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酹山河 > 第十章 烤鹿论天下(一)
 
丛林中,一位叱咤风云的将军,一个容貌过分清秀的青年,就这么席地而坐,毫无风度的啃着鹿肉。

“小兔崽子,你怎么想起来在这个时候来这里?你这个算计,你就知道我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你就知道我肯定会管这件破事?”

“其实很多东西都不难,这里唯一复杂一点就是算你的时间。当然了,只要有个大概,我给一个缓冲,那么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差错,这样也好。怎么也不会有人说我这个时候看见你这个丧门星。说实话,我还真不是很想见你这个丧门星。”

“哈哈,无所谓。其实吧,要真说我舍不得人,你还真算一个。因为我真不知道你这个二十来岁的人,怎么做到这么妖孽的。做事总是那么老成,偏偏总是一副留三分的算计,别人是穷一生算满,你是算满之后再算别人算你七分。”

“也不是啊,还不是每次都没算明白你。我呢,本来就没有什么大志,最多就想着能混个日子就不错。本来想着干个小官,在这个吏部就挺好。别人不惹,我也不招惹别人。可偏偏越干越高,其实这也不是我的性格。你看,这样多好,烤个肉,吹个牛,这才是开心。”

“这个话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大丈夫,还是得为国为民。不能让你这一身才华就这么埋没了。”

“行,你打住。这么多年了,我就知道你还是这一套。今天这一步你应该也早就知道了,我也提醒过你。不过呢,你知道为啥还是这样么?说到底,能管你的都知道你的脾气,其他的么,要么就是没本事,要么就是装的。不过你也都懂,说这些也是废话。”

顿了一下,魏突然鬼魅一笑,说到:“那个母夜叉听说去送嫂子和大侄子了。”

看着蒋正豪的表情,魏哈哈哈大笑,“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瘟神啊,阎王啊,这两类人,果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一边呆着去,她干什么来?”

“说了,送你老婆和儿子。还给了压岁钱。说了,谁敢动她大侄子,不死不休。你也知道,那个婆娘名声在外,她一瞪眼,你别说,应该也能唬住不少人。”

“你一口一个婆娘,不怕她找你麻烦?”

“如果她找我麻烦,那肯定是你说的。我跟你不死不休。”

“哈哈哈,不说她了,也是我欠她。索性不谈也罢。至于她给他侄子的,让她侄子承她恩泽便是,立儿也成年了,断没有子债父偿的道理。”

“你紧张了,这么正经,说服自己呢?”

“那么多话,说吧,你在这到底想干嘛?我现在可算半个逃犯,你一个吏部二把,朝堂大员,私会外敌,传出去可是大罪。”

“嗯,那便直说了,我猜你也只能去东良,虽说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对你都可能善待,但也只有东良你能把握。你太自信了。所以这一点我只是送送你这个老友,因为从根上说,我还是佩服你的,文韬你也许略逊,但综合武略,尤其为人,我魏雨萌,看得上的真没几个,若论佩服,绝不会过一手,敬佩之人可能再难见,那必须见上一面。”

话间,蒋正豪也有些动容。对面这个人,他太熟悉了。十八岁高中状元,而且历代以来第一个状元文可以直接进中枢起草执行的,入朝堂,一年基本两三级的跳,六大尚书为了抢他挤破脑壳,最后吏部那个铁疙瘩跟皇帝磨了多日,硬是破格给他安了一个吏部侍郎。

当时朝堂之间颇有微词,觉得他年纪过轻,不能胜任。但这个人三个月,就熟背条例,而且做人做事滴水不漏,硬是把持井井有条。外人看来,这就是一个天才,但是这天才从不恃才傲物,逢人敬三分,最关键的是,他总会犯一些微不足道的“错误”,让那些老家伙心里不会觉得自己的经验没那么没用。

可是,蒋正豪知道,这些错,也都是他精心算计的一部分。

就是这个人,今天竟然说敬佩他,这是一个敢在庙堂算计天下的人,最关键的,今年他也就二十三岁而已。

“没想到,你这个嘴里竟然蹦出佩服两个字,说实话,要说服,我对你也服。我知道你生性淡泊,但做事也不含糊,尤其为国为民,此等大义,就值得姜某服。”

“我不是跟你互吹来的,你就此打住。”,接着魏说道,“北辽怕是要有动静。我来送你也是想问问你,若真的再起争端,我,包括这些庙堂的人,应该为我们这个南阳做点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