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童话宝宝是大家的 > 第56章 家人超爱年年56
 
宝宝合唱团排练第三天, 林弥没有去看年年的排练,借用西西爸爸的小拖车,在生了铁锈的地方刷上亮亮家装修剩下的杏色油漆, 再带上煮熟的红薯和昨天买的芝士出发了。

林弥身后跟着炎炎和谷桐。

谷桐今天休息, 林弥用两成的盈利分成雇佣的。本钱是年年出的, 所以年年占三成。炎炎非要跟着, 林弥就根据今天的收入情况给零花钱。

物业经理对林弥的小食摊充满了好奇,“我也想去。”

林弥看他一眼,“不行, 你看起来就像做东西不好吃的样子。”

“我做的米饼山、大火腿肠、大麦芽糖、大甜甜圈,年年都喜欢!”

物业经理找证据反驳的时候,林弥已经走出了别墅大门, 物业经理拿着他刚做的春卷追上。

“你尝尝我做的大春卷, 里面的红豆沙都是我自己用红豆熬的。”

林弥吃一口, 点头,“好吃。”

“我给宝宝团做的,用果汁代替了白糖。”

物业经理跟着林弥走,问道:“你们怎么给红薯和芝士片加热?”

“我昨天已经跟油条店老板商量好了,油条店的生意到上午十点就没客人了, 可以把煤气炉租给我用。”

“你怎么招揽客人?”

“我打印了大画报, 上面是年年抱着芝士红薯吃的照片, 一看就会产生食欲。我昨天放在商场门口试验了, 百分之八十的人路过大画报时会回头看年年, 其中百分之九十的人问我哪里有卖芝士红薯的。”

物业经理更想跟着去了。

到了小学门口不远处的十字路口,林弥把年年的大画报放出来,亲一亲画报里的年年,摆出他和年年一块研发的秘方甜酱, 给谷桐演示一遍芝士红薯的做法。

林弥去上课,谷桐和炎炎摆摊。

下午放学,林弥在学校快速做完作业,背着书包过来帮忙。不出林弥所料,被年年和红薯香气吸引来的客人非常多。

谷桐穿着林弥给他准备的树懒服,慢悠悠地烤芝士红薯,他身上的汗已经能从衣服上拧出水了也没脱掉树懒服。林弥离开前叮嘱他,即使客人很多,穿树懒服很不方便,也不要脱掉树懒服,还要时刻提醒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树懒,要慢慢的。

他的意志力已经在部队里磨练出来了,无法给自己暗示,他就是他,不过一直保持一个缓慢的速度并不难。

芝士红薯卖的很快,炎炎给家里打电话送了三次红薯,最后一次年瑞干脆回了一趟美食街,用小饭馆里的大蒸笼把林弥买的红薯全蒸了。

这些红薯是林弥准备卖一个星期的量。

林弥过来时,年瑞开车来送红薯了。林弥看着大蒸笼里的红薯,心里叹气,“多了,这里差不多饱和了。”

年瑞:“没事,吃不完我给年年做成红薯丸子吃。”

林弥想到年年的饭量,以及每天来家里蹭饭的26个小宝宝,瞬间放心了。有总饭量日渐增涨的宝宝团在,别说半车的红薯,一车的红薯都吃的完。

不过林弥还是想把这些红薯全部做成芝士红薯卖掉。谷桐只有今天能陪他出来,接下来的几天都要值班。

过了七点,十字路口的人流量明显减少,林弥穿上小号树懒服带着谷桐到夜市烧烤摊对面摆摊。烧烤摊卖咸的,他们卖甜的,各不耽搁。

林弥在烤芝士红薯期间向客人讲对面的烤串有多好吃。凡是他推荐的烤串,客人很难忍住不去买。

对面的烧烤摊老板知道后,也有来有往地向客人推荐对面的芝士红薯,可惜他的口才比不上林弥,没几个客人去买。老板有些不好意思,拿着林弥向客人推荐的烤串走了过来。

然后,林弥除了卖芝士红薯,又和老板达成了代卖烤串的业务。

年满抱着年年过来时,林弥和谷桐穿着树懒服烤芝士红薯,炎炎在一旁卖烤串。

让二姐抱年年过来是林弥早在早晨出发前就说好的,他还在去夜市的路上给年年买了一大把荧光条。

年年的手腕和脚腕上各三个荧光条,小揪揪上两个荧光条,剩下的荧光条全套在了她的小肚子上。

效果非常显著,来买芝士红薯的人越来越多。

一直卖到十点,红薯卖完了,林弥收摊。

回到家,林弥拿出钱包算钱,算盘被他打的噼里啪啦。算盘是年瑞用年年的小梳妆台剩下的木头做的。自从林弥在生日这一天得到了这个礼物后,他就用算盘来炫技了。他心算能力很强,心算完,他还会用算盘打一遍,这样比较有仪式感。

全家人坐在林弥对面,谷桐和物业经理也在。

“代卖烤串业务是临时起意,不纳入计算。芝士红薯一小杯200克,5元。一大杯500克,10元。大杯芝士红薯米卖出去了2763杯,小杯芝士卖出去5946杯。总收入57360元。红薯是我从村里买的,600斤共550元,运费50元。还有99元烘焙油纸、108元食品袋、50元煤气和煤气灶租用费、30元摊位费,打印年年大画报20元,买荧光棒20元,定制树懒服两套共214元,其余电费水费等共193元。总成本1334元。总盈利56026元。”

完成总结,林弥发钱,谷桐11200元,年年16800元,他27700,剩下的零钱以及代卖烤串挣的钱都给炎炎。

物业经理瞠目结舌,“这么多钱?”

谷桐一天赚的比他一个月的工资都高。

林弥做总结:“芝士红薯能卖这么多,有三个原因,一、我们的芝士红薯在夜市里独一无二,其他人来没得及跟风,等他们跟风了,我们的销量必然降低。二、年年和二姐的广告效应,很多客人认出了二姐,一口气买了几十杯给家里和朋友同事吃,有的客人从电视节目里知道了二姐有个古灵精怪的妹妹,从很远的地方开车过来看年年。三、我们的树懒服让他们感到亲近,小朋友愿意过来买吃的,被朋友推荐而来的人也能根据树懒服很快找到我们。”

物业经理听的津津有味,追问道:“明天还卖吗?”

林弥:“不卖了,玩玩而已,我把甜酱秘方卖给了烧烤摊老板,烧烤摊老板明天卖芝士红薯。”

“秘方卖了多少钱?”

“友情价三万。这笔钱是我们下一个生意的成本。”

物业经理再也不敢说林弥和年年的其他哥哥姐姐比起来平平无奇了,他有眼无珠!

物业经理:“我可以投资吗?”

“我们已经有年年了,不需要第二个投资人。”

“那我可以毛遂自荐做你的短工吗?”

林弥看他一眼,摇头。

“你说个让我心死的理由。”

“你吃不了苦。”

“我能吃苦!我小时候都下田干农活!”

“你能中暑了再跑十公里吗?”

物业经理诚实地摇头。

林弥:“谷桐能。”

谷桐从早晨七点到晚上十点一直穿着树懒服,脱掉树懒服时,他整个人就像从水里走出来似的,头发全湿,还在滴水,他的手和脚也被自己的汗泡褶皱。

物业经理有自知之明,坦然道:“我跟谷桐比不了。”

“我的初始创业合伙人需要谷桐这样的人。”

“那你难找了,整个物业部也就谷桐一个。”

“我不着急,我才九岁。”

“差了点忘了你才九岁,你要不提醒我就喊你大哥了。”

“我不是大哥,我们这个创业队伍里最大的人是年年。”

物业经理看向年年,年年正往四哥哥身上爬。

年年呼哧呼哧地爬到了哥哥的背上,两条小短腿用力盘住哥哥的腰,一手扶着哥哥的肩膀,一手拿着大奶瓶喝一大口奶。

在年年爬到他的背上时,年全弹错了一个音。

年年再接再厉,爬到哥哥的脖子上坐下来。

年全肩膀用力托着年年。

“aaa!hei!aaa!”

年全给年年弹《地道战》。

年年咿咿呀呀地唱完这首歌,从哥哥的肩膀上爬到哥哥的手臂上,再坐到哥哥弹钢琴的右小臂上。

年全手臂颤了颤,“年年是不是又重了,哥哥弹不动了。”

“ya?”

年年的语气里全是惊讶。

“&”

[年年只消化了十个金点点,哥哥就弹不动了?]

年年继续坐在哥哥的小臂上,抱住哥哥的脸。

“&”

[严肃婴儿语:哥哥太弱了!年年还是个宝宝,哥哥就弹不动了?不可以!一定是年年最近没有粘着哥哥,哥哥缺乏锻炼了!]

年全抱起年年走到厨房里,把年年放到体重秤上。

体重秤报数三十斤。

年全疑惑地掂了掂了年年,他预估年年的体重应该突然增加了十斤,不应该是一个星期前的体重。

年全再放年年到体重秤上,体重秤还是报数三十斤。

年年咯咯地笑。

年年一笑,年全知道年年又调皮了,笑着捏一捏年年的耳垂。

回到客厅,年全双手举起年年再放下,反复重复这个动作来熟悉年年的体重。

年满今天抱着年年去夜市,知道年年的重量,当年全问年恬和年久怎么增加手臂力量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宋念书走过去,提起年年的背带裤左右甩了甩,“重了不少。”

宋念书轻轻地拍一下年年的屁股,“以后不要坐你哥哥胳膊上了,你哥哥的胳膊禁不住你折腾。”

“bu!&”

[铿锵有力婴儿语:体重秤说了,年年才三十斤!年年不重!是哥哥缺乏锻炼了!]

年全笑着抱起年年,“年年不胖,是我力气变小了。”

“ang!”

年年示威地抱住哥哥的脖子看向妈妈,然后给哥哥一脸的亲亲。

“&”

[得意洋洋婴儿语:哥哥和年年是一个阵营的,哥哥最爱年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