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我曝光了所有名场面 > 第6章 第六章
 
玩笑归玩笑。

实际上,大家心里面都清楚,直播间不可能真的问他们那种少儿不宜的问题,这八成单纯地只是太宰治在说骚话罢了。

【艾斯德斯:我感觉会不会是拷问?突然兴奋jpg】

【碎蜂:有可能。】

【朽木露琪亚:在病房里拷问,不合适吧?】

【贝尔菲戈尔:这就是小妹妹你没见识了,病房paly嘛,多正常?疯狂暗示jpg】

【斯库瓦罗:………………贝尔,我感觉有必要调查一下你最近的阅读记录了。】

【玛蒙:不,你应该查观影记录才对?

【贝尔菲戈尔:………………我错了。】

【降谷零:说正经的,我感觉‘拷问’还算是比较靠谱的答案,你们呢?】

“——是拷问吧1

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就在降谷零刚说完这句话的一瞬间,场上的琴酒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立刻就说道。

降谷零闻言,心情十分复杂。

既不想琴酒在直播间里面得到太多好处,又不想自己所在的世界失去这次宝贵的机会。错过这一次,鬼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抽中他们这个世界的人?!

万一到时候局势已经无法挽回了呢?!

“我猜是谈判。”

就在降谷零心中纠结不已的时候,费奥多尔却给出了完全不一样的答案。

众人,“???”

【路易斯:谈判?真的假的?】

【江户川乱步:当然是真的了,太宰怎么可能在武侦的医务室里拷问别人?你们都在想什么呢?】

【坂口安吾:对啊!太宰先生已经选择了光明,确实不可能再使用那些手段。】

【织田作之助:看样子找到了可靠的新同伴呢,真好啊,太宰?

【太宰治:……………………是挺好的。】

【松本乱菊:不过,纵然不是拷问,可又为什么会是谈判呢?】

【森鸥外:因为这是在医务室。】

【忍足侑士:那又怎么了?】

【中原中也:哼,太宰这家伙,向来无利不起早,你以为什么人都有资格被他带回武装侦探社救治吗?我不用想都知道,对方绝对有着非比寻常的价值?

【太宰治:呀,难得蛞蝓也有脑子不进水的时候啊![惊讶][惊讶][惊讶]】

【中原中也:……………………………………混蛋,老子一定要宰了你(╯‵□′)╯︵┻━┻】

……

一分钟倒计时很快就结束。

这回只有费奥多尔一人答对。

宋航照例先宣布了众人的得分情况,“第四题结束,费奥多尔225分,琴酒15分,志村团藏5分,东巴5分。”然后才是调出了下一题的材料。

只有一张图片——

太宰治背靠着墓碑而坐。

“提问,太宰治靠着的是______的墓碑?”宋航问道。

【太宰治:……………………】

【织田作之助:……………………】

【坂口安吾:……………………】

好吧!

一看三人发出来的这满屏的省略号,其他人就知道答案了,说起来,这应该是迄今为止最简单的一道题了。

【诸伏景光:也不算太简单。】

【忍足侑士:没错,我们能知道,是因为后面又有这么多交谈,里面的五个人可不知道这些,现在就看他们有没有注意到问答开始前,那一闪而过的信息,能不能想起来了。】

——当时管理员阁下提到复活,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的对话,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可惜,当时发言的人太多了,稍不留神就会忽略过去。

【莫里亚蒂:费奥多尔先生和琴酒先生应该没问题,其他三个人,我感觉就有点悬了。】

四道题过去,场上五人的能力如何,已经很明显了。

简直就是个等差数列!

只是不知道,这是不是管理员阁下刻意为之?!

【猿飞日斩:团藏……唉?

【宇智波泉奈:这就是二代火影的高徒,还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呢→_→】

【千手扉间:……………………】

……

事情的发展一如莫里亚蒂所料。

确实只有费奥多尔和琴酒答对。

“第五题结束,费奥多尔315分,琴酒25分,志村团藏5分,东巴5分。”宋航一边宣布结果,一边看了眼目前还是鸭蛋的狯岳,还有只拿了5分的团藏和东巴,这样下去不行啊,上来就把团藏搞死,后面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嗯,还是得想办法捞他一把,最后一道填空题,就出个简单点的好了。

他直接拍上去了一张打兰波的时候,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的十指相扣图,“提问,跟太宰治十指相扣的人是______?”

“是中原中也。”这道题对费奥多尔这样了解中原中也异能力的人,简直毫无难度,一看另一只手上闪烁的红光,他立刻就回答道。

宋航见状也不惊讶。

他这道题本身就是在众人送福利,答错了才奇怪。

——前面他展示中原中也照片的时候,对方就是处于异能开启状态,这特么要是还答不对,他就彻底没辙了。

事实证明,团藏确实没那么废。

关键时刻,他总算是发挥了作为忍者的基本素质,向上雄起了一把。

但眼下众人关注的重点,却并不在这里。

【菲茨杰拉德:好家伙,我本来以为日本是个传统守旧的国家,没想到玩的比美国还开放呀!太宰治中原中也,两位当事人,你们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中原中也:……………………】

——明明当初打兰波的时候,他没觉得怎么样,为什么现在一看,感觉这么羞耻呢?!

【太宰治:呕~~】

【太宰治:这让我想起了不好的回忆,织田作之助,呜呜呜,织田作,我不干净了,一想到曾经跟蛞蝓手牵手,我就感觉浑身上下都黏糊糊的,恨不得去洗八遍澡。】

【中原中也:混蛋!老子还没嫌弃你这只青花鱼呢?

【千手纲手:太宰治,小子,一而再再而三,你还没完了是吧?!你就不能换个形容词吗(╯‵□′)╯︵┻━┻】

【蛞蝓仙人:纲手,没关系的,他确实没说错,我就是身上黏糊糊的呀?

【蛞蝓仙人:你不嫌弃我就好啦~~】

【静音:还有我?

【尾崎红叶:中也,你们俩当初真干过这事儿?】

【中原中也:………………】

【兰波:我作证,确实有。】

【魏尔伦:阿蒂尔,是你吗?】

【兰波:保罗,好久不见了。】

【魏尔伦:抱歉……】

【桃井五月:打住!麻烦不要歪楼好吗?我现在就想知道,太宰治中原中也,在这之后,两位还有没有什么更进一步的发展?双眼放光jpg】

【太宰治:小姐,请不要讲这种鬼故事好吗?还‘更进一步的发展’?我光是想想都快恶心死了!呕~~】

【中原中也:唯有在这一点上,我完全赞同这只青花鱼的意见。呕~~】

【小林龙胆:懂了,原来你们走的是相爱相杀这条路线。】

【太宰治:………………】

【中原中也:………………】

【果戈里:等等!把这些信息联系到一起,我好像get到了什么,顺着时间线一理,这特么不就是太宰治最开始跟中原中也是一对,然后移情别恋爱上了织田作之助,中原中也对此嫉妒不已,干掉了情敌,太宰治心灰意冷之下,才退出港口黑手党,加入武装侦探社,伺机为爱人报仇吗??

【铃木园子:有理有据,无法反驳。】

【碧洋琪:多么感人的故事啊!请问在哪里能买到您的著作?书无店砸jpg】

【尾崎红叶:不会吧?难道真是这样?[惊讶]】

【中原中也:大姐,怎么连您也……】

【森鸥外:我作证,前半段是假的,后半段是真的。】

【织田作之助:……………………】

【太宰治:……………………】

【中原中也:???】

【菲茨杰拉德:不会吧?!竟然是真的??

【森鸥外:我作为港口黑手党的首领,以人格担保,太宰君确实是为了织田君叛逃的。】

众人,“!!!!1

【太宰治:还‘以人格担保’?你有那玩意吗?冷笑jpg】

【森鸥外:那你自己说,你是不是为织田君叛逃的?】

【太宰治:…………………………】

众人,“!!!!!!!!1

……

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啊!

宋航看到这里,顿时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一边为森鸥外的恶趣味感到无语,一边却也没耽误继续主持问答,“第六题结束,费奥多尔405分,琴酒35分,志村团藏15分,东巴15分,狯岳10分。”

是的。

这道题的线索实在太明显,所以,全员都答对了。

但接下来就该难了。

两道简答题,一道论述题,哪怕宋航故意给众人都留下了线索,他也感觉某些人相当危险。

不过,那些人本来就不是他扶持的重点,危险就危险,无所谓。

只要团藏这个典型不被搞死就行了。

(团藏:并不觉得开心,谢谢。)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