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干爹驾到,义父无双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邬行天
 
  咚!咚!咚!

  当第一缕阳光刺破天际的时候,一声声沉闷的响声从山颠传来,响彻整个雪鸣峰。

  阎象走出房间外,来到小院中,却看见郭段两人站在一片屋顶上,朝东方天际眺望。

  “两位小友,起的够早啊!”

  阎象身影一动,出现在郭段二人身边。

  “早就听说雪鸣峰上看日出是一大美景,之前一直没有机会,如今终于算是如愿以偿了,果然名不虚传啊,如此景象,当真是让人震撼!”郭天涯目不转睛的盯着东方天际说到。

  阎象听说道家有食气之术,每日清晨都要采集太阳出来前的那一缕东来紫气,对于修炼长生之术有无穷妙用,原本以为这两人是在采纳先天紫气,没想到却是在看日出。

  阎象顺着两人的目光看去,原本黑暗如同幽幕一样的天空,已经被一抹金白之色刺穿,从一点点,眨眼之间就荡漾开去,仿佛是将朱砂涂抹了上去一般,由金白之色变成火红一片。

  几乎是瞬间,天空一片大亮。

  “果然震撼!”

  阎象之前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如今站在山颠看日出,竟有一丝心潮澎湃的感觉。

  “还要多谢前辈带我们两人上来啊!”

  看完日出,段小锦有些意犹未尽的说道。

  三人下了屋顶,一番洗漱之后,院子中的仆人已经将早餐都准备好了。

  之前在客栈的时候,阎象还心中腹诽,觉得雪鸣剑宫安排的有些不妥,此刻却才发现,不是人家安排不妥当,而是有些人根本没有资格享受罢了。

  吃过早餐,阎象正想着是不是去拜访拜访谪仙宗的人,没想到有人先他一步,出现在小院子中。

  “哈哈哈,原来是鬼手神医阎老先生住在这里,冒昧打扰,还望老先生海涵啊!”

  一个身穿暗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在仆从的引见下,出现在阎象面前,其身后还跟着几位年轻人,男女都有,岁数也都二十许,一看就知道是青年俊杰。

  “客气了,几位是?”

  阎象看向来人,只怪他江湖经验少,见识为有限,无法从几人的衣着上看出是何门何派。

  “这位是我们唐门三长老,上唐下珩!”

  金袍男子身后一位弟子说道,似乎对阎象不认识自己家长老有些不快。

  “原来是唐门的诸位,请进里面说话,老夫久不出幽州,对江湖上的事知道的不多,怠慢之处,唐长老不要见怪!”

  阎象自然不会和一个小辈置气,只不过人家主动来拜访自己,没理由将人拒之门外。

  “无妨,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嘛,唐某就喜欢交朋友,之前在蜀中的时候,也是见识了冰肌玉骨琉璃膏的神奇之处,才知道了阎神医您的大名,今天能够这里碰上,也算是缘分!”唐珩一副喜出望外的表情。

  “老夫介绍一下,这两位,郭天涯、段小锦,在白羊山青松观修行!”屋内,几人落座之后,阎象介绍了一番。

  双方又是一阵久仰。

  对于唐门,阎象之前一直都是耳闻,其号称是蜀中第一门派,哪怕是峨眉派和蜀山剑派也是有所不及。

  唐门弟子并不以武功见长,但能纵横江湖,自然也是有看家本事的,而这唐门的看家本事,有两样,分别是暗器和毒药。

  在江湖上与江南公输家并称两大暗器世家。

  稍有不同的是,唐门更像是一个门派,除了他们唐姓弟子之外,还收其他门人,据说唐门有一万弟子,也不知真假。

  而公输家族就非常的排外了,别说收外姓弟子了,像张豹那样的旁系子弟都得不到重点培养。

  闲聊之间,阎象也多少知道了一些唐门的情况,果然是底蕴深厚,别的不说,唐门早在前朝就已经存在了,如今差不多也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

  就拿这一次来说,除了唐珩这个长老之外,唐门来参加典礼的人还有三位长老,五位护法,实力可见一斑。

  虽然唐门似乎没有宗师坐镇,但江湖上却传言,唐门中有能够对付宗师的神品暗器,这让阎象也是非常的好奇。

  “铛铛铛!”

  时间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那山颠的大钟又被敲响。

  “阎先生,诸位,大典就快要开始了,请随弟子前往镜湖顶观礼!”

  钟声落下没多久,就有雪鸣剑宫的弟子前来邀请。

  阎象自然不会有什么不同意见,直接和唐门之人一同前往山顶而去。

  出了小院,往镜湖顶去的路上,又碰见不少门派的队伍,多亏有唐珩在,阎象又认识了不少其它门派的人。

  这些人如果放到江湖上去,都是威震一方的存在,如今齐聚在雪鸣峰,也让阎象大开眼界,算是见识了小半个江湖。

  “咦?难怪叫镜湖顶,果然玄妙!”

  当众人的身影出现在山顶的时候,阎象立刻就发现了这山顶的奇异之处。

  此处位于整个雪鸣峰的最高处,四周被峭壁环绕,中央却非常平整,简直就像是一处特意修建的广场。

  但神奇之处就在这里,众人脚下所踏,并非石板铺成,而是一整面光滑如镜的寒冰。

  也不知道这寒冰到底有多厚,异常透明,低头看去,视线直透山腹,大概有三五十丈往下,出现一汪湖水,里面竟还有七彩鲤鱼在湖中游动,非常漂亮。

  “好一处洞天福地,真有几分仙家洞府的神韵,难怪雪鸣剑宫会选择将山门落在这冰天雪地的地方!”唐珩感叹道。

  他们唐家堡就是一处到处充满了暗器与陷阱的战争堡垒,可谓巧夺天工,要论神妙,绝对远远超过雪鸣剑宫,但人造哪能和天造相比,如此景色,比唐家堡不知道美妙到哪里去。

  这镜湖顶足足有方圆百丈,此时已经划定了很多区域,而且还插上了旗帜,各个门派的名号都已经写在了旗帜之上,众人只管对号入座。

  和唐珩分开之后,阎象带着郭段二人往专门给他们这些江湖散人预留的地方走去。

  江湖上的独行客可不少,出名的自然也有许多。

  “那位是号称西域第一刀的独孤觉!”

  “穿蓝色长袍的老妪,在西南凶名赫赫,能止小儿啼哭,江湖上都叫她万毒婆婆,她旁边的那个少女是其徒弟,龙凤榜上排行第七,年轻一辈非常有名的小魔女!”

  “头上插花的是中州一枝梅,据说是得到了三百年前的凋梅叟的传承,一身实力深不可测!”

  “最后边那两人,那位妇人是十年前已经故去的一代宗师杨天风大侠的遗孀,妇人旁边的是杨天风大侠的徒弟花又怜,他们两人……嘿嘿……不可说不可说!”

  ……

  阎象耳边不停的响起郭天涯的声音,看样子其应该是常年行走江湖的,很少有他不认识的人,倒是他旁边的段小锦,看上去就像个初入江湖的新手一样,什么都不懂。

  这一片没有门派背景的区域,人也是不少,差不多有三四十位,不过能让阎象多看两眼的,也就那位万毒婆婆了,听上去就是一位非常擅长毒功的。

  还有就是郭天涯口中,那位杨天风大侠的遗孀和徒弟了,虽然阎象也看出来这对师娘与徒弟之间的关系有些不寻常,不过更让他好奇的,实际上是杨天风本人,据说其当年晋升宗师境界的时候,还不到四十岁,是江湖上已知的年纪最小的宗师人物,一身天赋简直能用妖孽来形容。

  而杨天风陨落的也非常突然,年仅四十三岁就如流星般坠落,让人唏嘘不已,至于其去世的原因却众说纷纭,就连天机楼都没有透露分毫。

  不到四十岁的宗师啊,江湖上多少人四十岁连先天境界都不能跨越!

  就在阎象胡思乱想的时候,镜湖顶上嘈杂的声音突然一凝,就像是所有人都被禁声了一样,耳边只剩下呼啸的寒风。

  阎象抬头看去,只见一队人影从远处缓缓走来,为首一人,身上装束威严,从头到脚,处处透露出一股凛然的霸气,大概也就四十岁上下,国字脸,嘴唇上的髭须浓黑透亮,让人一眼就能记住。

  在此人身后一步,两侧排开,一共有十三人,身上服饰各不相同,但气势非凡,阎象之前见过的洛云仙也在其中。

  再往后,就是许多年轻弟子了,男女分列两旁,身上俱都是一袭白衣,随风舞动,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这位想必就是雪鸣剑宫的当代宫主邬行天了,果然有一宫之主的威严!”

  阎象看着队伍最前面的那人心中想道,来之前他也是打听过雪鸣剑宫的消息的。

  除了宫主之外,雪鸣剑宫还有十三位长老,俱都是先天境界,如此实力,雄霸一州武林也就不奇怪了。

  “砰!”

  队伍走到主位前方之后,突然一顿,随后那些雪鸣剑宫的弟子齐刷刷的席地而坐,发出整齐划一的声音。

  那些前方的长老们,也都往主位两侧坐下,霎时之间,偌大的广场中央,就剩下邬行天一人凭风而立。

  “诸位,今天是本派太上长老晋升宗师的庆典之日,邬某作为本派掌门,感谢诸位能够不辞远劳,光临敝派,招呼不周之处,邬某先行在这里向大家赔罪,请诸位多多担待!”

  邬行天面带微笑,朗声说道,话毕,拱手四方,环视一周,作赔礼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