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酹山河 > 第十五章 北辽兵败
 
一切没有什么波折,北辽本以为骗过南阳,想借着南阳最近有点小波折得时候捞点便宜就跑得,但是被李匀风算计了。其实说来也简单,从李匀风在这里驻军那一天起,蒋就告诫过他,时刻警惕,而且留下了当时得精锐侦察部队。

打仗,信息还是第一要位,有心算无心,实在难防。

南阳十一年秋,北辽犯境。南阳守军劝诫未果,遂进击敌。毙、俘敌四万余,逃敌不足一万,其他散落不知去向。

又是一场大胜。南阳人这么多年也习惯了这种胜利,他们内心只是替这些北辽人惋惜,何苦呢,非要侵略,这些也是有家有室得好儿郎,就这么白白死在战场。当然了,在他们心里,侵略,就是要付出代价得,南阳人压根就是不可战胜得,这是这么多年,南阳的威严,百姓的自信。

锦城皇宫,皇帝赵玄禄大悦。亲自颁诏,晋李匀风一等,加兵部尚书衔。同时令李匀风征兵十万,反攻北辽。这位曾经的偏将,终于也有机会成为一名真正的主将了。

当然,他也清楚,这次最多也就是给对面一个教训罢了,想一步到位打败对方,那是万万不可能的,过不了多久,对面估计就会跟南阳和谈,无论是割地还是赔款,那么跟他关系也就不大了,眼下他要做的,无非就是给这个和谈增加多一点筹码而已。

因为事先有准备,所以李匀风征兵很快,六万大军不足半月便已募齐,浩浩荡荡直扑北辽,北辽边境才经一场大败,守军均是不足,一时间就连丢数城。

这一日,李匀风在大帐内,身边还有几位一起出征的将军。李匀风道:“各位,我总觉得有一些蹊跷。北辽是折损四万余,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北辽万万没到死的程度,至多也就是伤了层皮毛,但是对面缘何近乎无抵抗。我们都快到天都了。关键是朝廷也没有和谈的风传出来,我们还要再进,我感觉再进恐生事端。”

“大帅,末将觉得,北辽这就是怕了,两军对垒,气势第一,北辽这上次一战你没见,那是丢盔弃甲。我跟徐泰杀的那叫一个爽哦。”

“大帅担忧不是没有道理,我们长驱直入,当初我们进境的时候也是尽最大努力攻陷城池。因为我们都认为北辽很快就要进行和谈。可是眼下都快到天都了,这里距都城也就不足半月路程。我最近算了,若真是北辽反扑,我们前线组织起来的部队不足八千,这很危险。”

“嗯,王谏,这一点你就不如达北。这也是我担心的,占城分兵太多,而且朝廷那边也没有给风。我压根就没准备能打下来北辽,所以虽然让后方派兵,但是一直速度也跟不上我们前进的步伐。眼下如果北辽真的不死不休,我们这些人保不齐还真要交代在这里。”

“大帅,依末将看法,眼下我们还是按兵不动。待后方补援上来再进。反正目前我们已经颇有战果,就算是停战我们也不枉此行。”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你们几个下去,马上准备整顿,各个城内能用之人,俘虏抓紧训练。北辽的人,用起来是麻烦一些,但是务必要快。”

“诺!”

东良,城内。距离蒋正豪进城已经半月余。这些天他只说了一句话,那就是所有人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动。蒋家庄园内,每天都感觉一道乌云压顶。

蒋立也被他关了起来,每天也是一言不发,开始绝食甚至晕厥。后蒋正豪亲自去了一趟,不知道骂了他什么,他开始吃饭,但是每次被端出来的餐盘都带着血丝,不,应该是血块。

蒋正豪在七天前给他的妻子和兄弟办了葬礼,全程他也未出一言,只是草草了事。周围有人劝他节哀。但是他的眼神之中,真的是一股爆炸般的杀戮味道,真的吓人。

这一天,蒋正豪照例把自己关在书房。突然有一人进来,门口的人拦下,进来报信的人急忙掏出一个玉佩,说道:“外边来了一个人,说是要见大将军。说让我给他看这个。这个人看着神神秘秘的,说将军看了肯定会见他。我看他不像是说谎,这些天将军也委实是太压抑了,所以我就进来了。麻烦两位大人说一下。”

说罢,把玉佩交给了门口的两人。

两人接过玉佩,思虑了一下,还是走到门前,敲了敲门,道:“三哥,有个人,拿了个玉佩,说你肯定会见他。”

“不见。”“等等,什么玉佩?“

“是一条鱼吧,嗯,又好像不是,像是一个人鱼。“这两个人还在形容着,门开了,蒋正豪大步踏出,一把拿过玉佩,确认一下之后,说:人在哪?”

报信的人还在等消息,说:“报大将军,人还在院门外。”

听后,蒋也不待其他人反应,睁着两个布满血丝的眼,大步迈出就走了出去,那一张脸甚是憔悴,而且一直健硕的他,此时竟有些蹒跚。三人一见,不敢怠慢,急忙也跟了出去。

走到大门口,果然有一个满身黑衣的人,身边还有两个护卫,蒋正豪也不待他说话,一把拉住他就走了进去,身边的人本能想要保护,蒋身边的护卫也预备向前。那个人被拽了一个趔趄,说了一句,;“你们等着。全部。”不容拒绝的威严,但声音,似是个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