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我即是道杭清穹于云颜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恩仇【二】
 
杭清穹一眼就看到了远处等着的沈飞雪。看到有人出来,而且是朝着自己这个方向而来的,沈飞雪显然是有些紧张,甚至做好了发起进攻的准备。

“我是杭清穹。”杭清穹察觉到了沈飞雪的意图,急忙说道。

“杭清穹?”沈飞雪打量了一眼杭清穹。虽然相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杭清穹的气息确实没变——除了他的修为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直接提升了好几个境界,达到了洞虚境巅峰的程度。

“这个又是谁?”沈飞雪看向苏采夕。

“魔罗门的千金,苏采夕。”杭清穹简单地介绍了一下,不等沈飞雪做出反应,就说道,“好了,这里已经没事了,我们回去吧。”

沈飞雪看着杭清穹和苏采夕离开,最终还是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跟上了杭清穹和苏采夕。

……

回到了听雪阁,沈飞雪邀请杭清穹和苏采夕来听雪殿。

虽然说是邀请,但沈飞雪的态度也是很直接,带着杭清穹和苏采夕直接到了听雪殿。

“落雪山脉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沈飞雪看着杭清穹问道。

杭清穹看了一眼苏采夕,刚好也跟苏采夕解释一下落雪山脉里发生的事情。

关于罗隐的事情,杭清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模糊地说了“有一个存在”。

击败了九子,救出了苏采夕,以及“有一个存在”和沈飞雪、尹见心之间的关联,杭清穹都简单地说了一遍。

“你击败九子?”沈飞雪打量了杭清穹一番,冷笑了一声,“就凭你?我该怎么相信你呢,杭清穹?”

“采夕被螭吻和狴犴掳走了,现在我把她救出来了,就是证明。”杭清穹撇了撇嘴,一副你爱信不信的样子。

“你说我发生了变化,是因为‘那个存在’的缘故,那个存在到底是什么东西?”沈飞雪显然想要刨根问底。杭清穹的事情她可以不在乎,甚至为何杭清穹的修为提升了这么多她都可以不问,但沈飞雪肯定会在意关于罗隐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杭清穹随口说道,“如果我知道的话,我就不会叫他是‘那个存在’了。那个东西给你和尹见心下了一个诅咒,尹见心的未来,或许就是你的未来。好处当然是有的,你们最终都会达到渡劫境的修为,但对他来说,只不过是果实已经成熟了,到那个时候再把你吃了而已。”

“诅咒?食物?”沈飞雪脸色阴晴不定地变化。

“随便你爱信不信吧。我要去见见弥细雪和尹见心。”杭清穹站起身来,说道。

沈飞雪没有阻止杭清穹和苏采夕离开。在两人离开之后,沈飞雪沉思了一会儿,站起身来。

……

杭清穹找到了弥细雪,突然捡到苏采夕,弥细雪也是一愣。在了解到苏采夕是被掳走了然后又被杭清穹救了出来之后,弥细雪就很热情地接纳了苏采夕。

三人一同去后山找尹见心。尹见心的情绪还算稳定,在见到弥细雪的时候,她显得很开心。

“尹祖师,我有一个东西给你。”杭清穹对尹见心还是很尊重的,因此他对尹见心的称呼也跟着弥细雪一起叫成了尹祖师,“就是这个,你带着吧。”

说着,杭清穹将之前罗隐交给他的那个白色玉珏拿了出来。白色玉珏刚刚拿出,尹见心的眼神就是微微一变。

“这是什么?好像有什么,很熟悉的气息。”尹见心小心地将白色玉珏握在手里,细细端详。

这块玉珏杭清穹早就已经打量过了,上面很朴素,什么花纹都没有。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这块东西对你来说,应该很重要。”杭清穹笑道。他猜测这块玉珏应该跟当年的玉佩一样,尹见心需要时间去吸收、变化,要一段时间之后,玉珏才会显现出它的作用来。

至于沈飞雪的身上,罗隐应该直接收回了那块玉佩。

就在杭清穹这么想的时候,沈飞雪突然冲了进来:“杭清穹!你是不是偷偷拿走了我的玉佩!”

“我可没有拿你的东西。从头到尾我都没有靠近过你,我凭什么拿你的东西?”杭清穹纳闷儿地回头,“再说了,你那块玉佩,我避之不及呢,还偷?”

沈飞雪气急,这时候她看到了尹见心手上的白色玉珏,一皱眉:“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我送给祖师她老人家的,可以静心凝神。”杭清穹随口胡诌道。

沈飞雪冷笑了一声,走到了尹见心的面前。她到没有直接从尹见心的手里将玉珏抢来,但也还是好好地打量了玉珏一番,而后才移开了眼神。

“杭清穹,你若是不交代出玉佩的下落,我便与你们正气宗,势不两立!”沈飞雪盯着杭清穹,说道。

“跟我能有什么关系?”杭清穹皱眉。其实真要算起来,沈飞雪的玉佩消失,确实是跟杭清穹有关系。

但杭清穹也算是为了“救她”。

“我与你去的时候,玉佩还在。这中间我没有接触过任何人,除了你和苏采夕。在回来之后,这玉佩便不见了,怎么可能与你无关?”沈飞雪咬牙切齿,“说!这玉佩,是怎么回事?”

杭清穹沉默了。看来今天不跟这个女人好好说道一番,还走不了。

“你要说诅咒,连南疆巫蛊都已经失传,还有什么诅咒,能诅咒一个大乘境或是渡劫境的强者?杭清穹,你编理由,是不是也该编一个好听一点的?”沈飞雪冷笑。

杭清穹正要说话,突然听到了“南疆巫蛊”四个字,不知为何心里一动。

——于修谨的妻子,不就是中了咒蛊吗?

莫非与沈飞雪口中的那个“南疆巫蛊”有什么联系不成?

“说说南疆巫蛊。”杭清穹说。

沈飞雪不满杭清穹的态度,正要说话,杭清穹不耐烦地打断了她。

“我对你的玉佩没有兴趣。你要找玉佩,你就再去找那个家伙要一块。玉佩怎么消失的,我不知道,你问我也没用。但是,告诉我,南疆巫蛊到底是什么?”

杭清穹死死地盯着沈飞雪的眼睛,那眼神,甚至让沈飞雪感到几分惊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