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咒术界的泥石流 > 第44章 044
 
禅院家的族长院落在所有人【果然完蛋了】的眼神中, 变成了一片废墟。

或者说,在禅院甚尔踏入族长院落后,所有禅院族人心里都有了预感, 族长大院保不住了。

禅院家除了族长外, 还有那么几个负责后勤和族务的长老,他们听说此事后立刻跑过来,然后老头们惊愕地发现,族长院子外居然没有一个管事的族人!

一个老头用拐杖戳地:“扇呢!?”

仆从虚弱地说:“在里面。”

“躯俱留的队长信郎呢?”

“……队长昨天出任务了,还没回来。”

“直哉呢?族长遭到袭击,直哉没事吧?”

“……直哉大人早早就进去了。”

几个问题问下来, 禅院长老们眼前发黑,怎么关键人都不在呢?

最后一个老头不抱希望地问:“甚一在吗?”

禅院甚一作为【炳】的中坚力量,在禅院家有较高话语权,现在只能矮子里拔将军了。

一个族人立刻说:“甚一大人在自己院子里休息呢。”

“这都什么时候了?!快去将他叫过来!!”一个干瘪的老头愤怒地咆哮。

但很快就有族人跑过来说:“甚一大人说他在加强禅院的防卫, 暂时没空。”

禅院长老:“防卫?有外人进攻禅院吗?”

“……额,甚一大人说, 今天那个、唔,甚尔大人回来, 不管他怎么闹,都是禅院自己的事, 但是……”

那个族人额头见汗, 他小声提醒说:“貌似那个特级咒术师九十九由基在追求甚尔大人,万一她跟着来禅院闹事……传出去就太丢人了, 所以甚一大人说他在防备九十九由基……”

禅院甚一给出的理由是如此的冠冕堂皇, 长老噎得半晌说不出话。

就在长老准备叫人一起进去时,轰隆一声,族长外墙上挂着的、最后一个完好无损的门板被人一脚踹成碎渣。

禅院甚尔手上拎着一把超长砍刀杀气腾腾地走了出来。

他手里拎着一个小孩, 那正是禅院直哉。

禅院甚尔将禅院直哉扔了出来,一个长老看到后大惊失色:“禅院甚尔!你居然对直哉下如此毒手?!”

禅院甚尔冷笑,他的声音沙哑,满身血腥和杀意:“看清楚了,这小傻逼身上的伤痕是禅院扇的焦眉之赳烧出来的!”

长老:“额。”

紧接着甚尔弯腰,将半死不活的禅院扇丢了出来,最后是倒霉蛋禅院直毘人,禅院直毘人身上好几个血窟窿,血流如注,好像下一秒就要断气了。

“这两个才是我捅的。”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禅院族人全都噤若寒蝉。

“别来烦我!”甚尔吐出这么一句话后,拎着砍刀扬长而去。

这之后禅院族人才陡然【活】过来,蜂拥而上,开始飞速救治两大一小这三个重伤患。

有擅长侦查的族人立刻调查现场,很快还原了之前族长院子里发生了什么。

最初应该是禅院扇暴打禅院直哉,将禅院直哉烧得嗷嗷叫。

然后禅院甚尔和禅院直毘人之间爆发了战斗,虽然禅院直毘人的投影咒法的确很快,但禅院甚尔的身体太变1态了,他硬扛着禅院直毘人的拳头暴打五十八岁的老头禅院直毘人,恨不得将禅院直毘人捅成马蜂窝。

但禅院直毘人不是最倒霉的,禅院扇教训了禅院直哉后,一冲进去就看到自己二哥被甚尔压着打。

禅院扇英勇无畏地冲了上去,想要证明自己才是最强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禅院扇承受了甚尔没发泄完的怒火和暴戾,按照医生的说法,禅院扇需要躺床上喝汤半年以上。

相反,禅院直毘人的伤势比较好处理。

因为在甚尔捅过来的时候,直毘人依靠丰富的战斗经验发动术式,即便无法彻底避开攻击,但他还是成功让开了关键部位,主动让刀锋落点变成脂肪,无损内脏和血管。

至于禅院直哉,这小孩的伤势看着可怕,其实也不严重,禅院扇烧的时候尚有理智,知道不能真的打死。

而且禅院直哉的实力不足,禅院扇打一个直哉还是绰绰有余、甚至可以留手的。

顶多……唔,直哉被烧成了光头,有点有碍观瞻吧。

禅院家的医生为伤患忙碌着,甚尔没去理会这些琐事,在离开变成废墟的族长大院后,他有些茫然,心空了一块,竟不知道该做什么。

甚尔想要离开禅院,但想到瑛纪的问题还没解决,他还不能一走了之。

可是禅院并没有他可以停留的地方,这里不是他的家。

甚尔只是停顿了一下,继续朝着禅院家的大门走去。

等他来到大门口,这才发现禅院甚一正单腿弯折坐在大门口的台阶上,另一只腿自然下垂,手里还拎着一个酒壶,正在喝酒。

禅院甚一穿着黑色浴衣,黑色长炸毛自然落在地上,他放下酒杯,看着满身血腥气的甚尔,皱眉道:“就知道打打杀杀,生气了就打人,你多大了?”

禅院甚尔冷漠地说:“真不好意思,在禅院,我只学会了这种东西。”

禅院甚一恼火地说:“那你也不能因为瑛纪烫头就跑回来打人!”

禅院甚尔:???

禅院甚一还在说:“现在的年轻人追求时髦,女孩子也喜欢有个性的人,那个九十九由基就说瑛纪的皮肤比较白,不过她喜欢你这种巧克力色……额。”

说了两句,禅院甚一发现话题跑远了,他连忙正色说:“你和瑛纪虽然是双胞胎,但不可能一直一模一样,瑛纪喜欢烫卷毛,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禅院甚尔刚开始满头雾水,听着听着算是捋清楚禅院甚一的思考回路了。

原来禅院甚一以为他是为了瑛纪换造型跑回来打人的?

……噫,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甚尔哼了一声:“一般人换发型,都是想换个心情,肯定是家里发生什么事让瑛纪心情不好,他才想烫头的!”

禅院甚一觉得这完全是无稽之谈:“胡扯八道!我还经常让人帮忙挑洗发水呢,难道也和家里有关不成?!”

禅院甚尔:“……”

他表情复杂地看着禅院甚一那头长炸毛,一时竟哑口无言。

禅院甚一不觉得留头发是什么大事,甚至他觉得这是很好的攻击手段:“将咒力覆盖在头发上,关键时刻不仅能保护脖颈,还能攻击咒灵,这是身体武器的一种,当然要好好保养。”

确定了禅院甚尔的确是因为烫头的事回来捣乱,禅院甚一拎着酒瓶站起身。

他埋汰道:“都多大的人了?不要再胡闹,知道吗?”

然后禅院甚一转身离开了。

禅院甚尔一口气梗在心头,更恼火了。

垃圾禅院!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最终甚尔还是没有离开禅院,因为以前躯俱留队的队员瑟缩地跑过来问甚尔是否要住在瑛纪的院子里。

瑛纪在禅院本家的院子一直保留着,只是因瑛纪不在家所以锁了。

“您要住的话,我们找人开一下门,补充点日用被褥……”

甚尔转念一想,他暂时还要和直毘人说清楚瑛纪的事,肯定不能离开京都,与其出门花钱住旅店,不如住在瑛纪的院子里恶心禅院家。

于是甚尔脚步一转,跑到以前和瑛纪住在的院子里洗澡了。

就在禅院直毘人被紧急救治时,在禅院家苦兮兮地开始重建族长宅院时,亮介的电话亮了起来,在看到联系人是瑛纪时,亮介激动地快哭出来。

瑛纪坐船和那个诅咒师在冲绳几个小岛之间玩捉迷藏,总算摁住了那个装神弄鬼的诅咒师,并一脚将人踢到海里和鲨鱼玩贴面舞后,他终于回到了有信号的地方。

瑛纪的手机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遭到了无数短信轰炸。

瑛纪怀揣着诡异的心情打开了这些短信,看之前还想,他要读档几天呢?两天就够了吧?如果甚尔胡来,只要回到出任务前的时间点,直接拦住甚尔,事情就翻篇了。

瑛纪最先看到的是亮介发来的短信,短信里说甚尔少爷在禅院家住下了,族长的院子成了废墟,族长在床上喝汤,别的没啥事。

哦?直毘人叔父只是躺在床上喝汤?没有别的事?瑛纪看完亮介的信息后,一颗吊着的心落回肚子里,既然禅院家的局势还没那么糟糕,瑛纪就从他断了信号那天开始翻看短信。

他看到了九十九由基的:瑛纪前辈!听说甚尔君为了你烫头的事将禅院家人打了!?

紧接着他看到了五条相彦的:瑛纪大哥!听说你为了烫头将禅院家打了?!

最后是日下部笃也的:瑛纪?真的假的?你家不让你烫头,你就将你们族长打了?还将继承人禅院直哉烧了?!

瑛纪:???

瑛纪目瞪口呆,满心震撼。

他实在忍不住了,直接打电话联系亮介,电话通了之后,瑛纪刚要开口,就听对面亮介一副庆幸的语气说:“天啊瑛纪少爷,您终于回到有信号的地方了吗?”

瑛纪嗯了一声:“之前出海了,等等,这不重要,甚尔……”

亮介继续飞速说:“瑛纪少爷,您记住了,是您将族长打了!”

瑛纪:“……”

行吧,他懂,又给甚尔背黑锅是吗?

瑛纪想到刚才看到的短信信息,语气微妙:“理由呢?因为我想换发型,叔父不同意?”

亮介的声音掷地有声:“没错!族长太老古板了!他不同意!”

瑛纪:“……”

亮介话音一转:“但经过您的武力劝说,族长已经同意了,甚至直哉少爷都说要烫头了。”

瑛纪:“……”

瑛纪一时被亮介的消息带歪,他下意识地问:“直哉被烧是怎么回事?”

亮介回答说:“据说直哉少爷和扇大人打了起来,是扇大人教训了直哉少爷,烧光了他的头发,直哉少爷醒来后就说要染头发,但鉴于他现在是光头,所以正在考虑买假发套……”

瑛纪:“……”

他突然觉得禅院家这帮亲戚太复杂也太难以相处了,瑛纪语气虚弱地问:“那现在家里是什么情况?”

亮介压低声音:“甚尔少爷没事,族长虽然受伤,但不危及生命,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瑛纪想了想问:“大哥有说什么吗?”

亮介如此回答:“甚一大人说,甚尔少爷没带着九十九由基回家砸门,已经很不错了。”

瑛纪慢了半怕才反应过来,对哦,在禅院家看来,九十九由基还在追求甚尔,万一九十九由基来个冲冠一怒为蓝颜,那禅院就真的完蛋了。

瑛纪又问:“扇叔说什么了?”

亮介:“扇大人还在昏迷呢,甚尔少爷下手比较重,据说扇大人要在床上躺三个月以上,完全康复要半年……”

主要是禅院扇还教训了禅院直哉,禅院直哉作为家族继承人,被烧了个秃瓢,虽然是禅院直哉出言不逊、不尊长辈,但禅院扇这么做也有些过分了,所以即便是禅院家的长老也没说什么,大家的意思都是让禅院扇好好养吧。

“家里几个老人倒是希望立刻联系您,让您回家代替甚尔少爷向族长赔罪。”

亮介的语气严峻起来:“还有,您是有任务在身的,总监部向禅院提出质疑,为什么您在任务期间跑回家打人、并试图直接找您询问任务的事。甚一大人以这是禅院内务为由暂时敷衍过去了,您可千万别让总监部发现位置。”

瑛纪略一沉吟就道:“那我还是保持失联吧,亮介,我在冲绳本地重新搞个电话号码,有确定消息后你先联系我的新号。”

亮介:“我明白了,啊,据说族长醒了,有消息就通知您。”

瑛纪找当地小贩买了个七天旅游号,他报给亮介后,将自己的通讯卡从手机里取出来,这样除了亮介,谁都联系不上他了。

与此同时,禅院家的气氛还算和缓,因为族长禅院直毘人躺了一天一夜,终于彻底清醒过来了。

醒来后,禅院直毘人只觉得全身都疼,好在有家族医生用药,加上帮助恢复的术式,禅院直毘人在第二天下午就能勉强靠在软垫上见人了。

禅院直毘人先安抚了家里的长老,又见了几个管事的族人,表示这只是小小的家庭矛盾,大家该干什么都干什么去,无需惊慌。

禅院族人们面上严肃、心里全是槽点:家庭矛盾?什么家庭矛盾能打成这样?

一个心腹族人低声说:“总监部还在抗议,说一定要见到瑛纪大人,高专那边也发来询问,您看……”

禅院直毘人面无表情地说:“瑛纪居然敢打我,真是胆大妄为!所以他被关禁闭了,三天后再说。”

那个人低头称是后离开了。

大家听后了然,所以又是禅院瑛纪给他那个【特别】的弟弟甚尔背黑锅吗?

就算禅院家一直以来标榜0咒力是废物,耐不住甚尔将全家上下都打了,这次连族长也没放过,外加继承人禅院直哉还是个甚尔吹,这导致即便不少禅院族人心里依旧对0咒力有偏见,但也不会、更不敢口嗨了。

一个长老黑着脸问:“理由呢?”

禅院直毘人想到禅院甚一说甚尔闹事是瑛纪换发型的缘故,心头冷笑不已。

这破理由骗鬼呢?!

但身为一族之长,禅院直毘人的想法和禅院亮介一样,在甚尔的【我哥烫头心情不好】和【我要带着瑛纪脱离禅院】二选一中,禅院直毘人当然选择前者。

“年轻人追求潮流,和老夫有些意见不合,所以打起来了。”

禅院直毘人眼珠子一转:“既然事情闹成这样,回头开会商量一下,考虑怎么改造祖宅吧。”

长老一愣:“改造祖宅?”

本质上是动漫达人的禅院直毘人如此说:“对,拉网线,加信号,购置一些时髦的、现代化的设备,咱们也要跟上潮流。”

正好趁机给自己造个家庭电影院,方便看动画片,完美!

一个长老立刻想要反对,祖宅传承千年,怎么能改呢?

但看到禅院直毘人苍白的脸色,长老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实力,只能黑着脸说:“您太惯着年轻人了!”

“没错,这件事对外可以说是瑛纪的问题,但甚尔连续两次作乱,罪大恶极!”

一个满脸褶子的老头愤怒地拍眼前的榻榻米:“一定要严惩!”

禅院直毘人心说严惩个屁!你们都打不过他!上去都是送菜!

他淡淡地说:“没有甚尔这个人了,从此以后,他和禅院没有关系,他不再是个禅院,也不允许他使用禅院的名头,他被除族了。”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在这帮人眼里,被除族是天大的事,是一个家族成员绝对无法接受、堪称天崩地裂的遭遇。

所以禅院直毘人将甚尔除族,在族人眼里,这个处罚是非常严厉和狠辣的,也令众人无话可说。

大家互相看了看,最终默认了禅院直毘人的做法。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禅院家上下迅速统一口径,禅院家没有禅院甚尔这人,禅院甚尔这个名字成了不可说,这导致躯俱留队成员私下里提起甚尔,全都用了代称不可说大人,喜剧效果拉满了。

对外说辞定下来后,禅院直毘人总算有心情思考瑛纪的事了。

禅院瑛纪是0咒力,按照禅院家的惯例,的确是要踢出家门的,但先不说十多年的情分,单说甚尔这个人形杀器的存在,就让禅院直毘人坚定了想法。

必须将瑛纪留在禅院,只有瑛纪能拦住甚尔这个混蛋了!

至于怎么隐藏0咒力的事……禅院直毘人飞速思考起来,瑛纪的斩击一直被认成术式,瑛纪身上有咒具,咒具上的咒力能掩盖瑛纪身上的问题,一般咒术师是无法发现真相的。

五条悟的问题也好办,只要没人信就行了。

禅院直毘人将事情细细思量过后,派人喊来禅院甚尔。

甚尔已经听说禅院直毘人将他除族的消息了,他挺高兴的,这算是瑛纪所说的连后续麻烦都没有的安全脱离吧?

甚尔盘腿坐在禅院直毘人面前,很直白地说:“不是除族了吗?那我以后结婚生子和禅院也没关系啊!”

禅院直毘人一想到九十九由基还喜欢甚尔,更生气了,老头捂着自己的心脏,勉强保持平静:“没关系了!我吩咐亮介给你改名字,你随便换什么姓氏,反正不是禅院了!”

禅院甚尔高高兴兴地说:“那就叫伏黑吧。”

很好,他儿子还叫伏黑惠~

但下一秒,甚尔收敛神情,正色道:“瑛纪呢?”

禅院直毘人也打起精神,他同样认真地说:“你做梦!就算禅院家全死光,瑛纪也是禅院,你别逼我对他下诅咒和束缚!”

甚尔握紧拳头,他又想打人了。

“瑛纪是0咒力,束缚和诅咒缠不到他身上!”

“我们有血缘关系。”禅院直毘人一哂:“傻小子,根植于血脉的诅咒数不胜数,五条悟出生后,他的亲生父母立刻被藏了起来,真以为是五条家的长老担心父母对五条悟有影响力?我们御三家大多住在祖宅,你以为我喜欢这连网络都需要绕圈子拉线的破地方吗?”

“你是身体方面的天与咒缚,不怕血缘诅咒,瑛纪不行。”

禅院直毘人的语气缓和下来,他知道不能逼迫太狠,他先晓之以情:“我自问这些年对瑛纪颇为照顾,也许禅院对不起你,但没有对不起瑛纪吧?”

甚尔抿唇不语。

禅院直毘人又讲道理:“就算瑛纪是0咒力,可他的斩击能斩开无下限,如果他脱离禅院,没有禅院的庇护,你觉得总监部会放过他吗?九十九由基都被总监部盯着,更何况瑛纪?”

“是,你很强,你可以干掉一切敌人,但你希望瑛纪生活在危机之中、时刻警惕不知名的敌人吗?”

最后禅院直毘人主动退了一步,他说:“你得到你想要的,以后和禅院没关系,瑛纪是个禅院,禅院自然会保护瑛纪。”

“我可以向你承诺,除非是家族危急时刻,我会找他帮忙,其他时候他可以自便,做他想做的事。”

甚尔挑眉:“哪怕他不做任务?但你们要给他发钱?”

禅院直毘人满口说:“可以,只要他的要求不损害禅院的根本利益,我都可以满足。”

甚尔陷入了沉默。

他的目光落在身前的榻榻米上,有些失神。

他想到了当年星浆体事件时,自己执意要干掉五条悟的原因。

明明是没钱的活不干的,可面对重新活过来的五条悟,禅院甚尔还是站在了五条悟面前。

因为五条悟是当代咒术师中的最强,只要杀了五条悟,就相当于将否定自己的禅院、咒术界和所有的一切都扳倒了。

禅院甚尔想要肯定自己的强大,那就必须否定五条悟。

只是甚尔没想到,这一次,他从另一个角度达成了目的。

瑛纪在甚尔的引导下用谎言欺骗了禅院,并以0咒力无术式的身份成为禅院家不可缺少的依靠和支柱,何其可笑,何其荒谬。

“……可以,但我有个要求。”

禅院甚尔露出极为恶劣的笑容:“禅院家长老和禅院扇必须知道这件事。”

禅院直毘人略一思考就说:“甚尔,你想看到他们脸上后悔的神情吗?”

禅院甚尔反问:“我不能想吗?”

这位老者叹了口气,他如此说:“如果瑛纪同意,我就同意。”

禅院甚尔停顿了几秒,最终道:“算了,只要让禅院扇知道就行了。”

禅院直毘人心下松了口气:“成交。”

作者有话要说:  五条相彦:听说我烫了个头,导致禅院族长被打了?

+

所以以后还是伏黑甚尔和伏黑惠啦!

+

感谢在2021-08-17 19:25:02~2021-08-18 12:46: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猫要黑狐狸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6633134、枇杷花下 100瓶;言、浮云 60瓶;幻泠夜 40瓶;云雀谦信、再借我1块、久久久久玖、万物喵 20瓶;arasan 14瓶;种花家的青花鱼、阳光幽灵、永远的米莱西安、侦探先生 10瓶;掉头发的一百种可能 8瓶;舟上 6瓶;林向北、太太怎么还不更新、葬寂、gljws 5瓶;47623911 3瓶;独上西楼、白猫要黑狐狸 2瓶;司深、萧、瞬零、幻月、聚星杖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