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撬走发小的O前妻 > 第31章 揭破
 
这一栏内容倒是正常。

既然是驳回, 那自然是讲工作上的事,开头写了个她的工作过失,这个尤辰星有数, 是去年在三区的时候,办理庄卿老师一案时, 情况紧急, 批文还没拿下来, 竹岁那边等不及了, 她这边权衡后, 直接让人先行动。

与其说是渎职,不如归到越权。

他们三处又把三区的官员端了四分之一走, 监`禁起来的人,现在都还陆续审着,后续扫尾的工作估计得到今年底,才能出一个完整的案宗,再进一步说结案的事情。

抓了那么多官员,其中又有不少世家的人,世家之间本来就相护,难免有关系很好的, 虽然行动是竹二带的头, 可毕竟她才是处长,事后, 账肯定还是记她头上。

故而这点放在平日里压根就没人提的越权行为, 军纪委的人只要去了三区调查, 肯定私下不少人告状。

但这也不算好大的过失, 毕竟事情三处是给办好了的。

再者, 办案的人都知道, 案件负责行动的,和给申请批文盖公章的,本来就是两拨人,他们拿枪的肯定还是要看现场情况,要是事事都奉拿笔杆子的那群人意见为铁令,不越雷池半步,都不说案件能不能办下来,人员损失首先就控制不住。

这个道理不挑破,但干他们这一行皆是心知肚明。

因此这种越权行为发生的时候,只要不是直接酿成了无法收场的后果,往往上面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让尤辰星略感意外的是,军纪委都到三区去调查了,渎职行为写了,却也仅仅写了这么一个不痛不痒的。

后面就是老生常谈的一些问题,她年龄太轻,军功不够,处事还有待加强。

如果没有第一条渎职的详述,光看后面的,结论应该就不是驳回,而是二审,或者一审中将升职流程表压着,军纪委拉长对她的考核期。

不过……

让尤辰星嘴角僵硬的也不是内容,是流程书上另外的东西。

她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

但是……她的直觉向来很准。

“小尤啊,办事还是毛躁了点哈。”

“这次驳回之后,要再提你,按规定就得半年后了。”

局长开口,拉回尤辰星思绪,尤辰星尴尬地笑了笑,目光还是忍不住去瞥那流程书,精神不能集中。

“哎,老许退休的报告都交了,基本上就定在年底退了,你这个……”局长捏了捏眉心,“当然,也不能说就全是你的问题,有些时候,情势所迫嘛,我也是从你这个位置过来的,也懂,但是这个驳回,确实让人头疼啊……”

尤辰星忍了又忍,把让局长去提别人的话,到底咽了下去。

出了局长办公室,听局长的意思,许局年底就要退下去,她这个报告再提一次,在许局离开前,也是来得及的,局长心里还是中意她……

虽然不想被提职,但是对于领导的青睐,尤辰星也没有那么傻地往外推,反正升职的事这次是躲过去了,她就在里面赔笑,打哈哈带过了这场谈话。

不过离开的时候,那份升职流程表也被尤辰星带了出来。

她问局长要的,局长以为她心里难过,也没多说什么,让她拿走了。

回到自己办公室,看着驳回理由的那栏,尤辰星长指轻点在桌面,一口气不上不下的,好久吐不出来。

很是坐了一阵,尤辰星拨通副手的内线电话。

“报一下明天的安排。”

小九:“上午国安局领导会议,就三区最近审讯了的官员,做一个阶段性汇报。”

“下午三处内部会议……”

尤辰星听完,想了想,道,“下午的会议先取消,我有别的事。”

“上午的这个会议,你记得提醒下竹岁,有些审讯出来的东西太骇人的,记得带上笔录和审讯视频,以免明天局长和许局临时要看。”

“好的,尤队。”

挂了电话,想了想,尤辰星拨通了云宛的号码。

被尤辰星临时鸽了,在医院刚输完液的云宛也不想回家了。

想了半天,给夏天打了个电话,耍赖撒娇,晚上要去蹭她发小两口子的晚饭。

“你们来接我嘛,我是病人啊。”

“夏天天你最好了,嘻嘻,我挂了,等你哟~”

云宛讨厌开车,软磨硬泡的,让翻译官夏天下班前不得不疯狂地赶工,提前二十分钟出单位,就为了开车来接她云大小姐。

本来还有些微词,等见了人,知道这已经是输液的第四天了,夏天惊了。

和沈礼的不愉快,云宛不想带给发小,就没说,只说自己不小心淋了雨,然后最近可能是因为云父的事心累,没休息好,就反反复复的。

云宛吃安眠药的剂量,她自己没说过,但是去旅游的时候,同行的那个军人和周定提过,夏天心里是有数的。

想着肯定和这些脱不了干系,看着憔悴的发小,云宛从小就漂亮,再做一些可怜巴巴的表情,夏天一如既往地立刻软了心肠,打电话到家里,特意让阿姨再给云宛做些清淡的,换换口味。

晚饭开吃前,想起被鸽的事,云宛还对着一桌子花了心思的菜色拍了张照,给尤辰星发了过去。

哼,鸽她,她有人照顾呢!

不缺一顿饭!

周定家气氛温馨,云宛吃饭是个慢的,三个人一边吃,一边说了会儿云父的事。

云父留在国安局的消息,云宛是第一时间告诉了他们的。

谈论的,是其他的细枝末节。

知道可以送东西进去,夏天还很过意不去道,“云叔的事情我们这次都没帮上忙,如果你不知道怎么搞,东西我帮你准备吧,自从有了冬冬,这些东西家里备得多。”

夏天向来细心,云宛听到她要接手,想都不想地点头。

全都要素面,她准备也不一定全能送进去,夏天如果开口,肯定是已经心里有数,只会比她搞得更齐备更舒适,不会差的。

等小朋友冬冬吃完,牵着自家大狗狗出门玩了,话题才开始深入。

周定问了下尤辰星在中间的态度,云宛知道周定担心什么,老老实实都回答了。

周定听完,喃喃道,“这样看来,她人还是挺正的啊,也是,传言也不能尽信……”

那天在医院支棱起来的八卦小耳朵,到了发小这儿,可就收不住了。

云宛赶忙问是什么,夏天也好奇,两个omega一人一句,周定很快就投降了。

“咳。”清了清嗓子,周定道,“之前你不是让我打听尤辰星吗?”

“但是你知道的,年底上京要开国际交流会,这次拉练一区军力储备走了一大半,很多熟人也跟着出去了,通过电话,这些事儿也不好问不是……”

“正式检阅前他们放假,现在都回来了,就……又知道了些。”

“不过也只是捕风捉影的,说的人也不确定。”

说完看着云宛眼睛大大的,转头,他媳妇夏天神态一模一样。

周定:“……”

意识到不说完下不了桌子,周定不再卖关子,极快道,“关于她升职的一些事,她这么年轻,就是三处处长了,刚提任的时候,很多人奇怪,不少人都打听过因由。”

云宛:“问到了吗?”

“详情只有三处内部的人知道,流传的消息全是拼凑出来的。”

“之前,她提副处的时候,其实国安局中意的并不是她,是她出任务的同事,不过……”拧眉一瞬,周定叹惋道,“回国前最后一次任务,那个同事殉职了。”

云宛愣了愣。

“尤辰星也是受了重伤回来的,在icu住了两个月,有说多处骨折,也有说是伤到了腺体的,医院签了保密协议,具体问不到,总之出院后,国安局又给她放了两个月病假,想来应该伤的不轻。”

“你知道的,平民分化的alpha,级别又那么高,升职快了,什么流言蜚语都有,其中有一条,就是说,当时她和那个同事都重伤,但是尤辰星丢下了对方,自己逃了出来,所以……”

流言都是越传越离谱的,他们三个长在世家的人,深知舆论的杀伤力,对这些很是讳莫如深。

意思到了,周定觉得不可信,也没把流言的这部分具体说出来。

“前面的这些,都是前提,关键是后面的,这个同事是有未婚妻的,她同事是世家子弟,未婚妻也是,一个a级的omega,结婚日期都定好了的,结果人没了……”

“关键这个omega还是检察院工作的,听到这个传言,第一时间,走军事法庭把尤辰星给告了。”

“啊?”这个走向云宛是万万没想到,“那最后怎么收场的啊?”

检察院的人,向来不好惹,属于没事都能生出点儿事来的,还不消说,是这种情况……

“最后,最后结尾可神了。”周定脸上表情古怪。

“既然有人告,那就查呗,别说,还真查了些东西出来,不过……”

“临到最终要定责任的时候,这个omega自己又撤销了控诉。”

啊这……

这真是万万想不到。

“为什么啊?”夏天不解。

“这就是流传得最广,大家最津津乐道的部分了,说是,这个omega移情别恋,在致力于扳倒尤辰星的过程中,接触着接触着,就……喜欢上了她。”

云宛一口粥直接吐了出去。

夏天张了张嘴,满脸写着四个字,“我不理解”。

周定:“是你们自己要听的啊,不是我非要说。”

“离谱是吧,是挺离谱的,但是……这个omega被看到几次晚上去尤辰星的小区,现在两个人据说关系也不错来着,到底怎么回事,反正我是放弃思考了。”

“而且今天听宛宛说的这些,我觉得尤辰星不是个会丢下同事,还挖人墙角的alpha,对吧?”

夏天点头。

云宛这个头,实在点不下去……

尤辰星不是丢下同事的人她认可,可是挖同事墙角这个,还真不好说……

不过周定也没要她有什么表示,说完就溜了,他一贯不喜欢这些世家的狗血八卦,觉得再如何都是人家的私事,极其不能理解大肆讨论的人的快乐点。

这个荒唐的故事,这晚一度在云宛脑子里打转。

吃完云宛看了眼手机,她发的图尤辰星没回。

估计加班在忙,不过没回也好,现在反正,她不是很能直视女人。

这晚上除了这个插曲,云宛过的很愉快。

睡前再被夏天灌了一杯冬冬喝的牛奶,她也困了,沾着枕头就合眼了。

第二天起来,体温371,云宛沉默。

但凡少个01,她都不用再去医院了。

测量的时候发小都看着的,这天云宛还是老老实实的,睡饱后,打车去了医院——输液。

早上开过会,尤辰星下午去了一趟军纪委。

找了驳回流程书的经手人——辛贞。

文件上签发人除了军纪委的几个大领导,最后一个,只到他们刘处的签字。

而辛贞呢,也是据国安部内部说,是切实的负责到尤辰星升职流程书的职工。

尤辰星也没有要怎么样,客客气气,礼礼貌貌的,甚至都没有问太多自己升职流程书的驳回问题,像是和人随口聊似的。

还带了水果去,办公室分一分,大家都觉得她很客气随和。

不过等辛贞出去接水的时候,尤辰星骤然问了句,“哎,云宛工位是哪个啊?”

边上的同事在写报告,听了头都不抬,往背后一指,“靠窗的那个。”

“宛宛这两天生病了,都没来。”

话落,办公室有人附和道,“啊,什么时候云大美人能回来,天天对着你们,我最近工作压力大的,要抑郁了!”

说完立刻被其他人啐道,“军纪委出了名的清闲,小心刘处听到抽你。”

“出息啊,在国安局人面前说工作忙,做个人,考虑下人家的感受呗~”

“你们这两天又在做思想培训?”尤辰星走到云宛办公桌前,问了一句。

“对啊,苦不堪言哟,你们不做吗?”

尤辰星看着云宛桌面,拿起不知道被谁还回来的思想培训笔记,长睫下覆,回答声音轻的有些不正常。

“我们单位都是动手动脚的粗人,自然没有军纪委要求这么高。”

“尤处您这,哈哈哈,太会说话了……”

“别别别,可不兴这样抬举。”

嘻嘻哈哈的氛围里,辛贞回来了,看到尤辰星站在云宛工位前,心头一个咯噔。

再看清楚尤辰星拿的东西,差点心梗,也不知道哪个完蛋玩意儿,这个时候给宛宛把笔记还回来,缺了大德了!

面上辛贞还是干笑道,“哈哈哈,尤处我工位在这儿呢,你去云宛那儿干嘛……”

话没说完,尤辰星抬头起来,那眸光安静,却不复温和,骤然对视,直接冻的辛贞下半句话卡嗓子里。

“怎么了吗,您这样看我……”

“没事。”尤辰星话头忽而一转,“我就是突然想起来,军纪委里面,升职流程书分到谁手里审核,两年之内,被驳回后的再提交,应该也是由驳回的那个审核人员负责是吧……”

辛贞心头一跳。

却见尤辰星接着道,“所以,我要是下次再被提升职,也是辛老师您负责吧?”

辛贞硬着头皮道,“是,是这样。”

军纪委的规矩,稍微打听下都知道的。

尤辰星点了点头,脸上最后的笑意消失,“您和云宛关系很好吧?”

这个问题问的突兀,辛贞只能干巴巴道,“我们办公室关系都不错。”

尤辰星放下那一纸笔记,点头,声线沁凉道,“那麻烦您帮我转告她一声,她字写的不错。”

出了军纪委,尤辰星车开出去,随便找了个小公园,停了很久。

须臾,手机响了,以为是工作,尤辰星不去理会。

一直响,尤辰星心烦,最终拿了出来,想骂下属几句。

却在看到名字时,神色一变,立刻接了起来,“孟姨,你怎么想起给打电话了?”

对面带着口音的女人道,“星星啊,你可得回来一趟……”

云宛输液快完了的时候,接到了同事辛贞打来的电话。

一接起来,对面火急火燎的。

云宛:“小贞,停停停,你说慢点,我刚睡着了,现在脑子还转不过来。”

给辛贞急的拍大腿了,“尤辰星,尤辰星今天来了,你还记得她吧,就是你驳回的那个升职流程书,打过招呼让对外说我经手的那份?”

一个人办的事,办公室统一口径对外说另一个,军纪委常有的事情。

毕竟事情交到了自己手上,难免会遇到熟人,在不想得罪人的情况下,对外就说是同事负责的,面上看着和自己无关,熟人和同事也没有交集,对三方都好。

这点军纪委上下都心照不宣的。

且为了保护审核人员,对外公开的书面文件基层不会签字,具体是谁,外人也无从得知。

对外是一个说辞,对内么,后续相关,内部还是会找实际办事的那个。

但实际的那个,也只有内部知道。

云宛脑子懵了一霎。

后知后觉回想起来自己上周提交的驳回……

云宛:“……”

云宛声音卡了一瞬,“那,她来了,然后呢?”

“她总不能直接问你是不是我办的吧?”

“不对,她为什么会觉得是我办的,她问了……”

辛贞:“没问什么,但是……”

辛贞重音,“她让我转达你一声,说你字不错!”

云宛脑子里当即,嗡——,的一声。

沉默半晌,云宛:“她,不至于字迹都认出来了吧?”

论升职流程书整个文件,要填的基本都是两三个字,大段的,也就只有驳回理由能看出字迹了,她写的时候还挺注意的,工工整整啊!

不,不至于……

“姐姐,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啊?”辛贞无奈。

“但是她最后看我那个眼神……嘶,总之我觉得,这个事儿得告诉你一声!”

云宛结巴,“那、那你觉得……”

辛贞会意:“我觉得该是知道了。”

“来的时候和离开的时候,变化太大了,还有你们本身就认识,有什么话需要我转达的,除非……”

“总之我就说这么多了,有啥误会,你抓紧处理吧。”

辛贞挂了电话,云宛有些懵了。

翻了下微信,从昨天鸽完她就没回了,往前再走一页,云宛手指一顿。

——【字不错】

是她写驳回理由的第二天,不小心把自己的笔记发给了尤辰星,尤辰星当时回的。

所以,其实她那天就看到了自己的字?

但是她马上就撤回了啊!

云宛感觉乌云罩顶,但是仍旧心存一丝侥幸。

万一,万一不是呢?

万一就是,单纯的……夸她呢?!

恰好输液完毕,祝琛进来给她量体温,云宛看了祝琛半晌,骤然道,“祝医生,你和尤辰星认识很久了吗?”

“也没多久吧,她回国的时候认识的。”

想到什么,云宛脱口而出,“icu里?”

祝琛意外,抬头看了云宛一眼,“她这个都和你说了?”

“是,当时我是负责她的主治医生之一。”

“说起来,真正有交集的时候还挺好玩的。”

祝琛为人外向,和尤辰星不同,挺爱说话的。

云宛问一句,他自顾自的就说了起来。

“她的病情,负责的是我们医院钟教授,不过钟教授就只负责重要的,她那个事儿国安局又盯得紧,钟教授年龄大了,来不了那么勤,往往都是我在钟教授的单子上填情况,钟教授签字就是了……”

“然后有一天,她突然主动说,如果钟教授身体吃不消,也不用次次都来。”

“说我开的药用着挺好。”

云宛:“……”

云宛觉得自己这个话头完全是错误的。

备受折磨,还是绝望地问了一句,“她,认出了你的字啊?”

在心里的小人疯狂祈祷祝琛否认中——

祝琛笑容爽朗道,“是啊。”

“她们做的都是高危任务,会的本事也奇奇怪怪的,我的字挺不好认的,你看,你认得出来吗?”

祝琛把病历本给云宛看了一眼,云宛瞧着,就是医生常规的鬼画符。

在对方的目光下,云宛摇了摇头,这怎么认?

祝琛:“是吧,认不出来,但是她就知道,我后来好奇也问过。”

“说是,认字迹,看的不是大体,看的是一些习惯的细节,比如这个偏旁我喜欢怎么写,这个符号我喜欢怎么打,说是人一旦形成习惯,很难改,他们就靠这个认。”

云宛:“……”

云宛垂死挣扎,“那尤辰星每次都记得下来吗?”

“嗯?她不是过目不忘的吗?”

“……”

ko

云宛心底的小人死透了。

在一片丧气里,云宛问出最后一个问题,“尤辰星平时会不接电话吗?”

“不会吧,看到她基本都会接的。”

云宛点了点头。

在祝琛离开后,云宛拨通了尤辰星的手机。

十分钟后,云宛去了祝琛的诊室,问到,她有一个朋友,要是惹尤辰星生气了,气的人直接不接电话,这是个什么水准的怒气值。

祝琛不信,“怎么可能,她不是那么情绪化的人,应该在忙没看到吧!”

“如果呢,真不接的话。”

祝琛推了推眼镜,认真思考了下,答道,“那大概是绝交吧。”

云宛:“。”

云宛:“那我让她第一时间认错,还来得及吗?”

祝琛迟疑:“下跪的那种吗?”

“……”

“…………”

告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