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撬走发小的O前妻 > 第59章 前因
 
尤辰星话落, 两个人都没有反对。

尤辰星拍板,“那就都收拾下情绪,等会儿书房见, 我也去喝口水。”

十分钟后, 云宛重新拿了三个杯子到书房, 尤辰星的是果汁, 另外两杯都是水。

云宛是要喝水的, 沈礼……她有的喝就不错了, 云宛懒得管她想喝什么, 爱喝不喝。

沈礼眼泪止不住, 去次卧收拾了一番,再出现, 脸色煞白,一点血色也没有,抬头看了云宛一眼, 云宛避开了她的视线,垂目一霎,沈礼找了个离两人都不近的位置坐下。

三个人坐了三个角, 又成了奇奇怪怪的场面。

尤辰星忙着打印资料,倒是没留意那么多。

“是什么?”云宛问。

“要看吗?”尤辰星扬起一页4a纸问。

云宛伸了手,尤辰星给她了, 顺便的, 也给了沈礼一份。

沈礼拿着看了一眼, 眉目微动, 迟疑道, “这是……”

“整个案件在国安局按时间轴查办的脉络, 我今晚上自己凭着资料理出来的。”尤辰星坐下了, “云宛你先看,沈礼,我有两句话问你。”

“你教过唐幸炒股吗?”

“嗯?”这问题突如其来,问的沈礼摸不着头脑。

“理财类的东西,股票,基金,还有外汇,你教过她吗?”

“我……”话语一顿,下意识又看了云宛一眼,沈礼压低声音道,“我哪来的时间去教她?”

提及唐幸,沈礼到底避讳,后面声音也压着,“你知道的,我每次过去,就是看看她就走了,年前还待得久点,年后……”

意外就是过年期间发生的,从那儿以后,沈礼就开始避讳唐幸。

“年后我一般就是上门给她带点牛奶维生素之类的保健品,东西送到就走了。”话语一顿,想了想,又怕尤辰星要问的是其他东西,便尽可能详细的添道,“当然,会问问有没有什么需要的,看看她的精神状况,隔段时间给笔生活费,就这些了。”

“你知道的啊。”

尤辰星点头,闹翻之前,她们三个的联系还是很频繁的。

那个时候沈礼和唐幸之间的见面来往,她确实都清楚。

“我就是再确认一下。”

“确认什么?”沈礼拧眉,下意识感觉到有什么不好的。

尤辰星却没有答她这个话头,又问道,“你知道,唐幸给我们老家学校捐了10万块的事情吗?”

如果前一句只是觉得没头没尾,这句就真的把给沈礼问懵了。

第一反应的微表情最直观,不等她回答,尤辰星肯定道,“看来你不知道。”

沈礼错乱,“不,不对,等等,你让我理一理。”

“唐幸给学校捐了10万块,你确定你没有说错?老家捐款什么的,不该是你一手在操办吗?怎么扯到她身上去了,再说……她哪来的钱?!”

“好问题。”尤辰星喝了口水,“我听到的第一反应也是,她哪来的钱。”

不待沈礼再说什么,尤辰星把手头一份复印件递给她,有几页纸。

分别是,学校开具的捐赠`发`票,唐幸的身份证复印件(捐赠时核实免税使用),以及捐赠奖状和在学校里挂着的捐赠奖旗的照片复印件。

都打印得很清晰。

“需要看彩色原片吗,在我手机上。”

沈礼看过,缓缓摇了摇头,“不用。”

她信得过尤辰星,这种事她不会拿来说谎或者开玩笑。

思考须臾,沈礼不可置信看着手头复印件道,“所以,她真的给学校捐了钱,十万?”

尤辰星点头,“学校财务还给我看了转账记录,我回去查过,是她卡里转出来的。”

“她……”吐出一个字,沈礼神色又迟疑。

知道沈礼在想什么,尤辰星对她道,“这个时间之前,我们两个给她的汇款我也查过,我给她打过十万,你给她陆陆续续的,也有十三万,你要说这十万是从这笔钱里面出的,也不是不可以,就是不太现实。”

“哪里不现实?”

尤辰星:“首先是她性格,她和我们一样,都知道赚钱的不容易,你要说云宛有二十三万,转手全捐掉我肯定不会意外,但是唐幸,按这个基数,她捐超过三万块,我就觉得不太正常了。”

那一页纸云宛早就看完了,虽然低着头,但一直支棱着耳朵留意她们的聊天呢,陡然听见尤辰星拿她打比方,不禁小声嘀咕一句,“乱说,我哪有那么败家!”

没什么底气,说完被尤辰星余光瞥上一眼,自己静静的就消声了。

“其次。”尤辰星轻出口气,“就是她当时的状态了。”

“虽然她还没有和我们摊牌,但是你要考虑到,那个时候,她怀孕了,一个月多,她不可能察觉不到。”

沈礼:“。”

“把这个因素再考虑进去,这笔捐款就太不合理了。”

尤辰星:“如果她执意想要孩子,不是你我能左右的,如果,我只是打个比方,我建议她打掉,你也态度强硬的要她打掉,那她身上有钱的话,完全可以跑。”

“以她的性格,肯定不可能没想过最坏的打算。”

“那不幸真的跑了,这个孩子从产检到出生,再到第一年的花销,她是不是得考虑进去?考虑进去的话,如果还要给孩子提供相对好的条件,从房租、月嫂费用,再到产检、尿布之类的花销,那二十万将将就就差不多吧,等挨过第一年再找回来,我们总不能把她和孩子扔到大街上不管吧?”

“就算是你不管,她来我家,我也不会不管,她了解我的。”

“这样想,那这笔钱就是她的退路,她怎么会把自己的退路封死?”

沈礼嘴唇嗫嚅,半晌,底气不足道,“或许,是觉得我们不会的呢?”

尤辰星笑起来,“你以为她是你?”

沈礼:“……”

“你从小父母就算再艰难也不会不管你,所有好的也都供着你,把你性格养成这样,对人总是抱有太过乐观的期待,也觉得人是值得付出的,但唐幸不是。”

“经历过上一段婚姻,还有萌生过想和她前夫同归于尽的打算之后,你觉得,她还会这样想吗?”

“别人都是靠不住的,真的到了绝境,她不会给自己留一条路?”

沈礼嘴唇动了动,这次却没有说话。

她不能否认尤辰星的猜测。

唐幸自从被带回上京之后,给她找到住处,再到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医生说过,她受创伤后的应激障碍非常厉害,生活中建议多包容,最好不要刺激她。

甚至唐幸脸上的疤,她试探性地问过一次对方要不要做手术去掉,提了之后唐幸就一直哭,停不下来,后续沈礼也不敢再问了,当时想着,至少等唐幸在上京稳定一段时间再说其他的……

谁知道后面……

见沈礼沉默着低头下去,她和唐幸接触时间更多,比靠分析的尤辰星,更能切实的了解现在的唐幸。

故而,站在现实的基础上,更是无法反驳。

见沈礼没有异议,尤辰星道:“这笔捐款,是她个人账户操作理财项目赚的钱。”

“来路都是合法合理的。”

“外汇和基金股票的总收益加起来,一共有三十万,捐了十万块钱出去之后,她这个账户就再没有动过,也再没有买过相关产品,那张卡上,还有二十万放着。”

沈礼抬头起来,皱眉,“她怎么会……”

尤辰星知道她要问什么,肯定道,“对啊,她怎么会操作这些东西,但是让人惊讶的是,余曦给我的数据,我都拉过一遍,不仅操作都是她的ip端进行的,且这三十万也不是一次性赚到的。”

“在赚钱之前,她也亏过,然后亏了又赚,赚了又亏,账户波动非常的……正常。”

非常的正常,便就是不正常。

“当然,我知道玩这些的,有天生适合,手气好的说法,但是……”

“你觉得能套到唐幸身上吗?”

沈礼缄默。

不能。

完全不能。

唐幸没有这些知识基础。

“她的事暂时就说到这儿,后面就是我该操心的事儿了。”

“说回云教授。”

云宛听了半天,实在没听出唐幸的事情和她爸的事情有什么关系,但是她也知道尤辰星,既然说是说她爸的事,那就不会无的放矢突然提唐幸,提这笔钱。

而且,上次她和余曦单独聊天,说的就是唐幸吗?

想了片刻,云宛觉得这个猜测应当是对的,因为在老家的时候,尤辰星也去过一趟唐幸远方亲戚家,那个时候她注意力全部被事情的经过所吸引,尤辰星没提拜访的原因,她也没问。

现在想来,大概就是为了打听捐款了。

这样想着,云宛心里对着尤辰星软和了不少。

对余曦和尤辰星之前的行为,也有了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并且,觉得自己似乎被衬得有些小肚鸡肠,明明是为了云父的事情奔波来着……

拿起了最开始发的那一页纸,尤辰星道。

“这个案件开端是在国外两年一度的交流大会上发现了我国科研成果外泄的线索……”

“调查人员反馈回来了一个公式。”

“然后三处确认项目是第一科研院负责,纯在国内开展的保密项目,就转交给了一处,一处通过公式分析,最后定位到云教授的实验室。”

“现在的情况是,这个公式大概率不是云教授项目的。”

这话一说,云宛眼睛都亮了,抬头看尤辰星。

如果不是云父的项目,那整件事是不是就和她爸毫无关系了,那么……

尤辰星和云宛对视一霎,肯定道,“原则上是可以解除对云教授的人身限制了,但是……”

“但是?”

“不是现在。”

“?”

没解答云宛的困惑,尤辰星回到刚说的话题,继续,“上述的是好消息,坏消息是……错过了调查的最好时期不说,被干扰了调查方向,就竹岁和小王反馈回来的资料,新的公式关联的两个实验室,都是正在出结果中的,导弹研发向实验室。”

“两个都是s级的实验项目。”

“且都过了半生不熟的研发阶段不说,一个马上要进行实地测试,另一个,也在前几天提交了实地测试的申请。”

就算是再迟钝,云宛和沈礼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还是云宛先开的口,不可置信捂住嘴道,“间谍活动?”

想到什么,又摇头,脑子很是空白了一瞬,喃喃道,“一般的活动不会涉及范围这么广,如果能有半年的周期,那、那……”

尤辰星垂目,轻声道,“我处猜测是大型间谍行动。”

“局里开过好几次会了,案子已经被提到了目前线索呈现出来的,能到的最高等级,现在由三处主办,五处和一处协助。”

“云教授的案子如果说是我们错了调查方向,那现在不能轻易放人,如果放了,外界盯着我们的会第一时间知道,我们纠正了方向,从而有所防备。”

云母就是死于间谍活动的直接受害者,对于这种事件的波及度和可能造成的伤亡,云宛心里再清楚不过,眨了眨眼,她只觉得脑子混混沌沌的。

大型间谍活动,最有可能起底潜伏了十多年的老人,这些人已经融入了华国社会,如果这些人都被启用……

不可置信,但是在清楚绝不可能是云父的实验项目基础上,云宛又不得不相信。

云父十年前,做的就是最先进的导弹项目研发,只是最近五年,一直在修复更新自己早期研发的系统,涉案的那个项目,就是其中一个反导系统,但是……如果不是他的项目,那么……

尤辰星:“所以现在就是一点儿可能性都不能放过的时候。”

“云教授那儿是怎么回事,我已经大概有数了,但所有猜测都必须得到你们的确认。”

云宛:“你说。”

尤辰星视线却看向了沈礼,“你……两年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沈礼:“?”

云宛:“什么意思?哪方面?她之前的事情我都知道,你问。”

尤辰星垂目一霎,“工作上,是不是出过纰漏?”

沈礼表情一下子僵住了。

云宛轻轻拧眉,如果要说纰漏,那只能是……

“她在军需部门工作,两年前的话,有一次军需物资上,不是武器类的,武器类是周定的工作范围,是生活类的军需物资,出现过交接的问题。”

猛的抬眼,沈礼再看向尤辰星的眼神已经变了,尤辰星和她对视不过一刻,觉得沈礼心里应当已经有数了。

云宛继续复述道,“当时物资交接,经手的那个军人家里有急事,没来得录入库,让沈礼把东西放下,说自己回来录入,然后她就相信对方,把东西放了……”

后续的问题,云宛不说,尤辰星都猜到了。

“东西不见了?没录入,经手人也不认?”

云宛点了点头。

硬要说起来,是两个人的失误,但是因为沈礼太过轻信人,做事不谨慎,最后书面意义上,是她的全责。

尤辰星扬了扬眉,“那我猜,那段时间不是评选的时期,就是一个升职的阶段,是这样吗?”

“对,上面要退一个干部,底下的会逐次往上升,到她这儿刚好有一个职位提升,候选人有三个,当时她的军功是最高的。”

“但是如果这个时候吃个处分,那就不是了。”尤辰星冷静道。

云宛长出口浊气,不想去看沈礼,点头,“没错。”

当时为了这个事情,两个人围绕着世家处事风格的核心观念矛盾,闹了无数次。

沈礼当时把东西放下,也完全是为那个经手的军人考虑,等他回来了,好第一时间入库,不耽误事,结果呢,人没帮到,还被反咬一口,倒打一耙!

沈礼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尤辰星:“你心里已经想到了是怎么回事吧?”

沈礼轻轻闭上了眼睛,不可遏制的,背脊轻颤。

云宛没懂她们之间的互动,“你们在说什么?”

“这件事最后查出来,不是另一个师的军人领错了物资吗,闹大之后,发现东西不对,还回来了为收尾啊。”

云宛不得不说,当时沈礼真是运气好,如果那个军人不站出来,她的那个处分就吃定了!

尤辰星扬眉,倏尔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军人还是周定他爸管辖范围下的吧?”

仔细回想了下,还真是,云宛奇怪,“你怎么会……”

“因为我不是靠猜的。”

云宛没懂。

尤辰星轻轻点拨了一句,“或许,事件前面本身就是个套,后面,也压根不是误会呢?”

云宛错愕,表情一瞬间凝固了。

“我之前说过,云教授咬死不说,必定因为说出来对案情无关,但是又有一些他不能说的理由,最有可能的,就是涉及身边的人。”

“试问,以云教授的交际网,能让他这样维护的,除了他的亲生女儿,还有谁呢?”

有什么在脑海中划过,断断续续的不真切,但出身世家,就算没见过,有些东西也是听过,并且讳莫如深的……

所有的反常在云宛脑中连成线,就在她迟钝地反应过来前因后果之际,尤辰星再度开口,将她能想到的所有,一丝不漏的都说了出来。

“如果我想的不错,当时那个事情,本身就是诈沈礼,要让她吃处分的。”

“云教授消失的那两个小时,即便躲开了所有的摄像头,却压根没出科研院,没必要,因为他要找的人就在科研院内。”

“周定一家,他爸是军队上的,他二叔却是科研院的院士。”

“所以云教授找的人,其实就是周定的二叔,通过周定的二叔,一起和周家商讨沈礼这个事情怎么解决,篓子已经捅出来了,消失的东西要补上,但是军需补上容易,怎么把事件给整个的圆回来困难。”

“他们商讨了肯定还不止一次,最后定了这个方案。”

“如果我想的不错的话,出面承认闹了误会的军人,就算会被训斥,后续应该也是得到了其他的,由周家提供的好处。”

云宛第一反应,不可置信地看向沈礼,声音都发颤了,“是爸帮你解决的?”

沈礼没说话,只垂着眼睛。

她也不需要说话,她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

云宛不能接受,“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们……”

“因为告诉你没有用,而且我猜,应该是云教授不让她告诉你的。”尤辰星出声,“你们那段时间一直为这个事情吵架对不对?”

云宛语窒,眼眶开始翻了红。

是的,当时还没有现在沉稳,她们吵了很多次,但都无疾而终。

“你没有事业心,这些东西听多了只会心烦气闷,云教授几十岁的过来人了,说怪罪,多少有一些,但是看待问题的角度肯定和你不一样,云教授肯定觉得,反正沈礼年轻,不急于一时,慢慢教,总是会懂的……”

话到此处,沈礼一霎闭眼,眼尾也是湮出了深红。

尤辰星总是这样,就算没有经历过,猜测也都异常准确。

仿佛感官上装了什么透视的雷达。

云宛脑子混乱,不能相信的同时,又觉得尤辰星的猜测一切都是那么通顺,但是……

云宛蓦然道,“那和唐幸又有什么关系?”

“这整件事和唐幸有什么关系?!”

沈礼不说话,尤辰星静静看了一会儿云宛,觉得她有知情权,还是开了口。

“如果是大型间谍活动,那云教授的项目就是他们刻意引导一处的干扰项目,这你能理解吧?”

云宛点头。

“这个干扰项目,我倾向于不是随意选择的,而是,一个恰好。”

“恰好存在云父这个可以推出去当靶子的干扰项目,恰好,他们从其他方面知道了,这个项目的干扰困难,就在云父身上。”

“而恰好,这个其他方面,就是唐幸。”

“间谍会接触当职人员的情`妇、小三和存在不正当关系的另一方,从而在她们口中套取当职人员的情报,这是常规操作了。”

“唐幸,我觉得她应该是被盯上了……”

云宛茫然,“但是她怎么会……”

“原则上是不会,因为她们不是小三和不轨的关系,但是……存在一种情况,如果唐幸要挟她,用孩子要挟她离婚,或者说想让她离婚,又或者,她觉得对不起唐幸,但是坚决不能离婚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呢?”

尤辰星不卖关子,还原场景道,“那肯定是,沈礼说她有多爱你,多离不开你,为了论证自己不能和你离婚,还会说你家对她多好,她不能离婚,不能忘恩负义……”

“那说到多好,如果说到动情处,你觉得,云教授当时帮她的这个忙,会不会被拿来论证,你家对她有多好,她坚决不能离婚的原因呢?”

嗡——

云宛感觉自己脑子里全是杂音。

不可置信,不敢相信。

但是……但是逻辑是完全通顺的……

不去管怎么操作的,这种恰好,从逻辑来说,不是不可能!

哦对,所以……

“所以唐幸有了一笔不菲的收入?”

卖她家消息得来的酬金!

尤辰星有些不忍,“现在还是只是猜测。”

“那怎么才……”话说到一半,云宛反应过来,不由和尤辰星一样,缓缓,将视线看向沈礼。

尤辰星也问出最终的问题,“所以,我的猜测对吗,你和唐幸,有过这种对话吗?”

而对话中,因为对唐幸的不设防,因为这事是有力论证,也将自己的过失,和岳父为自己摆平的纰漏,一切和盘托出。

沈礼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尤辰星提醒,“你不用想唐幸怎么说出去的,为什么会说出去,她那儿情况还复杂着。”

“我的问题,只问你,你对她说过这件事没有?”

“说过,或者是没有?”

沈礼眼尾深红,长久的缄默之后,垂下了头去。

下一刻,轻轻,点了点下颌。

对。尤辰星猜测的,全中。

她告诉过唐幸,也真的是在这种情况下。

云宛失语。脑子中杂音盖过一切,蓦的,眼眶就红了。

仿佛第一天认识对方似的,看着沈礼,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下一刻,云宛站了起来。

尤辰星以为她激动过度要动手什么的,还没拦,云宛转身出去了。

不过须臾,尤辰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云宛又回来了。

但是她手里面……拿了一把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