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盛晚傅向沉 > 第531章 敢跟傅家斗
 
盛晚心里突然有了某种不好的预感。

林霞特意说买凶杀人的时候看她一眼,并不像是无意识的,倒像是有意看盛晚这么一眼,像是暗示,又像是警告。

当年盛安陆在傅老爷子的指示下的确做过一些不利于林霞的事情,难道说,这就是她所谓的证据吗?她手里有着盛安陆对她做不利事情的证据?

盛晚微微皱起了眉头,林霞如果想用这个来要挟傅家,那只能证明她太天真了,对傅家来说,盛晚只是一颗小小的棋子罢了,假如到了关键时刻需要丢弃这一颗棋子,傅家不会有半分犹豫。

“就算手里有什么真凭实据,也要眼见为实,空口这么说,未免太难以让人信服。”

林霞勾着唇角,带着一抹不屑:“老夫人既然亲自来找我,想必是想好好解决事情的,而不是在这里猜测我手里究竟有什么。我要的很简单,当年傅家做过的对不起我的事情,我要你们傅家当着媒体的面向我鞠躬道歉赔不是,另外,我可以不进傅家的门,但是陈淑仪必须离开傅家,她不配做他的妻子。”

这样无理的要求,连盛晚听了都觉得她分明就是故意无理取闹。

让傅家当着媒体的面向她赔不是?她明明知道老爷子绝不可能答应这种事情,却还对老夫人提出这种事,分明就没打算好好解决这件事。

傅老夫人眉眼松了松,面无表情道:“你觉得你要的这些,傅家能够满足地了你?”

“选择权在傅家,如果傅家不答应,我也有另一种方式可以让傅家颜面扫地。”

“看来今天,我们是谈不下去了。”

“老夫人如果做不了主,自然是谈不下去了,倒不如让能够做傅家主的人来谈。”

林霞要见的,应该就是傅老爷子,但此前傅老爷子曾来这里见过林霞,难道当时他们没有谈好吗?

老爷子怎么可能答应她这种无理的要求?盛晚想想便觉得不可能。

傅家那位威严的老爷子,饶是傅向沉见了都要低头,更何况是旁人?

傅老夫人终于笑了,慢悠悠地站了起来,盛晚见状立刻扶住老夫人的手臂。

“晚晚啊,看来我们今天是白跑一趟了,那就让能替傅家做主的人过来跟她谈吧。”

这话,也不知是说给盛晚听的还是故意说给林霞听的,但既然老夫人说了,想必是有她自己用意的。

盛晚扶着老夫人快到门口时,老夫人忽然回头,看向林霞:“你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可曾想过向沉是怎么想的?”

“向沉是我的儿子,是我的亲生骨肉,我当然不可能不替他着想,我现在不就在替他扫清障碍吗?”

“你认为向沉要的是这样的关爱吗?”

“用不着你交我怎么做一个母亲,我只是在用我自己的方式补偿他而已,我欠他,你们傅家何尝不欠他?不用高高在上地来教训我,傅家的人不配。”

林霞的脸色变得阴沉彻骨,看样子,她的确是恨透了傅家的人,所以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和眼神。

原来,恨极了一个人竟然是这样子的。

“但愿你以后不会后悔。”

傅老夫人说完这句话后,便在盛晚的搀扶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临溪别墅。

盛晚心里仿佛压着千斤重的大石,一度想开口和老夫人说些什么,又不知该主动说些什么好,目光游离不定,显得极为局促不安。

倒是老夫人,看透了盛晚的心思,出声宽慰:“不用担心,向沉什么大事没有经历过?他自有他自己的解决办法。”

“但他母亲那个样子,看上去完全不像是要和平解决这件事,我担心……”

“担心也没有用,打个电话给向沉,叫他来见我。”

盛晚点了点头,给傅向沉打了电话。

没想到傅向沉来得十分快。

她们到庄园的时候,傅向沉早已到了那里,已经等了有一阵子了。

他随着老夫人一同上了二楼,盛晚则在一楼漫无目的地坐着,心头一阵微颤,总觉得像是有什么坏事即将发生。

林霞手里究竟有什么真凭实据?她直觉应该跟自己有关,否则当时林霞不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

二楼,书房内。

傅向沉将老夫人扶到藤椅上,替老夫人倒了杯茶。

“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把你叫回来?”老夫人接过茶抿了一口,问道。

“奶奶去了临溪别墅,这么急着把我叫来,应该是因为我母亲的事情。”

“事情闹得这么大,你还没去见过你爷爷?”

“爷爷大概忙着处理这些事情,还没有空见我。”

事实上,不管是傅家还是傅氏,现在的确应该焦头烂额,反倒傅向沉还清净一些,那些记者们多围堵在傅氏集团,盛晚的公寓还算安全。

“你母亲执迷不悟,总说是傅家欠她的,再这样下去,只怕事情会闹到无法收场,你怎么看这件事?”

老夫人幽深的目光望向自己这个最疼爱的孙子,但此时,面上却没了笑意。

傅向沉知道,老夫人去找林霞,不可能有什么好结果,林霞不会给任何傅家的人好脸色看,老夫人当然不会例外。

从知道老夫人进入临溪别墅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老夫人这一趟只不过白跑一趟,林霞好不容易才掀起来的舆论风波,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让它平息下来。

“母亲从来没在我面前提起过这件事,所以目前我还不清楚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

“奶奶未免高看我了,我母亲这些年受了许多苦,已经不再轻易相信别人了,即便是我这个儿子,也隔着这么多年没见,就算有血缘也淡了,她自然不可能把心里话讲给我听。”

傅向沉不动声色,噙着笑意,像是高手之间过招一般你来我往,但他心里清楚,老夫人不可能被他三言两语所迷惑。

“你母亲说,她手里有真凭实据,所以才敢跟傅家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