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娱乐圈之人间富贵花 > 第66章 066
 
公寓里, 宋柔坐在沙发上,抬着眼四处打量着。

公寓翻新了,却依然还是原先的设计和风格, 相差不大,想当初, 这间公寓还是她帮着一起参考设计的, 就连公寓里的大多数摆件装饰全部都是她跟着一一一起挑选的。

踏入这个公寓的第一个客人也是她。

感觉一切就发生在昨天似的。

时间, 过得可真快啊!

宋柔正恍惚间——

付一馨递了杯温水过来。

“一一。”

宋柔立马将杯子接了过来, 捧在手心里, 朝着付一馨低低唤了一声,却见付一馨转身一言不发的去了长廊, 进了卧房。

宋柔捧着温水,低头自嘲笑了笑,然而片刻后,又咬咬牙,犹豫了片刻,缓缓跟了过去。

越过长长的长廊,来到主卧,只见付一馨在衣帽间和卧房里来回穿梭, 从衣帽间里拿出了一件睡衣, 又翻出了一身居家服来,里里外外的准备衣服。

应该是给她准备的罢?

卧房里, 依然还是原先的摆设和成列, 头顶的星空顶, 和水晶球, 落地窗前的大朵大多白云蒲团以及卧房中央的那张摇摇晃晃的吊床, 无一不令人熟悉。

宋柔一寸一寸打量着。

这时, 付一馨一边背对着门口的方向收拾着,一边淡淡开口道:“睡衣洗漱用品都在这里,先去泡个澡,睡一觉,有什么明天再说!”

付一馨的声音依然有些冷淡,说完,将睡衣毛巾全部叠好放在了床尾。

她虽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公寓里就只有她们俩人。

宋柔双眼却微微一红,轻声道:“好。”

说完,只缓缓推门而入。

与此同时——

“啧,付小妹,你吃错药了,什么变得如此贤良淑德了!”

一道似笑非笑的温润的男人声音不知从何处响了起来。

这道陡然间乱入的声音,就跟天外飞音似的,瞬间吓得卧房里两人齐齐发愣,付一馨同宋柔同时朝着发声地四处搜寻而去,下一秒,只听到宋柔的尖叫声在整个卧房传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只见一个男人,光着湿漉漉的身躯的男人正大步从衣帽间里的浴室里走出来,他光着脚,浑身赤,裸,袒胸露背,仅仅只在腰间围了一块白色的浴巾,宋柔一眼扫去时,只见对方曲臂抵着侧脸斜着身体倚靠在衣帽间入口的玻璃门上,一条腿微微抬起,点在另外一条腿的外侧,做了一个极为夸张骚包的男色造型,正目光炯炯的盯着床边那道身影看着。

宋柔冷不丁看到一个男人,还是个摆着夸张造型的裸男出现在付一馨的卧房里,还以为看到了变态似的,只捂着双眼拼命尖叫了起来。

她手中的玻璃杯哐当一声,滚落到了地毯上,轱辘轱辘,一路滚落到了裸男的脚边。

裸男:“……”

十分钟后。

客厅的沙发区。

沙发有三方,三人分庭而坐着。

客厅里静悄悄的,一片死寂。

付一馨板着脸,一言不发,十分钟过去了,她渐渐从最开始的震惊、气愤、羞愤,慢慢趋于平静,只一动不动的坐着,脸色越来越冷。

一旁,裸男已经换好衣服了,换了一身白色的长袖长裤居家服,将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他头发略有些凌乱,发尖还在滴水,一脸慵懒随性,脸上丝毫没有丁点被人看光后的羞耻感,好似刚刚那一幕压根就没有出现过似的,甚至还盘腿坐在了沙发上,一条胳膊展开搭在了身后的沙发靠背上,一手端着杯茶,腿上抱着个抱枕,神色平静放松,甚至还浑身懒洋洋地,眼尾一直带着笑,时不时轻啜一口茶,好不惬意。

对面,宋柔已经慢慢从之前的瞠目结舌,激动尖叫,震撼不已,难以置信等等几十种复杂又震惊的情绪中慢慢缓过神来了,她眼珠子乱转着,一会儿偷偷瞄上一眼身侧的付一馨,一会儿用眼神逼问对面的男人,究竟怎么回事儿?你怎么出现在了这里?

气氛一开始略有些尴尬,慢慢的或震惊,或者丢脸,或无言以对,横竖三人心思各异,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直到——

“啧,有的人自己失恋了,是不是也想害得别人跟着失恋才能心理平衡?大半夜的,跑来打搅别人快活,扰人清梦,不地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对面周世燕一杯茶都喝完了,终于扫了身侧一言不发的付一馨一眼,冲着对面宋柔似笑非笑的说着,语气里,好似略有几分阴阳奇气。

宋柔闻言也偷偷看了身侧付一馨一眼,良久,咬咬牙冲着对面周世燕点了点下巴道:“谁跟谁恋上了,什么时候恋上的,我怎么不知道!”

宋柔的语气里,有种被蒙在鼓里的憋闷感。

周世燕勾唇笑道:“没眼睛不会看?”

宋柔道:“有眼睛也看不到!”

这两人倒是无缘无故集火了起来。

火药味十足。

周世燕啧了一下,上上下下扫了宋柔一眼,似笑非笑道:“这么生龙活虎的,看着不像是个失恋的人,行了,既然没事了的话,就赶紧回吧,别没点儿眼力见,都几点了,别搅和了别人的好事!”

周世燕说着,直接开门见山的下了逐客令了。

宋柔听了顿时气笑了,只冷笑一声道:“周老师什么时候摇身一变成了这里的主人了,我怎么不知道,要我说,这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是个好东西,周老师浸润娱乐圈多年,手段倒是越来越厉害了,闷不吭声的直接就鸠占鹊巢了,谁知道背地里使了哪些威逼利诱的法子。”

说着,飞快朝着身侧付一馨的方向看了一眼,咬牙道:“反正我只听一一的,我……我今晚偏要住在这里。”

周世燕听了瞬间眉头一挑,道:“怎么着,几个意思,听你这意思,今儿个不单单要霸占我的人,还想试图霸占我的房间,我的床,还有我的浴缸?呵,柔妹妹,不带这样玩的,你失恋虽大,但不能损害了别人的利益,行了,安也安慰了,哭也哭完了,回自个儿家养着去罢,时间不早了,该回了!”

周世燕笑眯眯的轰着人。

宋柔却道:“要走的是你,我……我,反正我今晚就在住在这里,哪儿也不去!”

宋柔边说着边咬牙瞪着周世燕,用眼神警告道:今晚,是我跟一一和好的重要契机,你消停点儿,别没眼力劲儿。

周世燕却淡淡挑眉道:门都没有。

“再赖着不走,我可要叫警卫了!”

周世燕悠悠挑眉说着。

两人今晚彻底杠上了。

“叫就叫,谁怕谁——”

宋柔气呼呼的冲着周世燕说着。

眼看着两人越来越得瑟上了,终于——

“闭嘴!”

付一馨板着脸,直接从沙发上起了身,打断了二人的二人转。

付一馨没想到周世燕今晚竟在家,今晚周世燕在a组拍戏,据说a组进度吃紧,今晚有个大夜戏,回来时,又看到宋柔坐在门口,像是等了挺长时间了,便以为他人还没回来。

不想,这狗男人竟一声不吭地提前回来了,还闷不吭声的跑到浴室里泡起了澡,然而,给她们来了个隆重亮相!

付一馨当即差点儿心梗了过去,恨不得一脚将他塞进马桶里一把水给冲走了。

相比宋柔的狗血失恋丢脸,付一馨觉得不久前那狗血一幕更让人丢脸!

周世燕那狗日的,将付一馨这辈子的脸都给丢尽了。

竟让她被人捉奸在家!

偏偏,还是在人宋柔面前。

宋柔那震撼到无以复加的眼神,令付一馨高冷又骄傲的形象在那一刻瞬间崩塌了。

这会儿两人在这表演开怼,唱起了二人转,别以为付一馨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一唱一和的,哼,一人暗戳戳的表演着宣誓着主权,一人暗戳戳的想趁机和好。

不愧是资深表演家!

付一馨一声冷笑道:“外边有客房,你们自己一人挑一间,若有异议,警卫伺候!”

说完,付一馨冷着脸,面无表情,毫不犹豫地走进了主卧。

留下周世燕和宋柔在沙发区,二人大眼瞪着小眼。

“说,你究竟对人一一做了什么!你们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你是不是欺负她呢,哼,周世燕,你可真行,瞒得够紧的啊,竟连我也瞒!你不是打小看不上人小公主吗?你不是嫌人家小公主整日趾高气昂,眼睛傲娇得长在了天上了么?你不是还干脆嫌人女人麻烦么?周世燕,你给我如实交代了,你究竟是从什么起开始打起了一一的主意的,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考虑该如何如实坦白,你若敢瞒报,哼,你的那些黑历史,当心我全给你抖擞出来!”

良久,宋柔眯着眼,阴恻恻的盘问及威胁了起来。

上回,去探班时,她还以为两人最多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没想到竟然都发展到同居这一步了。

之前周世燕裸、身而出,从天降临的那一幕景象落入宋柔眼里,只觉得像是一道巨雷,差点儿劈得宋柔找不着北了。

周世燕老奸巨猾,付一馨这么个娇娇公主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宋柔自然得替付一馨把一把关。

哪怕,即便是到了现如今,她还依然有些缓不过神来。

“什么黑历史?”

“话可不要乱讲!”

周世燕扫了宋柔一眼,微微眯着眼睛道。

宋柔冷哼道:“先别急着转移话题,先来说说,怎么偏偏就是她付一馨呢?整个御阖庭谁不知道,您楚三少不是打小看她付一馨不顺眼么?哼,美人没脑,这四个字当年可是从您楚三少嘴里蹦跶出来的,害得付一馨小时候没少遭人笑话呢!”

宋柔抱着胸,替付一馨打抱不平了起来。

周世燕闻言,双眼微微眯起,他盯着宋柔,捏着杯子的手微微一紧,良久,只淡淡笑道:“真香了,不行?”

宋柔听了这句鬼话,冷哼一声,良久,难得一本正经的冲着周世燕道:“楚宴,你将来若敢像他沈迦成一样虚情假意、始乱终弃,我宋柔第一个放不过你!”

宋柔说完,傲娇的瞪了周世燕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朝着主卧方向偷偷摸摸的摸了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