物,也顾不得再去找妹妹琳达,转头就跑。

田甜也完全没有和对方交流的欲望。

再她看来,有动机的杀人说明对方或许还存在智能,有沟通的价值。

而无动机的杀人,就完全是神经病,就应该人道毁灭。

在华夏,可没有神经病杀人免责这样无厘头的条文。

杀人偿命,天道轮回,如是而已。

田甜此时完全打出了特勤队长的威风。

含怒出手之下,这狂魔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一片刀芒划出,将杰夫化身的巨狼肩甲劈开,左爪冲天而起,血流如注。

杰夫此时早已亡魂皆冒,虽然被对方斩下一臂,却还不停留,忍痛仍然要逃。

不是田甜不能将对方一道毙命,实在是心里怒极动了嗔念,不想一招将对方打死,便宜了这畜生。

在自己的刀芒斩断对方狼爪之后,田甜惊觉,自己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

莫非是实力提升太快扰动了心魔?

话说田甜因为有梁州鼎守护识海,杂念心魔无法入侵,刚要性差踏错就被安抚下来。

明心见性,一阵清明,武道意志更加坚定。

众生皆苦,身死债消,自己又何必折磨这么一个将死之人。

田甜不在留手又是一道刀芒从手中亮起,准备卸掉这头巨狼的头颅,结束它罪恶的一生。

“手下留狼!”

唐仁慢了数十秒后将将赶到,高呼。

他没有想到,先前案发现场里的特勤队长实力如此强横,即使面对杀手界速度之称的自己都完全呈现出辗压之势。

死去的心都为之动容的颤动了一下,才恢复平静。

作为一个杀手,仇人的死亡对他来说是最好的慰藉。

但是作为一个父亲,不能手刃仇人将是他永远的伤逝。

如果仇人这么轻而易举的死了,那他内心的悲痛和愤怒如何能够宣泄?

雅雅的灵魂如何能够安息?

到了近前,看到这特勤队长终是留了手。

纵使已经成了杀戮机器,仍然脸上扯出一个僵硬的感激笑容:“多谢!日后必有所报。”

“唐大叔,节哀。”

田甜让开位置,将这个战场留给了一个伤心的老父亲。

她从小就没见过父母,印象中只有爷爷一个亲人,可是后来他也丢了。

所以她特别羡慕唐雅,有这样一个愿意为她踏破世界的父亲。

穹顶议会,别说是唐仁,就算是自己也不敢独闯。

可这位可敬的老父亲却哪怕卖身给白曌也要为女儿血恨。

唐仁双手带着金属指虎,双拳愤怒出手。

每一击都会带起一片血肉,这哪是在殴打,分明是在刨片。

本来杰夫被劈了一刀,已经准备引颈赴死,不是他不想反抗,实在是段位差距太大,他连对方的动作都看不清楚。

此时竟然是喜从天降,换了一个普通人对手,虽然对方气势汹汹,但是无疑自己生还的概率也变得更大。

他的眼睛狠毒,唐仁的底细被他看的一清二楚,并没有推开“门”那些真正迈入超凡一阶人士的恐怖精气神。

但是他低估了一个失去女儿的老父亲的愤怒之力,而这种力量又是出现在迈入“门”内的唐仁手中。

不过很快他就会后悔,后悔活着。

啊!

唐仁的每一拳都伴随这一声不成人形的怒吼。

看不清影子的快拳,只是几个呼吸之间就将杰夫打的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杰夫泰勒?”

唐仁看着眼前的怪物冷意更甚,出声问道。

这畜生的味道他很熟悉,只是不敢确定,毕竟那人早已经死了。

杰夫一愣,没想到眼前这个中年人竟然还认识自己。

巨狼开口道:“不错,你认识我?”

“胡扯,杰夫泰勒早在五年前的布宜诺斯艾利斯被我打死,斩成了八段,你怎么会是他?”

唐仁再次挥舞着拳头释放着怒火,角度刁钻劲力狠辣的不断攻击,杰夫很快就只剩下挣扎之力。

他向来依仗的巨力利爪速度尖牙,完全攻击不到对方,反而对方的每一次攻击都能让他痛不欲生。

那指虎也非凡品,其上电弧穿梭,一看就是黑科技玩意。

阴影之力,让唐仁行动神出鬼没,每一此攻击都能电起一片焦糊,站在一旁的田甜甚至闻到了一股烤肉的焦香。

至于这究竟算人肉还是狼肉就见仁见智了。

杰夫毕竟没有触摸到“门”的存在,虽然修炼了一些异力,但是在战争兵器唐仁面前很快骨节寸断,四肢失去了行动能力。

少顷,甚至魔力也不能运转,维持不住变身形态,漏出本来面目。

唐仁看着有了人形的巨狼,眼神一缩:杰夫泰勒!

怎么会是他?

他应该早就死了才对。

记忆回退至五年前。

“唐,这是你最后一个目标,如果你干掉他,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脱离黑暗世界的身份,一笔庞大的财富,以及你梦寐以求的药剂。”

阴影中看不清说话人的样子。

带着一个大兜帽,只是发出沙哑的声音。

当然,身为第三杀手的唐仁也是这幅打扮,这是黑暗界的准则,兜帽是私人禁地,碰之即死。

说话的人同自己一样,只有一个代号K.

“放心,两天后你会收到他的死讯,这里赶路过去也差不多需要这么久。我要的药剂给我准备好,否则……“

“没问题,老搭档,合作愉快。”

镜头一转,一间公寓里。

一个英挺的金发男子,细看与杰夫九分神似,嘴角溢血,艰难的支撑着身体。

旁边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嚎啕大哭。

“我知道你是谁派来的,能不能放过我妹妹。”

“不能!“

一个冷冷的声音回答道。

金发男子咧嘴一笑:“我不知道你和他们有什么交易,但是我有一个主意,可以让对方绝对满意,只求你放了我妹妹。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懂。”

唐仁看着眼睛肿成了核桃的女孩,还有脸上的雀斑,想起了自己还被泡在营养皿中的 女儿,动了恻隐之心。

但是他依然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对方,却也没有再一次动手。

“只要你将我的尸体砍成九段,拍视频给他们,你一定可以得到你想要的。来吧!”

金发男子说完,挥动手中用来反抗的弯刀,砍下了自己的左臂。

本来用于防御的武器狠狠的砍在自己身上,只是为了能够给妹妹搏出一跳活路。

他不是对面这个杀手的对手,而这个杀手显然还有一丝丝人性。

接着是右腿,接着是左腿。

唐仁此时也不得不佩服对方的狠辣,如此人物,可惜了。

“我试试!”

说完一刀将对方斩为两段,而金发男子带着微笑而死。

临终的最后,显然他并不痛苦,相反对世界充满了希望。

后来自己知道,这个男人叫作杰夫泰勒,是一个蹩脚的德鲁伊。

K将视频发给雇主之后雇主果然发消息称万分满意,完全没有提小女孩的事情。

自那之后,唐仁也开始了逐渐漂白的人生,带着自己冻龄了五年的女儿过起了平凡人的生活。

本来应该是十七岁的少女,但是确实十二岁的稚童开始了归国之旅。

幸好,女儿身上的疾病却得到了完美医治,可以快快乐乐的生活。

此时,看着眼前呻吟的年轻人,唐仁心中悔恨愤怒,碎了都碎了,全部都碎了!

特勒家族,我要把你们斩尽杀绝!

此时的他不想知道为什么当年铁骨铮铮的伟男子变成了此时猥琐气息乱窜的弱鸡,他的仇恨不断汇聚。

“当年,我能杀你!现在我依然能杀你!我只是后悔当年一时之仁给我女儿带来此厄,不过你最在乎的妹妹,一定也会被我杀死。”

杰夫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听到他要杀死自己的便宜妹妹,虽然嘴角溢血着血沫,但还是忍不住笑道:“你杀不了她,她是魔鬼,你杀不了她,哈哈哈哈。”

唐仁冷笑,魔鬼?

就算是神,我也杀给你看。

仿佛看出了对方的不屑,杰夫扯着嘴角:“我告诉你我妹妹在哪,你可以现在就去杀她,她在女生宿舍,她的名字叫琳达。”

唐仁冷冷道:“不牢你费心,我自己会调查!去死吧!”

一拳很砸在杰夫喉颈之处,就对方的头颅打的滚出十几米远。

唐仁怕对方还有什么诡异手段再次复活,将自己配置的化尸粉撒在尸体之上,瞬间化为脓水流淌满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