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酹山河 > 第八章 山雨欲来
 
居乐城。南阳的一处军事重镇。

作为边境,南阳在此与北方的对峙一直未曾结束,但是这些年一直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未曾有人胆敢打破。

可是这两年摩擦不断,主要是北齐当年被先帝赶出现在的南阳,可先帝驾崩,新帝继位,这对一直在征服的北齐来说,永远是一个机会。

最关键的,最近听说,南阳的蒋正豪,兵败建远,据探子回报,现在的南阳皇帝甚是大怒,朝堂也没人敢为蒋辩言,一时间,大有颓倾之势。

居乐城,以前叫朝乐,曾是北齐的粮草重镇,就是南阳一举北进,攻下居乐,才使得北齐再无战争之能力。而当时率军进犯的,正是蒋正豪。调虎离山,大纵深,后方包围,让当时未来得及反应的北齐前线军队损失惨重。而后朝乐被占,南阳先帝亲自命名居乐,也是让百姓能认可统治,居住安乐之意。北齐回撤,南阳不习北方,故而终止,双方和谈至今。

但近期来看,此处近期剑拔弩张起来。

居乐城外方圆五十里未有合适驻扎之地,所以一直北齐也并未见军队。但今日一早,城内探子来报,北齐有一只部队曲线行进,借练兵为由,据居乐已不足三十里。探子还报,粗略估计,部队编制整齐,似有大规模攻城部队,预估有近十万。

城内守军将军府。目前守城的将军名李匀风,人如其名,温文儒雅。但骨子里委实是一个杀神。此前为蒋正豪左路军前部正印先锋,后率先破城,据说有屠城之举。蒋与其传不合已久,军队进城,李即被削职关押,后圣上恩典,大赦天下,李重归自由身,但也努力只是在军队混个末位百夫长。

新帝登基后,居乐多有摩擦,新帝乾纲独断,两年提多级,李历经百夫长,万夫长,守城都尉,直至守城将军,加兵部侍郎,统兵两万余,镇守这座人口破百万的农业军事重镇。坊间传闻,新帝就是看中李与蒋颇有间隙。而与之对应的,蒋几年间,从兵部尚书,征北大将军,一路降至都尉。两人之上下,令人唏嘘。

城内,李正与谋士先锋在中军堂议事,居乐城太守名张守一。此处未有总督监管,基本李匀风一人独大。

“李帅,我等建议趁早打算,末将愿领军打头,给我三千骑兵,我可去取敌将首级。”

“莫要如此呱噪,虚实未名,而且你也是老兵了,北齐不比其他。汝等莫要自大,这些年太平日子过多了,不能轻敌。我知道你们都憋坏了,但是不准再有此类话语,否则我的脾气你们是知道的。”

“李帅,守一这里有两句话说一下,咱们居乐虽然大,但是咱们这里人员混杂,万一敌军扣城,我们很有可能会有内乱,李帅还是早做打算,及时让朝堂给个计划啊。”

李匀风看了一眼张守一,略有鄙夷,但一闪而逝,旋即说到“太守不必担心,匀风虽然武行出身,但却也不是不懂经营之辈。探报已经查明,敌军不过十万,主力不足八万,而我将士近三万,上下一心,守此城绰绰有余。城内治安太守多操心,若实在不幸,匀风可派军卫协助。”

“哈哈哈,那倒不必,目前衙门还是没问题。我只是担心…….”

不待他说完,李匀风便又说道“刘成,你今天上城,日夜守在那里。让将士做好准备,张衮,你亲自带五十人出去一趟,务必探清周围,看是否敌人仍有援兵。太守大人,我已经上报朝廷,我需要你帮忙做好城内保障。若真有战端,按南阳例,我的部队要接管居乐。”

“诺”,“诺”,“好好,将军接管即是,我来安排。”

说罢,几人便出堂,李让其他将领回去整顿属下,堂内只留下李及军师,李关上前门,转身说道“军师,匀风似有火燃胸膛。”

“将军,想必是为蒋将军之事吧。”

“嗯,世人皆言我与三哥不合,且这些年我平步青云,三哥每况日下,我多次私信三哥说要说干净。但三哥只说他可能时日不多,兄弟能好才是真的。但是没想到这么严重,情理之中,但是意料之外啊。若能换三哥安稳,我李匀风宁可舍命去换。”

“将军,秦某随您多年。您的性格我还是清楚的。但是秦某认为蒋将军所言并无问题。他委实是牺牲自己成全众位将士。新帝上位,似将军等军中虎狼众多,而蒋将军又威严甚高,新帝必要整顿,微臣还是劝将军不要轻举妄动,枉费蒋将军一片苦心。”

“我懂,我这一身武艺,一身兵法,都是三哥给的。哈哈,一个屠城,莫说我没做,我做了又怎么样。三哥关我我一点脾气没有,就是我不犯错,三哥罚我我也得接着。这些年,兄弟们都混的不错了, 除了赵奎那孙子,背信弃义,三哥当初对他那么好,哎,算了,不说了。”

“军师,眼下两件事,一个就是敌军突然出动,军师以为如何?另外就是三哥及嫂子下落不明,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军师你看我是否可有动作?”

“依我之见,敌军之事,出军是真,但贸然攻城确也不一定,一是敌军并无此实力,若张将军探明未有敌援,那么敌军便是诱兵之计,将军自可不动,由朝廷外交交涉,二来北齐大军前进,靖远大将军可一直在北境,此举一战,无论如何北齐都有可能元气大伤,毫无胜算。”

“至于蒋将军之事,我的意见只有一个,那就是将军什么都不要做。我能理解将军心意,但是此时蒋将军未曾给任何话与将军,蒋将军之能力,断不会因此而大伤。且据我所知,将军若冒然行动,可能打乱蒋将军本来计划,况且,蒋将军的性子,您说呢?”

“别说了,三哥的脾气,我可惹不起,你说的对,那这个事我也就不说了。”

“敌军这个事,我就先等等张衮的情况。”

“还有一事,我这些年因为三哥的交代,兄弟们之间交往也不多,但是这词这个事我感觉蹊跷的很。三哥断不会投敌,但敌会不会因为三哥这个事做文章就不得而知了,军师,要麻烦你一件事,想办法跟边境驻军的兄弟们联系一下,看看是否有跟我这一样的情况。“

“将军放心,此事我已安排。“

“嗯,有军师在,想必是思虑在前了。“

“将军过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