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酹山河 > 第九章 镇国之器,何而至此
 
东良边境,蒋正豪一语震双伍。

蒙面带头人听到他的话后一愣,旋即道:“这位看上去似是行伍中人,想必这些年当兵习惯了,看谁都像是兵了。我们兄弟这些年走南闯北,最看不上你们这些兵痞,所以别拿军这个来说我们。“

“聒噪。蒋某既已出口,那必是无误。你们也不用装了,眼下我也没那么多废话,赶紧滚出去。不然不要怪我不客气。“话语之间,似压根没将这群人放在眼里。

“哈哈哈,你们南阳人就是嘴巴硬么,就知道威胁,先是对面那个小什么千夫长,又是你这个装,你凭什么?凭你这十来个人?“

换作以前,这位蒙面首领早就一声令下杀干净对面了。但是今天,他竟然说了这么多话。他应该心里也清楚,对面这个人,绝不是一般人。莫说这种人一旦交恶,后患无穷,而且就眼下来看,自己这些精锐,竟也毫无信心。对面十几个人的气势,太足了。

他确是军中之人,只是这些年一直被作为秘密培养,而且培养他的人刻意抹除了他们身上军人的一些习惯。但是不知道为何眼前之人一眼便认出了他们是军人。这更加笃定了他的判断,对面这个人一定是一个久经沙场的人,而且还是个将军。

但是,这样一位将军,为何会这么点人出现在边境线上?难道,他不由联想起最近发生的事,是他?

想到此,不由心中一凛,如果是他的话,那么今天只有赶紧跑了,那个阎王可不能招惹。而且他毕竟也是行伍出身,虽说这些年一直被秘密培养,但是当年也是杀伐果敢。但是军中关于那个阎王的传说他也是略知一二,最关键的是,他以前佩服的那位统都,提起这个阎王,除了佩服,绝无其他。

这个事大发了。怪不得这些年他们都没有这么大规模出过任务,这次上位直接让他们到边境制造一点摩擦,他们只是服从。但是当时来的时候也是云里雾里。自己的军队,给自己人造摩擦。

当然说的也是狠话,他们也只是伤了一些人,压根也没杀人,而且他们接到的任务是扰袭七日,明天便是最后一天。要不是他们上位绝对忠贞,他怕是以为上位是有二心,前期也只是以为他只是想考验一下边境驻军。所以他都已经想好了如何复命,包括边境驻军的提升计划。

但是眼下,他内心只有痛苦。对面这个,万万不能动手啊。无论是什么原因,朝廷现在虽然下的是通敌叛国,但是他万万不信。若不是任务在身,他甚至想下马施礼。这可是他们这些人心中军神一样的存在。只要朝廷一日没下令围剿,那么作为一位军人,政治的东西都是狗屁。军队之中,服从第一,私下里,那可是实力说话的。

想了许多,他随即抱拳一礼,道:“在下并无犯境之意。想必是阁下误会了,在下仍有事要做,那便告辞了。“

说完,便带人撤了。

众人愕然。这也太逆天了。一个人,骂走了千余骑?

那个千夫长不肯,准备带人去追。蒋正豪拦住了他,道;”对面这些人想必也没动你的兵过多。我没猜错,虽然你们不敌,但是没有死人,所以不用去了。另外,你们不是对手。“

千夫长愣了一下,似有魔怔的,说了一句:“诺。”

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就对这个人说了一句诺,因为这是军队里上下级才会有的话。最关键的是,这个人也很自然的接下了,在场的所有人,血气方刚的所有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觉得这件事情违和。

说完之后,蒋正豪又对这个千夫长说道:“对面看这个意思,对我们南阳仍是忌惮的,我判断他们是军人,是因为他们虽然抹掉了很多军人行进的习性,但是那个气势明显不是江湖人该有的。江湖之人,更多的是一种百花齐放,而军人,举手投足都有一种出鞘的杀伐。这一点,只要上了战场,这一辈子都没办法抹去。对面明显都是职业的,而且是好儿郎。“

还有一点,他没有说的,他总感觉对面是他们南阳自己人。各国军队他这些年也基本领教过了,对面的这种气势,真的很像他们南阳人。就是那种从弱到强,自己打下一个天下那种压抑到释放再到统治的自信,内敛的嚣张。

可是,若是自己人,这件事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呢?

思虑间,对面山林突然飞出一支箭,蒋身边陈骏陈黑子飞身抓住,定睛一看,箭上有一封信,拆开一看后,走到蒋身边交予了他。

“若想解惑,山林一见,只汝一。“

蒋一见,便勒马向前,身边人想随之前去,一切肃然无声。蒋摆手,令行禁止,所有人便停下驻足。

千夫长有些疑惑,但内心敬佩不已。这是何等的纪律和信任啊。

蒋来到对面山林,行进后有两骑在前。见蒋后下马施礼,道:将军随我来。“

看蒋点头,两人翻身上马,带蒋直奔深处。复行数十步,前方有一辆马车,边上是一处空地,空地上坐着一个人,看样子正在烤野鹿。他听见声音后,转头喊道:“欸,快来,快熟了,我请你吃。“

蒋正豪一看,登时笑了,然后翻身下马,快走几步,一边走一边道:“哈哈,我还在想,原来是你啊。兔崽子,随随便便都是算计的人,也就只有你了。费这么多劲,至于么,你说一声不完了。“

“嗯,有时候有的事看上去简单,可是后患无穷,有些事看上去复杂,但是其实也就稍微动一下脑子的事。我还是喜欢后者。“

“那是因为你太妖孽。“

交谈间,蒋已经坐到了这个人的对面,也不客气,伸手扯下一条腿就开吃。

“欸欸欸,大哥,我说你这个人,还没熟透呢,天天糟践东西,还有我秘制调料呢。“

“你就是矫情,我们这些野人,生的都吃,这就挺好了。“

“行吧,随你。别天天野人野人的行不行,好歹也是个探花,虽然不如我吧。但是你要是野人,那我岂不是也好不到哪去,倒了八辈子霉了,跟你一届。早知道我考下一届了。“

是的,这位看上去眉清目秀,年纪轻轻的就是蒋正豪当年科举的状元——魏雨萌。

接下来,魏嘟囔了一句:镇国之器,何至于此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